捡到一个假师弟

这是什么手气?路边随便一捡就能捡到一个师弟。这个师弟年纪比我大、长得比我漂亮也就算了,外能退敌、内能镇宅、撩得了妹、论得了贱,但是等等,师弟你总调戏我的这个爱好还是改一改比较好吧?

一、捡到美男

我同二师姐从外面捡了个男人回来。

准确地说,这男人不算是捡的,而是同逍遥阁打架赢来的。

这日天气晴好,我与二师姐出门割马草,远远地就看见逍遥阁那一众师兄弟鬼鬼祟祟地出现在流云门的地盘上,还牵着一头长耳大眼的驴子。

比邻而居的两大门派积怨已深,一碰面就要打起来,打架的理由也千奇百怪,上次是流云门炖了逍遥阁送信用的鸽子,上上次是逍遥阁的猪拱了流云门的白菜,上上上次是逍遥阁众师兄唱歌吓到了流云门三师姐养的大鹅。

今日看到对方一行人不知抱什么目的出现在自家地盘上,我与二师姐是万万不能忍的。

以流云门和逍遥阁本月十六次交手作为案例,我毫不犹豫地带着二师姐冲上去同逍遥阁的人缠斗在一起,当然是二师姐在一旁加油,我一人单挑逍遥阁一众师兄弟。

我是流云门的小师妹,虽然辈分最小,但凭借前十六回的大获全胜,逍遥阁那一众师兄弟都不敢将我看轻了去。

我自然是不负二师姐所望,只是我俩都没想到的是驴子上还驮着一个昏迷着的男人。

男人一双桃花眼紧闭,鼻梁高挺,斜眉入鬓,生得很是好看。

我与二师姐交换眼神,意见瞬间达成一致——扔了男人,再把驴牵回去。

我把男人从驴子上搬下来,刚要找个没人的地方丢了,那驴就像是发疯一样,大声嘶鸣了几声,就消失在我同二师姐的视线里。

只留下我与二师姐面面相觑。

若我们四手空空地回去,有什么能证明我们本月第十七次打败了逍遥阁,又怎么向挨饿的马儿们交代呢?

一向脑子少根筋的二师姐表示,这个男人可以带回去以证我俩不是因为贪玩忘了割马草。毕竟掌门师叔惩罚起小辈来从不手下留情。

眼下似乎也没有什么更好的办法了。

我同二师姐自小就被众师兄弟夸心大,现在也延续了我俩一贯的心大作风:我拍拍身上的泥土,扛起男人,回流云门了。

若我能预见这个来路不明的男人带来的麻烦,我今天一定会把他扔在野外饿死。

“掌门师叔!我与二师姐今日与逍遥阁交手,带战利品回来啦!”我声音里满是喜悦,感染了厅里一众师兄师姐。

“说了多少次,这远亲不如近邻,你呀……让师叔猜猜,是野鸡?獐子?还是野……这是……俘虏?”师叔原本喜滋滋的嗓音惊得陡然拔高,望着我肩上足有八尺的男人。

我随意地将肩上的人扔在地上,转身就去找水喝,这一路,真是累死我了。

师叔仔细看了看男人,确认不是逍遥阁的哪位傻缺小师弟才放了心。

我端着水杯转过身来,正打算解释这男子的来历,却看见师叔表情难得的严肃。

“云瑞,你可能,捡到了你师弟。”师叔手里拎着一块从男人怀里掉出来的粗糙玉佩,如此说道。

自此,我便不再是流云门人见人爱的小师妹,我有了一个年纪一看就比我大的师弟。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