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藏札记

(一)路上的人和事

我是听了别人的故事说,人的一辈子,要到一次西藏。于是那个在梦里的西藏,我跟随着脚步来了。

去看那宏伟的布达拉宫,神秘的殿堂;去流连那里的宗角禄康,湖水中荡漾。

我的旅途,踏上西藏的路,是一条从昆明出发,然后到兰州,再到拉萨。

那个曾在梦里萦绕了千百遍的地方,想到很快就要躺在那里的土地上,呼吸着那里的每一个阳光时,我难以抑制住我内心的喜悦,跟每一个激动。跟脚步去到的地方,心指向蓝天,梦一样的神往。

拉萨,近了,不远;布达拉宫,爱恋,还在。仿佛这真的像是在做梦一般,我的梦里,当我在梦中醒来,发现这已经不是一个梦,而是一个即将实现的心愿。

每个人在一路走来,都会有很多梦想,而那些梦想都会有一个方向,去往无法实现的路上,或可以实现的路上。我的许多梦想,也一样在路上。

在这些梦里,当有一个梦真的快要实现时,就别提他的心里边是有多么的开心,又是有多么的欢喜。

我多想与你分享我的这些,用我那有些笨拙的语言,和有些表达不清的文字,来书写这一路上的故事,以及自己的所想。

倘若……如果我们的梦想都不会每一个实现,无论事情会怎么发展下去,我们都要充满阳光面对,去迎接我们的生活,生活给予我们的每一天,每一个挑战,即使成功,即使失败,我们都要坚强,都要勇敢。当你向别人告诉你是一个男子汉时,你已经就是一个男子汉。不畏惧生活,也不畏惧将来。

有很多人的梦想,会在黑夜到来之前熄灭,因为我的也不列外,就算梦想被熄灭,我们也不曾放弃过那些我们的梦想,他们的存在。

一个带着梦想去生活的人,会比一个没有梦想的人,去生活的要好。

去拉萨的路上,我的名字就像一个陌生的符号,是一长串连起来的音节。路途中,那些未知跟它的秘密,都在等着我去探索和发现。

昆明的天空,阳光明媚,傍晚的夜和往常一样,悠然而静悄悄的在城市间到来。

坐上234路公交车,驶向昆明车站,旅途已经开始……

一个人的流浪,写在纸上,纸上的文字它看起来会很悠闲,但这种悠闲,从来都不会告诉别人,欢乐与忧伤,需要一个人他去付出什么来。

黑夜给了城市一盏明亮的灯,可照耀我们前行的只是一个方向。当方向有了,路程也有了,那么我们心里边的困惑,以及心里边的恐惧,就已经全消。

我是一只流浪的猫,游荡在出城去的一个晚上,火车在下一刻开,和奔波的人们,站在排满队的人中央,那种从未有过的紧迫感,悄悄爬上来,开始急躁,烦恼,听着火车的鸣笛声响起,驶过窗框。可想着很快就可以上车,于是身上那些所有的不适应感,一下又回到当初兴奋时那般。

等着我的西藏,等着我的拉萨,还有那里等着我的傍晚,满脑子的兴奋之余也就只有欢乐,再没有其他。

记得,第一次知道西藏这个词,应该是在很小的时候了吧,当时听大人们讲,西藏是一个很神秘的地方,从那时起就在心里边扎下了根,十分向往那个神秘的地方。

村里的叔年轻时候,在西藏当过兵,后来退伍回家,所以他的思想里边总会有些外面的世界,很精彩,也很独特。

他经常给我们这些熊孩子讲,当年他在西藏当兵那会的事。每每讲到西藏暴动时,我们都听得津津有味,叔说西藏的藏人很凶,动不动就是砍砍杀杀,也就这样,使我对西藏的第一印象,对藏人有了第一个感觉,就是一种很野蛮的感觉。

可当叔讲起西藏地方时,他总是做出一副故弄玄虚的样子,在我们面前晃荡了晃荡,那时我听到的第一句话就是,一个人一辈子要去一次西藏。我们问叔既然那里的人那么野蛮,干嘛还要去了,可每次叔给我们这些熊孩子的回答,都总是摇着头,背着手,说我们这些熊孩子不懂,等我们长大了就会懂的。

时光慢慢如梭,我们等来那一天我们长大,当年的叔也已经变成了一个小老头子,他讲了多年的故事,如今他还在讲,只不过是讲给那些,像我们当年一样的熊孩子听。

生活会给一个人带来无数的磨练,以及沧桑。后来从电视上也看到了一些,对西藏那片圣土神秘的介绍,使自己向往那儿的心就更加迫切!

