睡在上铺的兄弟

真的离开了,却有些舍不得,人是不是就在犯贱。

1、

出去唱歌的那天晚上,东旭喝了很多,我知道他心里难受,但我又不知道他该有多难受,比竟要走的是我。

我拎着酒去找他,和他说,东旭,我们喝一个。

他看着我,我知道,就在四目相对的瞬间,我意识到,我们都忍不住了。

他哭着对我说,童话里都是骗人的,不,他是说,我舍不得你

是啊,这不是童话,这是生活,童话里我可以给一个众人皆欢的台阶,生活却是灯坏了的楼梯走道,你看不清下一个阶梯在哪,踩空还是着地,你相信不了自己。

他哭了,哭得我却没了眼泪。他说着这四年来的种种,不,是三年,他才大三。他告诉我,一定别玩丢了,走到哪还他这个弟弟。我不知道该说什么,我只能一个劲的拍他的肩膀。平时我是个话唠,这时我做不回平常的我。

他们都干了那瓶酒。

他去卫生间吐了,我扶他出来,起瘫坐在沙发上。我唱了《睡在我上铺的兄弟》,我搂着他,泪水真的止不住了。他是分过我烟抽的兄弟,他分给过我快乐的往昔,他和我诉说过他的女孩,除了他没睡在我的上铺。呆坐在旁边的姑娘满脸诧异的看着我们,第二天发微信告诉东旭,昨晚我们喝了好多,两个大男人在一起抱着哭了。

酒醒后的第二天,我想我知道当晚他有多难受,因为要走的人是我。

2、

卓群和我是一个高中的,能来同一所大学,不得不感慨一句世界真小。

我记不清大学和他还有东旭在一起吃了多少饭,喝了多少酒,只知道他逢酒必多。喝多的他从不话多,正因为这样,我和东旭更能开开心心的讽刺他。还不是因为关系到了。

走的那天上午,他跑下来,对我说,哥,去吃饭吧。上车饺子下车面,东北人习惯了这样。

吃饺子时,我尽量避开我要走的事实,他也故意绕开离别的伤感,就这样有一句没一句的聊着,说了什么我记不太清,我只知道,那盘饺子,我吃不出往日的味道。

回来到三栋楼下的超市去买火车上吃的东西,出来时,他笑着塞进袋子里一盒烟。他就这样。

与我和东旭相比,他不是善于表达的人。都说什么深夜的酒,清晨的粥,可我忘不了饭后的偷偷埋单,酒后那瓶酸奶,塞进口袋的那包香烟。

3、

到现在我都清楚的记得,佳奇那晚的烂醉如泥,他曾和我的炫耀过的酒量,都成了闪闪而过的牛逼。

到后来,一提到醉酒,他总是会说,大学来第一次喝酒就是这个逼。然后指指我。

我不知道该怎样去说这样一个人。想考公务员却一直沉浸于游戏,走不出宿舍;想找女朋友却一直碍于骄傲的面子,迈不出脚步;想自己好好做一次毕业设计,最后还是花了钱。。。他热爱终点,但停在中点成了习惯。

我也不知道该怎样感谢这样一个人。买回的东西几乎我吃的最多,在他眼里,我有一个永远不会填满的胃;无论他喝了多少,只要我喝,他就会陪我一杯接着一杯,我回家的时候,他会打个电话,让我到家报个平安。。。他并不懦弱,但他习惯了我的欺负。

我想,他也忘不了那些深夜的嘱咐,忘不了一起看过的电影,忘不了考试时我给他传去的答案。

4、

还没进入大学,就在贴吧里认识了他,那一年,机械学院在吉林省就录了我们俩,这算是个缘份吧。有缘分并不可贵,可贵的是彼此珍惜。

少奇是个不太爱表达的人。我曾固执地认为性格相似的人才会玩到一起,后来才明白这只是偏见。

我记得第一次来武汉时,刚出武昌丫,第一个电话我就打给他,问他如何去学校。他姐姐在武汉生活,对于武汉,他要比我熟悉得多。当然,后来再提起武汉时,他会觉得我似乎已经成了胜他一筹的武汉通。

大一时一起的学生会办公室,大二时一起进入主席团,大三我退出了,他继续坚守。有时我会觉得抱歉,没能部他走到最后。有时我也替他高兴,他一直都在进步。

连着两年,在他生日的时候,我都会请他吃一顿饭。不因为任何。少奇,我现在很忧伤,下一个生日,或许不能和你一起了。

收藏
完本小说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 只是为了宣传让更多读者欣赏 © 2015 storys.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