送魂这工作

A A A

冥小烛觉得,送魂这职业真是苦逼。而她的第一位“客户”生命力可真够强的,在死前的最后一口气还能口吐白沫、双眼翻白挣扎数个时辰——还是不死!

一.送魂使者

夜的黑笼罩整个苍穹,子时的更在彼时打响。

微风拂过,一抹靓影落至屋檐角。此人架起玉足,气定神闲地啃着鸡腿,一边津津有味地撕啃着,一边斜睨着屋内气若游丝的男子。

瞅着在地上挣扎许久,口吐白沫,想喊救命却无能为力的男子,冥小烛不免嗤笑:“凡人,不要挣扎了。”

她狠狠地咬下最后一块肉,扔掉骨头,唉声感叹起自己苦逼的职业生涯。

冥小烛是冥界的冥烛,专职给临死的凡人念上同命格的咒文,指引亡魂得到回冥界清晰的路线,简称送魂。

在熬过三万六千五百天的职业空窗期后,冥小烛终于迎来第一单任务。她老泪纵横地从冥王手中接过任务书,上面鲜红的大字特显眼:青城市南宫派宫主——南宫帅,将明晚子时死亡。特批送魂大使冥小烛明晚只身前往送魂,不得有误!

冥小烛起身,望了望天色黑的浓度,转眼瞅着屋内的男子,摇头。

……此人已挣扎一个时辰。

还没死!

丑时已到,说好子时死翘翘的。这人与烛之间的信任呢?

照这异于常人的顽强生命力,这得折腾到明日都有可能没咽气。冥小烛还是等不及,纵身,跳进屋里。

屋内灯火通亮,男子惨白的脸色添了分暖。只见男子眸子映出一抹闪过的黑影,他惊吓地差点背过气去。

南宫帅瞪大双眼,“你,你是谁。”他的体力已透支,质问之音没有平时的威严。

女子一身黑色薄衫衬出异常白皙的面容,双眸如盯猎物般盯着他,蹲下,“我是谁不重要,我只是来给你送魂的”。

“送魂?我,我还没死呢!”他由吓转为惊,嘶吼道。

她按下他挺起的上半身,“淡定!你已身受剧毒,熬过子时已算不错。但现已丑时,你也该死了……”想到这说法有点残忍,她展上一个大大的笑容,“不是,您……该上路了。”

“凭什么让我相信你!”南宫帅躺在地上,每说一句都气喘吁吁。他只是中毒而已,还没断气,怎么可能有魂送?

冥小烛眉目一挑,眼神示意他的胸口。这时,他顿感胸口一阵燥热,全身火辣辣的疼,体内的血液仿佛逆流而上,直冲进脑腔。“噗”一声,他吐出一滩黑血。

他惊恐,更感觉她如黑暗里的索命巫婆。

“公子,我很佩服您顽强的生命力能挣扎到丑时,面对您的死亡我也很抱歉。但我只是冥界专职给你送魂的小蜡烛,冥王叫你子时死,我也不敢留你到丑时。你倒好,坏我做任务的进度,所以我也不能留你到天亮了。”

“冥界?你是……鬼?”南宫帅心中一悸,难道她如黑白无常般索魂?他顿感整个天都黑了。

她一巴掌拍在他身上,“你才鬼呢!我是又萌又暖的冥烛!我现在给你念咒,好送你上路,你乖乖哈,不痛的……”说完,双手合一放至眉间,捏诀念着送魂咒。

不一会儿,咒文形成金色圆圈,笼罩着惊恐的他,他如她砧板上的鸡肉,虚弱的毫无反抗之力。

念至一半时,突然一个外力把冥小烛给顶回去,断了念咒之气,她差点摔倒。

怎么回事?她竟送不了他的魂?

他艰难抬起头迷蒙地看她,摸遍全身,放心地呼了口气。

冥小烛迅速飞至他身边,施法点着他的天灵盖,惊呼:“怎么可能?你竟丢了二魂,只剩命魂了?”

他一脸迷茫,被如此折腾,他连说句话都很无力。

他仍持命魂,没有真正死亡。但却丢了天地二魂,命也不久矣。

这事,她没遇到过啊!他没有真正死,她无法强行送魂。

忽然,门外有了动静,冲进来三名人高马大的手下,想是看到咒文散发的金光才冲进来的,此时正手忙脚乱的扛他的扛他,叫大夫的叫大夫……

不好让他人看到,冥小烛以电掣之速隐身遁走,还不忘在他耳边拖长尾音:“南宫帅,我还会回来的。”余音绕耳,回响他耳边。

南宫帅冷得一阵身抖,愣是吓得晕死过去。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