由于西藏的神秘,西藏是一片不曾被世人打扰过的土地,以及西藏有着嘹亢而富有磁性的旋律。于是西藏也就吸引着千千万万的人到来,吸引着每一个热爱生活的人到来,到这里来净化他们那颗带血的心灵,远离城市。我是带着我的向往,踏上西藏这片土地,一路狂奔而去。

此行西去的路,傍晚的夜越是深情,尤其是那天上的月亮,越是明亮,就越是有一种对家的渴望。好久没有回家,一下心潮起来,有种想家的感觉。

路途中,有人上,有人下,是很正常。那些一张张陌生的面孔,在黑夜里,车上……灰暗的灯光下轮换。想着还很遥远的路途,慢慢的也就习惯,在火车上的生活。

和身旁的小哥聊了几句,知道他是楚雄这边的人时,顿时间心里边感到一阵温暖。

他告诉我,他到禄丰站,不远的下一站。在车上,我们聊了恐龙,聊了工作,聊了各自的家乡。但其实在聊到禄丰时,似乎他对禄丰不是太熟,后来他说他老家是禄劝过去的武定,怪不得每每谈到恐龙、恐龙谷,他都一脸茫然。

在车上,一般会很少去打听对方的名字,以及对方的工作,除非他自己亲口告诉你,否则永远别去了解,以免引起不必要的误会。因此,我们的交谈比较顺利。

禄丰小哥此次从广西赶来,是回丈母娘家,去见他媳妇。他媳妇是禄丰人,当然他也就应该算是半个禄丰人了吧。

当谈到一些工作上的事,他似乎更有很多自己的见解,一时半会看来是说不完。于是我做了个旁听者,很认真的听他讲述,也很认真的在点头,示意着我的理解和我的聆听。

对面坐着的,是昆明一起上车的大叔,起初他对我们还防有疑心,一直都没和我们说话,当看到我们聊得挺投机时,他突然插了进来,打乱禄丰小哥滔滔不绝的话语权。

大叔有银行方面的问题想咨询禄丰小哥,毕竟禄丰小哥就是做银行这方面的工作,因此银行这方面的问题,让禄丰小哥来回答,也就不在话下。

他依然是滔滔不绝,讲的头头是道,而对于我这个属于门外汉的门外汉来讲,依旧只做那个他们的旁听者,除了一个劲点头,其他也插不上什么话。

从他们的话里行间知道,大叔是河北人,在昆明做工,今年快六十岁,乘坐和我们一样赶往乌鲁木齐的火车,在张掖下。

此刻,对我们已经没有防备心,说开了的大叔,顿时间才知道,他的嘴里也有些说不完的话。

当他和禄丰小哥在某一个问题上,争得不分上下时,双方便以沉默来表达,最后还是大叔做出了让步,感觉大叔还是一个明事理的人,是不是他恍惚明白了什么,又或者……

是啊,一个上了年纪的人,怎么会跟一个年轻人计较了。一下子,双方都笑开了,禄丰小哥似乎也知道自己说错了什么,连连向河北大叔解释,而河北大叔似乎也知道自己有不对的地方,双方握手示好,紧张的气氛一下子又缓和过来。

火车上的播音员在播报,下一站,禄丰站,请下车的乘客,做好下车准备!

人生的每一次相逢,或许就是一次次考验,那些刚建立起来的情感,都会离别。因此,我们要做好每一次离别的准备,才不会到时手忙脚乱!

禄丰小哥提前站了起来,到货架上去拿自己的行李,准备下车。我们彼此互相寒暄了几句,算是告别,他到出站口等候。此刻的列车员正站在门口,等着火车到站,然后打开车门。

火车到站,在夜色里,他消失在人群中。

而我此行的第一个目的地,还在遥远的兰州,不急。火车上的静默,回望,守夜,都是无法避免,当在沉寂中孤独时,睡意不知不觉已经上来。我只想闭上我的眼睛,在疲惫中睡去,忘掉刚才的一切,可是又怎么能忘得掉了,一切都在充斥着半个脑海,只会给思绪更加添乱。

忽然间,我似乎恍惚过来,我是在流浪,流浪的人,怎么会变得多愁善感了。

去往兰州的路还很长,这些在流浪中的意外收获,使自己懂得,去珍惜每一份所遇见的缘分,更懂得如何去放手与释怀。

从迷糊中醒来,身边已坐了两个陌生人,河北大叔显然已睡去,困倦早已涂满在了他的脸上。14号车厢,依旧是熙攘嘈杂,如过市的街,讨价还价的买卖。

撇头望向窗外,火车一下进洞,一下又穿梭在山下,星际般点点的村庄,一列而过。当看到窗外的房檐时,好熟悉的地方,就算是在傍晚,也认得出来,羊旧河车站,下一站,离元谋站的到来,也就不远。

我熟悉的羊旧河车站,是一个乡镇上的小站,曾经在我十来岁时到过这里,因此一辈子都还记得,那次难忘的经历。后来每次坐火车,途经这里时,都会让我想起这里当年发生的故事。

我从小就体弱多病,可那年我病的有点严重。听村里的算命先生说,要给我从新请一位老先生,给我取一个像样的名字,这样才能逢凶化吉。于是我就糊里糊涂的跟着奶奶,到村里老先生指名的另一位老先生家里,去求神拜佛。

