离落下

洞外此时夜色微凉,阵阵冷风吹拂着树叶刷刷作响,离落在几个山头采完药草,捣碎替他敷上,当晚,并未醒来。离落不禁疑惑是自己的方法不对吗?昏沉沉的受到天明,清晨,霜打的露珠挂在草尖上欲垂欲滴,离落决定再次去采一些草药,配上自己给他灌输的灵力,应该可以醒来。

回到洞口时,洞内一片嘈杂。离落满是惊疑,扔下草药就准备往里走,但洞内传来焦急的声音,

“快,快把世子扶起来。你,快回去告诉老夫人,说已找到世子,让老夫人找好大夫等我们回去。”

离落一听,应该是男子哪边的人,便止住了脚,也好,放在这里终究很危险。看着匆匆忙忙的一群人,小心翼翼的把他抬了出去,离落仰着天,轻叹道“看来,这里已经不适合修炼了。”转身离去。

木窗外的杏花开的正好,但那抹新绿却丝毫勾不起离落的兴趣,自那天以来满脑子都是触目惊心的红,要不,去看看,就看一眼。

循着自己留在他身上的气息到了城中心的将军府门外,离落在一偏僻地飞上他家屋檐,沿着气息到达他的院落。

小院旁有一片竹林,一碧水池子,里面是还未崭露青叶的荷花,园中心的那课绿树很是抢眼。离落环扫四周,弄清了布局,此时正值中午,小院的人极少。离落缓步走至他的门前,此时他正在休息,外面侍奉的人已被离落迷晕。

离落走至他的床前,这是第一次这么近距离的看清他,彼时的他一件鹅黄色镶金边袍子,宛如一块无瑕美玉熔铸而成玉人,即使静静地躺在那里,也是丰姿奇秀,神韵独超,给人一种高贵清华感觉。离落回了思绪,淡淡的瞥了一眼伤口,仍冒着血丝,便灌输了一些灵力促使他的伤口愈合。

屋外传来一群人的声音,离落迅速弄醒侍奉之人,旋旎转身离去。

第二日来时是深夜,将军府早已歇息,离落立在小院,吮吸了两口花香,又为男子灌输了些许灵力,今日,他的伤似乎好些了呢。

离落在他的屋内打量着,简单而不失高贵的装饰很适合他,离落伸手抚上他的眉头,他的眉头在睡梦中依旧紧锁,有什么愁事呢?

而这些好似也成了离落每日的习惯,在夜深人静之时,来他的房内为他疗伤,有时静静的凝视着他为他捏捏被子,有时在他的小院里闲逛赏月。一月以来,他的伤渐渐痊愈了。离落在屋檐高兴的看着下面忙碌欣喜地人群,但是,那是不是以后就不能来了呢,离落心中生出些许惆怅,久久挥散不去。

今日,离落如往常一样,来到他的院落,他房内却反常的亮着灯,离落欣喜的走近,但房内传来激烈的争吵。

“是谁派人来,我已经不想追究,但是,我一定要找到她。”

男子坚定的声音,不容他人拒绝。

“我们都说了,那日带人找到昏迷的你的、救你的是公主,没有其他人,我还会骗你吗?”

一苍老的声音,浑厚而不失威严,对男子说道。

“对呀,钰儿,救你的的确是公主,定是因为箭上药物的原因让你生了错觉,可怜我的孙儿啊。”

老夫人在一旁说着说着微微的抽泣道。

男子一时间也无语,看着伤心的祖母,不忍心再说下去。望着房梁,明日,我定要去山洞看看。

房里的两人出来后,老夫人压低了声音略微颤抖的问身旁之人,“你说钰儿会听我们的话迎娶公主吗?”

“当然,公主救了他不说,再加上皇上本来就对钰儿拖沓婚事之事不满,关乎家族,他必须娶!”

老妇听此点了点头,又担忧的说,“可是,钰儿说的那女子……”老夫人还未说完就被身旁之人打断,“不要再提那事,救人的是公主,没有别人!”

语罢,拂袖而去。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