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直想,为爱,远远地逃离…

“这个,难道不好吗?她指着还没打包的卫生巾,气急败坏地看着我!好像是不解气,她又接着说:“可是,它便宜,便宜!

吃过饭,我想一个人坐公交车去青岛欧海风大学报道,所有的生活用品都在几天前送到了宿舍,只剩我这个主人没去了。爸爸妈妈不让,坚持要送我去学校报道。我不想让他们去,可是,又无法忍心拒绝他们的好意和高涨的热情。

他们比我还高兴,这些天就为我不停地忙活。好像考上大学的不是我,而是他们。说好了不带什么东西,却见他们大包小包装得满满的,全是我喜欢吃的零食。这些零食是我平时从来享用不到的。如果我想吃,妈妈一定会说,吃那些东西不当饭又花钱,你又不是小孩子!吃那些干嘛?

我知道她是心疼钱,就叫她抠门妈妈。听我这么一说,她会瞪着愤怒的眼睛对我大叫道:“你是不当家不知柴米贵!”

我觉得爸爸妈妈送我完全是多余,欧海风大学是我们青岛的名牌大学,在这所大学就读的大多是有钱人家的孩子,要不就是外国学生,要是人家看了我有一个身材如此臃肿的母亲,穿着那套上班时已经洗得发白的工作服,还不笑掉大牙?

更重要的是烫了的头发因为没有用护发素保养,看上去,枯草一样,有点营养不良,眼袋因为经常上夜班过早地垂下来,老是睡不醒,一副未老先衰样。就是这副样子,去送我上学。要是让同学看见了还不误以为是我奶奶呢?不是奶奶也是保姆。

谁不知道我们这一代是极小资的一代?如此酷爱小资的我坚决不同意母亲去送我。于是,就对往方便袋里装水果的她说:

“你去干嘛?又不是你去报道?难道我还能丢了?”她对我这样说话的态度一点也没有反感,好像她根本就没听出我话中有话。她还在装水果,一边装一边念叨要把水果分给同学吃,我在一边白她一眼,心想:“这么暧咳,我给谁吃也要你来教?我想给谁吃是我的事,真是操心不怕烂肺子。”

爸爸站在一边,笑眯眯地看着我,问我还需要什么?我没好气地说不知道。奇怪的是,对于我这样的态度,爸爸也不介意,他跟妈妈一样,总是没。乙没肺地怕我饿着,冷着,好像我不是去上大学,而是去大西北的戈壁滩去服苦役。

不管我怎么样,都阻止不了爸爸妈要去送我上学。他们老是把我当成孩子,从来没感觉到我在一点点长大,没感觉到我需要独立,需要自我和一点属于自己的空问。

我没有办法,他们是我头上一座大山,他们的爱有时让我有一种窒息的感觉,我想逃离,逃得远远的,而考上大学,住到学校,就是一个堂而皇之的理由,我喜欢一种随心所欲的生活。据说,欧海风大学就是一所开放式大学,学校里有公寓,也有四人一间的宿舍,如果不愿意,也可以在外面租房子住。更没人在意你跟男生还是女生来往。

就是喜欢这样宽松的环境,才报考这所大学的。我已经18岁了,我懂得人生是怎么一回事,我不需要一脸严肃的说教。

如果你给我的爱已经远远超出了我所能承受的能力,爱就成了多余的垃圾,如果我实话实说,你肯定会伤。乙落泪,我不想看到你伤心,所以我忍着不说。

可是妈妈感觉不到,像个木头人一样。什么事她都喜欢替我做主。还有爸爸,在他看来,唯有考上大学才有出路,这一次,我满足了他们的心愿,不!正确的应该说是虚荣心。让他在亲戚朋友街坊邻居面前,挣足了面子。但我希望他们能给我足够的空问和自由。

比如说,去不去送我上大学,这件事多少应该听一下我的建议。

妈妈拎着装好的各种水果一边锁门一边说:“我是你妈,我不去送你,人家还以为你是没妈的孩子呢?”那么依此类推,如果爸爸不去,人家就以为我没爸爸呢?妈妈的理由总是比我充分,所以,只能让他们去。

我站在她一边,怯生生地说:“那你能不能把你的衣服换一下?”“衣服?难看吗?这样才显出劳动人民的本色,才能证明你是靠自己的实力考上的,而不是依仗父母的什么?”“我不是这个意思?”见母亲理解错了,我小声解释说。

“我知道了,你是嫌我穿得土里土气!没关系,我女儿穿得比别人好,比我好更让我有一种满足,在我眼里,你比妈妈―-我重要,而且重要得多!”“在我眼里,你比我重要广我坚持说。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