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久生情

周平从不相信一见钟情。日积月累,平淡生活里沉淀下来的情感,周平觉得那才是爱。

其实就是一个一心想娶媳妇的人被竹马拐带跑了的故事。

第一章

周平自小就是个哑巴。

周平听得见,只是小时候声带受了伤。受伤以后,周平再和厂区大院里其他小孩一起玩,他一说话,小孩们就笑,开始周平也笑,嘎嘎地,笑的开心。后来周平就不笑了,他觉出小孩们的笑声里,有啥东西特别刺耳,扎得人心疼,原来的笑模样也挂不住了。他想哭。周平一哭,小孩们笑得更欢,还有两个笑躺下了。从那以后,周平便不出声了,问话只点头、摇头,哭笑也都闭着嘴。再后来,周平识了字,他想说啥的时候就写,随身带个小本儿,把想说的话写在本儿上,再拿给人看。太麻烦!有耐心睁眼看着周平掏本儿、拿笔、写字的,只有他爹妈,差不多每次周平拿本儿给人看的时候,都能看到不耐烦的脸,所以周平连本儿也很少掏了。他开始比划。学会了哑语,周平才发现,周围人都会说话,他比划别人不懂。所以不比划了,周平依然哭笑不张嘴,别人问话只是点头或摇头。

周平长到十七岁时,彻底变成了孤家寡人。从火葬场出来,周平抱着爹妈的骨灰一路走回了家。不是没钱坐车,是根本没想起来还能坐车。来时,坐的是火葬场拉尸体用的车,周平想多看爹妈两眼。

一步一步,十几里地,周平从上午走到天快黑才到家。进门后找了个坛子,挺大,原来是他爹盛酒用的。把爹妈的骨灰倒一块儿,连同火葬场送的,防腐用的药一块儿搁里头,用布把坛口封严了,往一进家门正对着的木头桌子上一放,坛子前摆上三柱香,周平跪在桌前,实实地磕了三个头。

头磕了,骨灰坛子也安置好了,周平想着下面该干点儿啥。本来应该先吃饭的。爹妈出事后,周平医院、交通队、火葬场,连着忙了二三天,吃饭的事也忘在了脑袋后头,临去火葬场之前灌了两口凉水,这一天忙下来,竟到如今也不想吃饭。不饿,反倒觉得堵得慌。周平也知道哭喊两声心里准会好受点,在火葬场烧死人用的炉前也酝酿好了情绪。嘴刚咧开,周平瞥见周围人正哀恸,他一张嘴,万一破坏了周围人的情绪,不好。哭不出来,心里更觉得堵得慌。也静,太安静。原来一个人喘气的声音这么大。独自坐了一晚,天蒙蒙亮的时候,周平突然觉得自己挺寂寞。

人寂寞了,就要想办法不寂寞。周平也一样。先给自己找事儿干,刷墙、糊顶棚,擦窗户,翻院子,种丝瓜。十天以后,除了没把自家破平房重盖一遍,其他屋里屋外的全拾掇过了。家里的活儿完了,周平开始找外边的活儿干。给饭店涮碗,帮商店扛货。周平挺乐,不光找到事儿干,人家还给自己钱。商店也挺乐,周平啥活儿也愿意干,而且不计较钱给的多少。就这样,一天一天的,又过了两年。

收藏
完本小说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 只是为了宣传让更多读者欣赏 © 2015 storys.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