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火可以作为一种手段,而不能成为一种凭仗

A A A

说一个我小时候的事吧,我和我哥关系一直很好!家里有什么吃的我都会给我哥留一份!但我哥经常不给我留,我也没有在意过!十二岁那年,我放学回家,路过我家棉花地的时候,看见我爸妈正在地里干活,我放下书包就准备过去帮忙,我妈说,不用了,你回去吧,我们马上也回去了,家里堂屋桌子上有糖,你回去吃吧!你哥已经回去了!

听到这里的时候,我心里是很开心的!那时候吃零食的机会是很少的!我记得我妈星期一的时候给我一块钱,让我没事也能吃根冰棍啥的!那时候冰棍也就两毛,好点的五毛!

我兴冲冲的回家去了,一进门,桌子上没有糖啊,我再去别的房间看看?这时,我哥从他房间出来,笑嘻嘻地对我说,东西我都已经吃完了!从兴高采烈到无比失望,这种心情的巨大反差,让我觉得一股火从心里“咚”地就冒出来了,感觉全身汗毛都竖起来的那种,后来我学到了一个词,叫“怒发冲冠”,我觉得,就是这种感觉。

我哥看到我要生气,转身就从后门跑了,我更加生气了,一看自己追不上,就顺手从桌子上拿了一个水杯,那种土陶的,半厘米左右的厚度,用出全身的力气,朝我哥扔了过去,正好咂中我哥的后背,我哥当时就趴下了,我的心一紧,又想过去看看他怎么样了,又怕,站在原地犹豫着!

过了好一会,我哥站了起来,转身就朝我扑了过来,我当时只看到,我哥的眼睛里都是血丝,我转身就跑。

我知道,论身手,我一个只知道读书的三好少年,怎么都不会是我哥那种半混混的对手,多年的打闹经验也告诉我,这次我惨了!我哥眼睛红着的时候是六亲不认的!

从前门跑出去时,我顺手拿了一根扁担,准备站在门口用扁担来威慑我哥,可我一回头,看到我哥从后门进来时,手上提了把铁锹,那个可是能把骨头都劈开的,我转身就跑了!

不能往我爸妈那个方向跑,那边路太小,路边草多,容易挂倒,一倒我就壮烈了!先顺着大路跑吧,边跑我还边想,能躲到哪里去啊?我在前面跑,我哥在后面追,幸好从小放养的,能跑得很,大学时还拿过校运会十公里长跑的第二名,我哥怎么都追不上我!

跑了多久我不知道,反正最后是村里人告诉我爸妈,我哥俩拿着扁担铁锹在打架,然后我爸回来骑车追上我们,把我们叫回去的时候,天已经黑了!

最后我哥也没有打到我!但是在村里留下了我家两儿子干架抄家伙的事迹!

现在我们都长大了,和我哥坐一起喝酒,聊起小时候的事情,也就是碰杯酒,喝完心里也不知道是种什么感觉的感觉!但我从那以后从来没有发过那么大的火,遇到再大的问题,我都会强迫自己冷静下来想一想,不要因为自己来火,造成不可回避的后果!我想,还是因为那一陶杯下去,我哥趴地上之后,我在那担心,害怕的原因吧!

能看完的糗友们,谢谢大家这么赏脸!同时也奉劝一句,遇事多想想,生气解决不了任何问题,发火可以作为一种手段,而不能成为一种凭仗!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