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灵玉镯-鬼故事

(一)

深夜里,红烛下,新郎用一根小巧的挑帘棒,轻轻的挑开了新娘头上的红盖头。新娘羞红着脸,不敢直视新郎的眼睛,只是看着新郎胸前的那一朵用红布系的大红花。新郎看着自己可人的新娘,脸也有些红了,于是,慢慢的坐在新娘的身边。新娘更羞了,笑着把头撇在了一旁。新郎看着新娘,笑笑的,同时也感到了自己的手足无措,干脆,把双手放在大腿上。新娘偷看了一眼新郎那紧张的样子,又抿着嘴笑了一下。新郎忽然用手拍了一下头发觉自己竟然忘记了一件很重要的事,于是,连忙从衣襟里掏出了一个红布包。

新娘看着红布包谅讶地问:“阿吉,这是什么?”

新郎笑了:“这是给你的嫁妆。”说着新郎打开了红布包,一对玉镯跃然掌上。玲珑剔透、浑圆光滑,每只玉镯都有一小块像云一样的纹理,一只像鸾凤,一只似盘龙,浑然天成。新娘惊呆了。看着新郎说:“这对玉镯你是从哪里弄来的?你不是说你们家很穷吗?怎么会有如此珍贵的玉镯!是不是……”新娘还没说完,泪珠就已经滑落了下来。

新郎着急了:“红纱,你别哭听我把话说完!”新娘一边用一个小巧的绸布,擦拭着自己的泪水,一边听着新郎的叙述。

也许,这确实是一个很古老的经历,可是这经历也确实让阿吉给遇到了。忆起那日,阿吉在后山路上砍柴的时候,无意间拾到一个包裹,打开一看。满眼的银两,阿吉从小生无父,养无母的一个人过着清淡的日子,生平还是第一次看到这么多的银两。阿吉呆住了,他的内心正在激烈的战斗着。不过,最后他还是决定要把这一包东西归还给他的主人,于是他呆在那等着失主回来寻找。等了一天一夜,第二天清晨,从山脚下上来一位富商,看神情甚似焦急。于是阿吉拿着包裹走上前,与富商对质了一翻后,富商欣然离去。在离去前,富商见阿吉见金不要见银不要。也实在不好意思,于是从怀里掏出了一对玉镯,送给了阿吉,然后对阿吉说,难得你是一个老实人,这对玉镯也许对你有用。你一定要收好,你可以把它送给你最亲爱的人,记住,你们必须要一人一只。阿吉想到,临村的那个等着待嫁的美丽姑娘红纱,宁愿放弃豪门的提亲,也要嫁给他这个穷光蛋,让他感动不已。于是阿吉决定,这对玉镯就当是给红纱的彩礼吧,于是阿吉将它收下了。正当阿吉要言谢的时候,富商早已去无影踪……,于是阿吉认为这富商定是某路神人。

木桌上,红烛下,新人双双跪拜玉镯。然后新郎阿吉把那只有着像凤一样玉云的玉镯,带在了红纱那纤细柔弱的手臂上,又把那只玉云似盘龙的玉镯重新用红布包好,揣在了自已的衣襟里。然后,两人相视一笑,阿吉把红纱抱了起来放到了铺着红褥子的床上,红烛的光亮映着新娘温柔的眼睛。而在两人不经意间,那对玉镯,同时发出了一道微弱的光。

没有金,没有银,只有那对玉镯。阿吉,为了让红纱过上好日子。拼命搛钱,于是,在两人那木屋的后面生起棵棵桑树,树上挂蚕茧,蚕茧出蚕丝。阿吉凭着一身的好手艺,和忠厚的为人。在丝行业渐渐壮大了起来,他们的木屋也渐渐变成了大宅子。可红纱好日子刚过不长时间却深染重病,从此一病不起。阿吉心燃焦火,为红纱跑遍各地求医问药。不惜重金为红纱请来名医,盼得名医登门来,却见名医摇头去。一天,天还没亮,红纱躺在阿吉的怀里,流下了生命中的最后一滴泪。

阿吉抱着红纱那没有一丝生气的身体,伤心欲绝的痛哭着。过了不知多久,阿吉忽然又忆起当年的那个富商对他说过的话。于是从怀中掏出了那只玉云似盘龙的玉镯,带在了自己的手臂上。一时间,两只玉镯遥相辉映。红纱那没有血色的脸渐渐的红润起来,病容一扫而光,让人看着想起出嫁那夜娇羞的新娘。红纱站在自己的身体旁看着阿吉,阿吉也看见了红纱,阿吉放下了红纱的身体,想拥住站着的红纱,可却见红纱已随风飘渺,双手扑空,阿吉哭了,红纱也悄然落泪。阿吉看着红纱同样伤心的泪水说:“红纱,其实还有一件事,我忘了告诉你。那日,那富商离去时告诉我,这对玉镯,是有灵气的。今生带上它的两个人,如果有一个人先死去,那么另一个人就会在七七四十九天之中看得见对方的灵魂。在这期间,如果另一个人在第四十九天的时候也随之死去的话。下一辈子,两个人还会在一起。因为玉镯上的龙和凤是相连的,他们的命运是生生世世缠绵在一起的。红纱你看我已经把镯子带到自己的手上了。四十九天之后,我会陪着你一起去阴间,我不会让你寂寞的。”

