单身公主不好惹

来人,把墨护卫的衣服扒了,本宫要验明正身!就近的两个太监疾奔而来履行我的命令,没等靠近墨白就被他按倒在地。他抬起头,深邃的眸毫无波澜道:“公主想干什么?”仗着我宠他,真是越来越放肆了。

【01】本宫中意的人岂能让旁人看了去

广施雨露的父皇有十三个公主,属我名气最大,原因有三。

其一,我是一个终于回归皇城的民间公主。

其二,父皇最最疼我。

其三,也是最重要的,我堂堂最得圣宠的公主,倒追了自己的护卫三年有余,还是没能追上!

雪澜是我的贴身丫鬟,最懂我的苦。那些茅厕偶遇墨护卫,屋顶偶遇墨护卫,墨护卫房中偶遇墨护卫都是她给支的招。

三月的气候不冷不热,院中的花草生机勃勃,我躺在软榻上晒太阳,随口问道:“雪澜,本宫是不是不够白富美。”

“上至皇上,下至奴婢,哪一个不夸公主漂亮,哪一个不晓得公主是土豪。”

“那……男人都愿意娶……我?”

“公主,奴婢觉得,除非有血缘关系的皇子,女扮男装的花木兰不能娶,这全天下的男人,见过公主的都愿意娶公主。”

雪澜这话虽然十成在拍马屁,我还是有些上心。墨护卫这人,眉清目秀,白璧无瑕的,若穿上精致的曳地长裙,绝壁是个美人胚子。

我看向雪澜,嘴中念叨着“墨白”,她在我的示意下,忙站定,提起一口气高喊道:“来人,有刺客!墨护卫你快来,有人刺杀公主啊啊啊啊啊!”

实在干得漂亮。

我抬起头,隐隐瞧见一道黑影向我奔来,不过眨眼工夫,那道黑影已经跪倒在我面前,他的头垂得太快,我都来不及瞧上一眼那张让我魂牵梦绕的面瘫脸。

我亟不可待道:“来人,把墨护卫的衣服扒了,本宫要验明正身!”

就近的两个太监疾奔而来履行我的命令,没等靠近墨白就被他按倒在地。他抬起头,深邃的眸毫无波澜道:“公主想干什么?”仗着我宠他,真是越来越放肆了。

“扒光了你,看你是不是替父从军的花木兰。”

“公主何出此言?”

“雪澜,把你刚才的话再说一遍。”

雪澜领命,拔高声音当着众人的面又拍了我的马屁。我的目光一直追着墨白不放,他一袭黑袍,俯首称臣(拜倒在我石榴裙下)的模样,我是百看不腻的。

“公主想看,卑职领命便是。”

如果我说让他娶我,他也能回答的这般干脆就好了。

我看着他一点点抽掉自己的腰带,随着黑袍慢慢滑落,显出精致的锁骨……都这种时候,他还挂着个扑克脸,哎,真想拿个暖手炉给他熨出点表情来。

纵然他如此不解风情,我还是可耻地咽了口口水,可我分明听到不止一个人的口水声。目光四巡,果不其然,伺候我的丫鬟们一个个面若桃花,娇羞不已。

本宫中意的人岂能让旁人看了去。

“住手!”

墨白停下手上的动作等我下一步的吩咐。

我未再多言,人早已翻下软榻,向他冲去,手滑溜进他的衣衫里摸了摸,系列动作一气呵成,最后拍手笑道:“平的,平的,真滴是平的……”

今日之举,我成名的说法又添了一个“女流氓”。

不过。

……只要让我有生之年,看到面瘫护卫脸上那一抹异样的神情,一切都是值得的。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