丫鬟爱偷欢

菁卿

A A A

体态风流,风华绝代。眉心一点,鲜红欲滴。道深术士细细地看了看她,丢下几句话:“此女面相绝美,天下无二。花艳蝶忙,怕难保玉壁完整,故眉心天生红点。此红点叫处女红,处子身在,而红点在,处子身破,则红点不存。”说完飘然而去。

哇靠,我堂堂的一个医大五好生(好吃,好玩,好穿,好妆扮,好泡美男),竟然因为在众男友的一场混战中穿越了!

穿越便穿越呗,现代美男见多了,正好去古代拽几个美男回现代。谁知老天不长眼,竟让我这个时尚超前的MM附身在一个眉间上有着一块处女红印迹的陪房丫环-雨俏的身上!

老天哪,你这不是成心不让我活吗?你让我守着处女红而看着眼前的美男滴答地掉银线?处女红算个啥?我好歹上完了解剖课,对女人的生理那是门儿清,了不起做个外科手术将那个啥膜重做的不要不要的。

第一章 众男友大战夜半

夜,带着一丝丝的暧昧,纵容着残月往西边倾斜……晨星廖廖,似乎在打着哈欠,明明暗暗地眨着眼睛……

深秋的风,似乎都愿意带上寒冬的凌厉……还未从浓夏浅秋中回过神来的身子,一下子便绻缩了起来……好冷!

“灵……”怯生生的一声,带着一丝蚀人心骨的磁性,还有一点点甜腻腻的味道。

刚从热烈的要榨出人油的迪吧出来的我,肖灵俏,抱紧娇小的身子,转动着短发飞扬的头,对着榕树下的那团黑暗,张牙舞爪地喊道:“滚过来,范梓佟!”

一团黑影迅速地移了过来。远远看去,好象舞动着一片风帆……这傻瓜,老远的就脱下衣服,举着跑过来……

还带着他体温的衣服披在了我似乎是半裸的只穿着镂空吊带裙的身子上……他的衣服太大了,他的袖子太长了……我嘴里咕哝着,嫌弃着,却让那抹温暖在自已的身上肆意地乱窜……

身子不冷了,火气便上来了,跺着脚:“范梓佟,你个大混蛋!你成天盯着我做什么?怕我跑了?怕我跟别人怎么怎么了……”

恶狠狠的语言不停地通过樱桃型的小嘴里飞出,两只虽说是单眼皮,却是大的不能再大的牛眼,象饿狼般地盯着,似乎在探究该从那里下嘴将他吃了……身上的衣服却裹的紧紧的。

“灵,不是的……我是见你穿的少,怕你冻着了……我……”

眼前的这个高大帅气的范梓佟,这个在女生口中颠来倒去反复念叨着的范梓佟,这个无视医学院成堆美女的范梓佟……哼哼,在我肖灵俏面前,他就象只眼巴巴地期待着主人安抚的哈儿狗!

“谁要你来送衣服了?你分明是监视我肖灵俏来了!可惜你来迟了,该发生的事已经发生了,该上演的节目也已谢幕了……你若是有兴趣,改天小姑奶奶带你来,省得你半夜三更的躲在树下扮鬼吓唬人!”

别以为答应做他的女朋友便不知自已姓什么了!范梓佟你若敢与被开除了的那前十二个男朋友一样的德性,成天想束搏小姑奶奶,那就对不起了,肖灵俏可没有怜悯之心,玉手一挥,拜拜吧你,可以走了,与那十二个傻蛋成立个独立排算了……

“真的不是……我真的是怕你冷了……”期期艾艾,在别人面前的那股洒脱与阳刚被秋风刮跑了。

“哼!”我轻哼一声,扭头就走。初战告捷,心花开始绽放……

医大读了二年,有名有姓的男朋友交了一打(当然,无名小卒咱就记不得了,我肖灵俏自来记性不好),总结出一条可以流传千古的真理,那就是男人不能宠,不能给他好脸色(越是喜欢他,你越得摆出一付棺材脸来,当然,这得要有自身的本钱。若长得如无盐一般,鬼都会吓跑,还奢望某个男人会来示爱?幸运的是,我,肖灵俏,老天眷顾,天地神灵保佑,出落的那叫一个美!魔鬼一样的身材,谪仙般的面容,外加上优越的家庭条件,偷偷地说一下,偶是千万富翁的独生女,嘻嘻…….男人嘛,自然趋之若鹜了)……哪怕是面对你芳心蠢蠢欲动的男人,你也必须装得一付无所谓的样子,若既若离。要不老祖宗怎么会说“一个男人不能宠,一只母鸡不能做种!”精典名句啊,可以与孔圣人有得一拼了!