而这位所谓请的老先生,正是村里算命先生的亲家,也就在羊旧河车站这个村子。当时我还是个孩子,什么都不懂,大人们说的都是为了我好的事,我又怎么敢违背。

我们村子离车站,还有好几十里,从乡镇坐班车出来,我还记得那时我是第一次坐上火车。心里边除了好奇,也就是惊喜,其他没去想太多。

第一次出远门的自己,一直畏缩在奶奶身边,哪也不敢去,我都忘了我还是一个上六年级的孩子,胆子小了都跟鼠似。

那时还没有电话,是老先生在车站接的我们。老先生以前去过我们村算命先生家里,奶奶也见过,所以一下车,奶奶就认了出来。在说家里和算命先生还沾有一点亲戚,因此,见到老先生,奶奶就叫我喊大爹,我也就只能照做。

晚饭,老先生去集市上买了只猪脚,我就在旁边给他打柴烧火。其实一直以来我都不怎么相信迷信,也不想来求什么神拜什么平安,可奶奶执意要来,我一个孩子家,又能怎么样了。

吃过晚饭,老先生把我们请上他家的房楼,让我对着墙上的画像,叫我跪在地上,折腾了一晚上。

当老先生说我身上有什么妖魔鬼怪时,在一旁的奶奶吓了愣住,她急忙问老先生,那些上了我身上的妖魔鬼怪怎么摘除。老先生给奶奶讲了很多,我现在已经记不清来,不过老先生又在我身上折腾了一宿,然后往我嘴里塞烟灰,开始我十分抵触,可奶奶在一旁恳求,看她老人家流出眼泪来,我也只好将老先生端到面前的一碗香灰水喝了下去,那一晚我就没睡,一直难受到天亮。

第二天,老先生走到奶奶面前,跟奶奶说,他昨天夜里想了一晚上,佛给他托梦,于是他就给我取了一个叫李佛生的名字,可我姓罗,怎么就姓李了呢?原来老先生,以他的姓来给我求平安,不过这个名字,后来从来没用,也就除了我和奶奶,老先生和村里算命先生知道,就再没有外人知道。

临走时,奶奶塞给了老先生两百六十六块六角零钱,我知道这已经是奶奶身上带来所有的钱。在来的路上,和回去的路上,她连给我买一个五角钱的冰棍都舍不得花,却给了老先生两百多。有时候我在想,可那时我就是个孩子,我还能想什么了。

过了羊旧河,火车开向元谋方向,不再去想那些过去的往事,窗外就是一片城市,闪烁的光灯。沉眠在夜里,眼睛却是明亮了明亮。

不知道有多久没有回来的故乡,那故乡上的灯火是如此美丽。火车缓缓驶进元谋站,第一次这样去看故乡的夜,让人感到某种的震撼从心头涌了进来,遁入心边,说不上来的感觉,又让人感到不安。

在寂静的夜里,月色中的凤凰花开,看上去还是那样的红艳艳,火车停了下来,停在这片以蔬菜而闻名四方的车站,可它浑然不知,它在等着离开,才不会去管这世上的一切。

车上的闲暇时光,有的是时间,人们像困在笼子里的鸟儿,总要聊点东西,才不会浪费掉这大好的相见。

我们始终相信,在车上出现的每一个人都不是偶然,定是缘分让我们相遇在这里,即便从此都不会在相见,也应该值得去珍惜。

那就别辜负了上天的安排,让我们彼此相遇在这样的时间,跟地点里面。

夜,本来是一张温顺的房,躺在床上,本可以尽情的入眠,可在车上的夜,让每个人的心中都侧卧难耐。

一个人要是闭上了他的眼睛,就算世界有在多的精彩,也不会让他产生任何好感。正如那天边入情的云彩,又怎么会在乎人世间的情怀。

火车上,最难捱的恐怕不是白天,而是傍晚。所有的困意都向你涌了上来,可你却无法入眠,虽然你很想畅快的离开,进入那睡眠的状态,可又有几个人能做到,畅快的离开,在梦里去缠绵。

如果夜无法睡去,这种情况下,通常人们会开始闲聊起来,累了再闲下来,闲下来后打上一会盹,然后再接着闲谈……

在火车上的夜,尤其是座位上的等待,除了煎熬还是煎熬,这就是旅途中的苦与乐。旅途中的人总要学着去习惯,习惯煎熬,习惯这样的夜。

我在心里问过自己,也许你可以去买卧铺票,可以独享一个人的空间。而流浪,哪还会去在乎那些,你总得去寻找点流浪的感觉,要不在往后的日子里回味起来时,找不到故事可言,会迷失了一切。旅途要是有了苦,有了甜,有了欢快,当感受留了下来,怎么那么容易就被扑灭。

漫长的夜来,如漫长的星星一样,漫长的等待。就算夜再怎么漫长,它也会过去……我们只需耐心的等待。

人最幸福的时刻,是在火车上,看到早晨的太阳一点一点,悄无声息的爬出来,照亮整个世界。而在黎明到来之前,一点一点的看着它的那些精彩,是一件多么荣幸的事。

收藏
完本小说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 只是为了宣传让更多读者欣赏 © 2015 storys.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