红纱听完渐渐的消失在空中,阿吉慌乱了,他匆匆推开了房门,冲着天空大喊:“红纱,你走了吗?别走啊!你等我啊!从你嫁给我的那一个晚上,我就发誓,我要陪着你,生生世世,因为你是我最深爱的女人。我阿吉这辈子没人疼,没人怜,爱我的只有你红纱。我不知道没有你之后我会怎么样,但我唯一确定的是,这辈子我让你没过上几天的好日子。所以下辈子,我决不会让你再受苦了。红纱,你离开了我,难道是不想让我们下辈子再在一起了吗?难道……”

阿吉的喊声嘎然而止,站在院子之中,周围出奇的静。阿吉呆呆的站在那里看着前方,在他的前方,站着两个虚体,他看得出,他们分别是牛头和马面。阿吉看着他们,他们正朝阿吉的屋子走去,“你们是来带走红纱的,所以红纱才会逃是不是?”想到这,阿吉发疯似的吼着:“不!你们不可以带红纱走,不可以,红纱她还可以呆在人间四十九天,不可能这么快!不可能!”可牛头马面像没听见阿吉的喊声,继续向前走着。阿吉见状,连忙跑回去,关上了房门,用后背顶着门口,嘴里不停的说着:“不可以!不可以……”

阿吉绝望了,他向着迎面而来的牛头马面大喊着,虽然它知道这样也无际于事。猛然间,从屋子里冲出了一只凤凰,那凤凰的羽毛不是那种金黄色的而是通体碧绿。而就在同时阿吉手臂上的玉镯也发出一道金光,一条玉龙悄然腾起。玉凤与玉龙在空中飞旋着,他们缠绵在一起,牛头和马面抬头望了望,然后互相看了看,这时,玉凤向着牛头马面啼叫了两声,玉龙也发出了声似震雷的叫声,牛头和马面听后,也随之应了一声,然后,渐渐消失在空气中。阿吉精疲力竭的坐在了地上,大口喘着气:“结束了,没事了!红纱没事了!”

一双玉臂环住了阿吉满是汗水的脖子,阿吉惊见带在玉臂上的玉镯,是红纱。阿吉连忙转过身去,把红纱抱在了怀里。那红纱是真实的,在手指的碰触中,依旧是熟悉而又亲切的感觉。

红纱又回到她的身体里的,虽然她知道,这只是借尸还魂,虽然这只有短短的四十九天。可是阿吉和红纱并没有因此感到沮丧,他们时而漫步乡间小路;时而在众花丛中扑蝶,在这四十九天里快乐伴随着两个人,因为。他们知道他们下一辈子还会作夫妻。四十九天之后,当清晨的第一缕阳光洒在大地的时候,从两人的房间里飞出一只玉凤,和一条玉龙。他们缠绵着飞向空中。屋内阿吉和红纱手牵着手,在玉龙和玉凤的牵引下,离开了他们的身体……

(二)

又是一年的圣诞节快到了,二十三岁的阿红独自一个人走在大街上。刚刚从大学毕了业,本想找一个好工作,可每次都被人家拒在门外。阿红心里清楚,其实这也难怪,谁叫自己从小生下来,脸上就有块巴掌大的红胎记。对于这块红胎记,别人说自己难看或者别的什么,阿红都已经习以为常了。只有妈妈说的,她永远也忘不掉。妈妈说,脸上有红胎记的人,一般都是上辈子欠了人家的钱不还,这辈子就长个胎记,至于长在脸上的,一般都是欠了人家的钱非常的多,所以把胎记长在了脸上这个明显的位置上,等着有机会好上门来讨要!妈妈的这翻理论,听得阿红心里直发毛,不过妈妈也说,如果阿红脸上没有胎记的话,其实长得也蛮清秀的。于是阿红也非常相信自己总有一天会变得漂亮的。

那么阿红灰心了吗?没有,这不!阿红正站在一个招工简章的旁边。

“诚招采购员”阿红笑了,“不错!此工作本姑娘有兴趣!”阿红继续往下看。那招工简章写着:本珠宝行因业务需要,诚招各地珠宝采购员。要求:……

阿红看完后更高兴了:“太棒了,薪水很高,福利待遇也很好。明天去应聘!”阿红决定后,转身离去了,丝毫没有看见那贴着简章的玻璃窗里站着的那个男人。那男人远远的站着,他看着阿红,许久,许久……

红红的,眼前被红布罩得红红的,四周只能听得到红烛的偶而并轻微的“啪,啪”声。不一会儿,一个男人的影子从门外进了来,那影子轻轻的说了一声:“红纱!”,然后,关好门,慢慢的走到了自己的眼前,影子是红红的。应着旁边那奇异的红色的烛光。男人拿起了一个小木棍,轻轻挑起了眼前的红盖头。眼前渐渐明亮了起来,嫁了嫁了……

“嫁了!嫁了!嘿……哈!哈!嫁了,我嫁人了!”阿红从床上猛的坐了起来,脑子在迅速的整理着思绪。

“阳光好刺眼哪!”阿红用睡得腥松的眼睛,看了看从床帘的缝里射进来的阳光。双手揉着眼睛:“嗯!又做梦了!”

“阿红!”妈妈在叫阿红,阿红听见妈妈在叫自己,连忙应了一声“啊!”

“阿红醒了没?”阿红不耐烦了:“没醒!正睡着那!”于是穿好了衣服下了床。

来到客厅,妈妈已经准备好了早餐。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