“灵……慢点……灵……饿了吗?咱们去南市吃宵夜吧?”越加小心的话语,透过冰冷的夜风传来,柔柔地吹进我洋洋自得的耳里……灯下的那个前突后翘的倩影似乎更加坚挺了!

看来长达一个月的训练似乎奏效了!范梓佟……被那些没有自尊的女生培养起来的狂妄与优越的自身条件熏陶出来的不可一世的特质,在我肖灵俏面前彻底粉碎了,哦也,肖灵俏又收服了一个优秀的男生!

昏黄的路灯似乎也很同情绵羊似地随着我前后打转的范梓佟,将他的影子覆在我的影子上……哈哈,现实中他总处在我的下风,给他点虚幻的安慰吧……

“不吃!吃什么夜宵啊?你是不是成心让我发胖啊?居心叵测!”尽管肚子早在迪友怀里的时候便开始唱空城计了……刚吞吃了死孩子似的小红嘴还是死硬,要不伟大的妈妈怎么会说肖灵俏是‘三斤的鸭子两斤半的嘴’?咱灵俏姑奶奶可从不输在嘴上……何况决不能让范梓佟的殷勤献成!

“灵,你晚饭才吃几口……肯定饿了……去吃点夜宵吧……那边新开的一家过桥米线,味道好极了……胖点好,灵,你太瘦了……”健壮有力的胳膊,边看着我的脸色边小心翼翼地环上瘦削的肩头。

被人拥在怀里的感觉真是妙不可言,尤其是这么个出色的男孩!

不可以!我英明的、放荡不羁的肖灵俏怎能如此轻易地便当了俘虏?我一扭身,双肩一拱,便钻出了暧烘烘的怀抱,小鼻子一翘,不屑道:“嫌我瘦啊?行啊,那你不赶紧去找公共系的那个胖大妞?她胖,二吨半,抱起来可舒服,可有肉感了!”

想必对我的无理取闹已经有免疫了,范梓佟那张漂亮的让所有男生都想上吊的脸,依旧甜甜地笑着,笑意里含着浓浓的宠溺……“小傻瓜,谁说嫌你瘦了?我是心疼你啊。”右手得寸进尺地盘上了我盈盈不足一尺八的的小蛮腰之上。

纤细的腰部顿时麻酥酥的,痒痒的,好象无数只小虫在爬,在挠……

我平生最怕痒,忍不住嘻嘻地笑了。

见我笑的花枝乱颤的样子,范梓佟胆子肥了起来,冷不丁地一下将我拉进他地怀里,我还没发应过来,他带着香草气息的吻便象雨滴,不分先后地在我的脸上乱吻、乱砸……

温润的唇继续往下探,在寻找它最喜欢驻扎的地方……

润玉般的舌头试探性地伸进了我的樱桃小口,轻轻地触碰一下我的丁香小舌……我的脑袋已是一片空白……竟然忘了狠狠咬他一口!

我已然成了温顺的小女人,傻红着小脸,喘着粗气,那双平日里总是凶巴巴的大眼睛不知什么时候已经轻柔地阖上了,只剩下两排浓密的睫毛虎视眈眈地看着在那个在侵犯她主人的人……

范梓佟越发温柔,紧搂着柔若无骨的娇躯,脸紧贴着脸,让期待已久的舌头在我的嘴里横冲直撞,吮、吸、卷、裹,把在黄网上看到的十八般武艺全用上了……

站在秋风肆虐的清晨,站在微暗的路边,范梓佟他无所顾忌了,心里发着狠……这个小妖精,这个小怪兽,让自已想了整整二十个月,今天终于在她的脸上印上自已的印迹了……向全世界宣告,肖灵俏,现在是范梓佟的女朋友,你们非礼匆视,可以统统靠边站了!

