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雷神有场恋爱

(1)姑娘你眉目俊秀,骨骼清奇,想不想修仙呀

“姑娘,你眉目俊秀,骨骼清奇,想不想修仙呀~啊呀!你干嘛打人呀!好吧。一定要打也请别打脸!”

叶窝窝果断出拳,扫腿,将一个穿着像道士、说话像唐僧一样的人揍趴在地,风驰电掣追出巷子口,可是人影已经淼淼。

手机汪汪响起来,来电显示——藏獒。

手机还没挨到耳朵,就传来队长吊炸天的声音:“叶窝窝,人呢?”

“不好意思啊,队长,追丢了,事情是这样的,我跟踪得好好的,不知道哪里冒出来一个神经病挡了我的去路,所以我……”

“行了行了,别乱编造理由了,叶窝窝,你现在马上赶去局长办公室。”

“局长找我?”

“到局长那以死谢罪。”

手机“啪”地挂断了。

“我真没有编造理由。”叶窝窝委屈地收好手机,回头一看那个神经病,竟然鬼鬼祟祟跟了上来。

“姑娘,真的不骗你,你眉目俊秀骨骼清奇……”

果断出拳,对方鼻血“刷”地流出来,今天是便衣,而且这里没摄像头,谁让他自己送上门来做沙包呢?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好好的晴天仿佛划过一道闪电,一声雷声就在脚边响起。

叶窝窝灰溜溜回到警局,被“藏獒”再次骂成狗。

“说了不要女警,又安排一个刚毕业的女警给我们,女警能做什么,拍拍海报,帮人找丢失的宠物,扶大妈过马路,叶窝窝,你回去保养保养,过几天电视台给我们拍海报做宣传。别噘嘴,你就只能做花瓶。”

叶窝窝十分郁闷。

这次的嫌疑人已经调查了一个月了,好容易露面,谁知道又跟丢了。

回到家,看到自己贴的招租启示让人给揭了。

门铃响了,正在洗头的叶窝窝,带着满头泡沫飞奔出去,准备迎接租房客,门开了,是一个鼻孔里团着血迹斑斑卫生纸的俊美少年。

有些眼熟。

“你不识字吗?房子只租女客。”

“姑娘,你眉目俊秀,骨骼清奇,想不想修仙呀!”

“原来是你!”叶窝窝立马判断面前这个人是一个BT,竟然跟踪到这里来了。

人生得美就是烦恼,尽招惹烂桃花。

叶窝窝冷笑:“知道不知道我是谁?”

“知道,你叫叶窝窝,芳龄二十,职业是女警,还需要更详细的我也有,比如三围……”

真是变态呀!

叶窝窝警惕地说:“你盯我很久了吧,知道是女警还敢招惹我?走开,再啰嗦我抓你去警局。”

“女警打人可以不可以投诉?”

啊,竟然威胁自己?

只见这人拿出一个闪闪发光的巨大的手机(叶窝窝心想这什么品牌的,造型奇特),镜头回放,播放的正是自己出拳打人的飒爽英姿。

叶窝窝急忙拉他进来,巴结地泡上一杯碧螺春:“说吧,你到底是谁,你想干什么,别,只求你别再叽歪什么眉目俊秀骨骼清奇了。”

少年抱拳:“好吧,那我尊重你们人间的规矩,咱们慢慢来,培养感情先,先自我介绍一下,我是雷神……”

“雷神?你爸给你取名还真不讲究。”

“不是,我说我是雷神,严格意义上说是见习雷神,你可以叫我小雷,或者小神,我得收取一个弟子并且成功培养她修仙以后,才可以转正上岗。”

啊,不仅是一个BT,还真是一个神经病。不就是出租个房子吗,怎么就那么倒霉摊上这样一个宝贝呢?

“那个,小神经啊,你说你是雷神,可有什么证据?”

“当然有。”他伸出兰花手指一翘,开着的电视机闪了一闪迅速恢复正常:“看到没有?顺便纠正下,是小神,不是小神经。”

“扑哧!”叶窝窝快笑趴了,就这做证明?真是一个逗比,也好,生活太无聊,来一个逗比多点快乐。

晚上,小神经正在客厅练习兰花指,手这么一翘,怎么什么动静也没有?唉,见习雷神的灵力真不稳定。

咦,什么食物那么香,回头一看,叶窝窝捧着一碗泡面走过来,她 “啪”地放下一张租房合约:“咱可说好,这里十条规定,违反一条,你就自动退房,括号,租金不退,不对,租金你还没给我。”

小神经念起来:“第一,男租客必须每天穿着整洁,不许露胳膊露大腿露胸肌,女主人自便……第三,男租客未经应许不得进入女主人卧室,女主人可以随时进入男租客房间,男租客永远不许反锁房门……第九,男租客不得带任何朋友不管同性异性还有宠物进出房间,女主人招待客人自便……叶窝窝,你这太双标了吧?我们可不可以男女平等?”

“不可以,这是我的房子,我说了算。话说,租金呢?还得加一条,不能拖欠租……金?”

小神经拿出一根明晃晃的东西,金子?准确说是传说中的金条!

出手如此阔绰,难道是离家出走的富二代?

“那个,租金,是钞票,不是说的真正的金子啦!”一想到对方可能是富二代,叶窝窝变得腼腆了,摸了摸钱包,只摸出十元钱,展现给他看:“是这个啦,人民币!”

“不好意思,我只有这个,那,先欠着吧!”他又将金条收了回去。

叶窝窝悔得肠子都青了,算了算了,真是富二代咱也不能表现得太急功近利,这叫放长线钓大鱼。

咦,泡面呢?什么时候都被小神经偷吃完了?还在砸吧着嘴:“好吃,太好吃了。”

叶窝窝越发肯定他是离家出走的富二代,连泡面都没有吃过。

“好好好,欠着欠着,我叶窝窝也不是不讲义气的人,不过说好了,欠房租得加倍还!”

手机忽然响了起来。

叶窝窝接起:“什么,同学会,才毕业三个月就开同学会?不去,啊,风涧澈也去?好,我去。”

一回头看到小神经盘腿坐在她的沙发上,在打坐。还真是一个怪人!

“叶窝窝,我劝你不要去,你眉宇间隐约有黑色,这代表会有晦气的事情发生。”

“我呸,乌鸦嘴。”

就算天上下刀子,只要风涧澈去,她都会去。

“唉,你实在要去,就系上这根红绳子,也许可以保你平安。”小神经从裤腰上抽出一根土不拉几的红绳子。

她赶紧捏住鼻子:“这是你的裤腰带?小神经,警告你一次,这也算是骚扰。”

说完,叶窝窝就回房间找适合参加同学会的衣裳去了。

收藏
完本小说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 只是为了宣传让更多读者欣赏 © 2015 storys.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