一股酸胀在嘴角处漫延开来……我一下清醒了过来,好啊,你范梓佟的大嘴竟然敢全部伸进我小小巧巧的嘴里,还敢在嘴里玩起花样来……“喂,你在干什么?有你这么亲吻的吗?狗啃似的!我的嘴,那可是我全身最漂亮的部位,嘴变大了你负得起责任吗?”我在他唇上狠狠地咬了一口,然后跳到远处,骂道。

范梓佟刚还沉浸在我的温柔里呢,唇的痛感让他停止了下一步的动作……捂住嘴,一脸的苦大仇深道:“灵,你怎么咬人啊?”

“就咬你,怎么地吧?”我开心的时候,更是会蛮不讲理。

“我把你的嘴撑开了,你把我的嘴咬破了,咱们扯平了。”

想不到平日里总是顺从我的范梓佟,今日经过那么一出,他竟然胆大了,竟敢跟我讨价还价了……

“你的嘴是什么?是狗嘴!而我的嘴,那是天下无二的小嘴嘴,你能跟我相提并论啊?”就骂他是狗嘴,反正他也属狗,不算太冤枉了他!

“好好好,恕小生冒昧了。让我看看,小嘴真变大了的话,我给你做个整形手术,临床专业的愽士生,想必没多大问题。”范梓佟边坏坏地笑着,边又把我抱在了怀里。

身后响起了一阵怪怪的笑声:“呵,好一幅春意盎然的图画!”

我从范梓佟的怀里抬头一看,汗,被我甩掉的三个前男友怎么混到一起去了?

我反手将范梓佟抱的紧紧的,歪着头笑道:“怎么,有兴趣欣赏欣赏?诸位,肖灵俏摆几个难得一见的pose给你们看看?”说着,我已象一条美女蛇缠绕在范梓佟的身上,大幅度地扭动着。

刚被我甩了才一个月的那位受不了了!他白天的时候还到公寓来找过我呢,希望我能回心转意地回到他的身边去……看他哭得面目全非的样子,我烦透了!真是晕倒,一个大男人怎么总是哭哭啼啼的啊……“肖灵俏!”他大叫道,眼眶好象又红了。

“怎么?这个还嫌不够过瘾?那就来这个。”我一心想断了他的念头,便越发放浪起来,在范梓佟的脸上乱舔,乱摸……

范梓佟傻眼了,象一截木头随我摆布……

另二位前男友似乎对我失去了热情,好象看着一个外星人似地饶有意趣地看着我们……

只有他,这个还梦想着我回到他身边去的傻瓜,两眼充血地扑上来拉扯:“灵俏,俏,你不能这样,你是我的,你不能这样!”

我被他从范梓佟的怀里强拽了出来,站在一边,好象与自已无关,双手抱臂,嘴上含着一缕浅浅的笑,那种夺人心魂的笑……

范梓佟不干了,猛地推了那人一把,暴跳如雷:“你哪来滚哪去!灵俏是我的女朋友,你瞪大眼睛看清楚喽!”

“你的女朋友?嘿嘿,还不能作数哦,你是我们的接班人,而你的接班人很快就要来报道喽!”三个人中,不知哪个在放冷箭,冷言冷语。

“你再说一遍?”

“说就说!我们的意思是,你很快便是我们的盟友了,何必这么不友好呢?我们劝你啊,赶紧走吧,省得被这个妖精踹了,掌握主动嘛。有什么舍不得的?她也不是个好货,人皆可夫,你当她是宝贝,其实早就不是处女了,早就是破罐子一个了……哥几个,你们说对吗?”

“可不是?哥们还在你之前呢,却不知处女两字怎么写!”一迭声地附和。

这下,范梓佟历来自高自大的自尊严重受挫,他“嗷”地一声怪叫,冲进嘲笑声里……

谩骂,撕打……顿起……

有着运动员体魂的范梓佟,终究不是满含着妒意与恨意的那三人的对手,很快,他倒在了地上,双手抱住了头……可他们还不解恨,拳打脚踢,将对我的仇恨全发泄到范梓佟这个倒霉蛋的身上了。

总听人说英雄救美,今天我来个乾坤颠倒,美女救帅哥!

我将外衣一扯,露出个俏生生的身子来,一边喊道:“不公平!你们三个欺负一个,我-来-也!”

刚扑到范梓佟的身上,小脑袋瓜子却被哪个混蛋加王八蛋的狠击了一棍……眼冒金星……头晕乎乎的,想睡觉的感觉……一阵强似一阵……波涛汹涌般地袭来……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