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间道

大小钟马

A A A

穷小子楚帅,先赚了一个极品级二奶,却原来是间谍精英,然后,一个大陆女警官凌小杰好有暗恋他,可是,穷小子还有一个比鸟齐飞的原配初恋,还有一个女朋友的死党——小魔女蓝菲,还有……几乎是后宫佳丽如云,不过,一个个美眉都有好神秘的身份,你中有我,我中有你,好不快活……

第一集 第一章 习以为常的“悲惨”?

一个阴晦的早晨……皇海商务职业学院,A13座学生宿舍楼……

二十几个啤酒瓶散乱地歪扭在二楼一间男生宿舍内的墙角,宿舍西窗户下的桌子上还有两只打散啤用的量杯,量杯里尚有三分之一的残酒,几根烟头荡漾在隔夜的液体里,似乎不甘心就这样被人遗忘。桌子旁边是一张上下床,一个赤着上身的男生仍酒意曛炽四仰八叉地睡着,嘴里兀自含混地嘟噜着……

他的一只不知是抹了奶油还是泥巴的脚,无意识地一抬,脚丫子一歪,碰倒了桌子边上的玻璃量杯,嘭——叭!量杯落地碎裂,玻璃渣子肆意地在溅溢了残液的水泥地上崩散。

男生和他的三位舍友仍未被惊醒!

但是,门却突然象要开裂一样地发出了难听地咚咚声,敲门的人似乎不是用手,而是用一种硬物在狠命地敲……用警察术语的话,应该叫钝器的连续撞击。

撞击声响彻在只有十多平方米的房间里。

两张上下床上的暴赤了上身的男生都醒了。

用脚丫子把玻璃量杯干到地上的男生迷蒙着双眼,左手提着松松垮垮的运动短裤,右手习惯性地摸闹钟,一把摸空,他骂了一句:“操,闹钟放哪儿了!”接着,站起身,往前迈了一步。

“啊!”男生惨叫了一声,——他踩到了碎玻璃渣子。

同舍的另三位男生对于这种故弄玄虚的叫声习以为常,互相对视一眼,又齐唰唰地躺回到了床上。

昨天晚上的狂欢太刺激了,四个男生为着两个女生,把半年的生活费都搭进去了……两位维特丽儿艺术学院的女生麦伊和蓝菲,被市电视台选中,成了实习主持人,兴奋地无以复加,巧的是麦伊刚好过十九岁的生日……两座毗邻的以男性公民为主的刚刚从职业中专升格的职业学院和以皇海市富商千金们啸聚的维特丽儿艺术学院的男男女女们,在两座学校后的黑石山上疯狂到了凌晨三点多……刚刚的被敲门声吵醒的男生们,昨夜,在狂欢后,回到宿舍,还意犹未尽,又胡喝了大半桶散啤……

“靠,冷血动物!”脚底板血流不止的男生,咬着牙把一块扎进脚里的玻璃渣子拔出来,冲着门外咆哮:“谁他妈在外头挺尸,再敲,妈的,废了狗日的!”

门突然被撞开了,一个女生闯进来,咋咋呼呼地叫:“楚帅,不好了,蓝菲被绑架了……有人拿枪指着我……”!……!

另一个看似风马牛不相及的地方——大陆东南沿海的香港特区——著名的维多利亚港。朦朦胧胧中,微风轻拂,暖软弯环的海岸线,象是刚刚睡醒的美妇,慵艳地伸着懒腰。

湾仔道上却已经是车水马龙,人来人往。快节奏的香港人,一如往常地在晨曦微明中,开始了新的一天。

卖报!卖报!台湾总统机要金援案,600亿黑洞,美国掮客与政客吞金黑幕!

卖报声此起彼伏!对于刚刚被艳照门大大刺激了感官神经的港人来说,现下的香港似乎又要在狗仔记者队的鼓涌下,喧嚣总统级人物的黑幕了。

一辆黑色轿车停在一个临街的报摊前,车上下来一个矮个的男人,扔下一张大额港币,买走了所有的报纸。

这辆车,沿着公路驰行,象疯了一样,每遇到一个报摊,那矮个男人便下车,花高价买完所有的报纸。

车最后停在了西湾黑角头的一栋别墅前。

矮个的男人下了车,抱着厚厚的一摞报纸急匆匆地往房厅里走,进了一楼客厅,他扔下报纸,忽然歇斯底里地喊:“完了,他娘的全完了,完了!”

房厅的内楼梯口出现了一个女人,俏俏地歪了头,甜甜的声音:“阿义,怎么这么大声,我的湾仔辣鸭头呢……”她看到站在客厅里的她的情夫——扁贝义那一脸绝望的神色,咦了一声,咯吱吱地拖着她的产自日本的木屐,走下楼梯,顾盼着一对天真的眼睛,看着扁贝义,“亲爱的,你吓着我了……”

扁贝义呆滞地摇了摇头,“完了,最后的努力付诸东流了,独进党完了,最后的遮羞布……丑陋……所有的丑陋都曝露了……”

电话突然响了,扁贝义拿起电话,刚听了几句,突然啊地一声,跌坐到地上,两眼直直地象中了邪一样。

缓了一缓,他木木地呐呐道:“菁菁,看看杂志箱,新到的《朝闻周刊》……”他有气无力地拍着地面,“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

……

扁贝义是台湾军情局驻香港站副站长。任这个职务已经8年多了,为了给今年的独进党总统大选造势,早在三年前,就在大陆的深江市发展了两套系的情报网,其独特的手腕令军情局对其特别倚重,近几年的金援外交,多由他和他的贴心部下兼绝密级情人周亚,委托国际掮客来完成。

可是,他没有想到,就在今天早晨,周亚,竟然做出了令情报系统瞠目结舌的举动——她把金援案的操作黑幕曝给了香港一家刚刚因为艳照门而名声大躁的朝闻杂志社,并故意暴露了她的军情局情工人员的身份。

这无疑给摇摇欲坠的台湾总统申阿扁和独进党以致命的一击。还有,他刚刚接到电话,大陆的深江市国家安全局,一夜之间,把军情局设在深江市的情报网连根拔起。

消息是朝闻杂志曝出的。最新的这期周刊,登载的重磅文章就是台湾军情局在大陆经营数年的深江市情报网内幕!

刚才的电话是台湾军情局局长蒋竹立打来的,令其立赴深江市重建情报站,并声色俱厉地严令香港站密查周亚逃亡的地点,并相机除掉她。

“完了,没有希望了,独进党彻彻底底地完了……人也完了……背叛!无耻……卑鄙……”扁贝义仍在神情惚恍地咕念着……

扁贝义的正牌情人,爱吃辣鸭头的盈乃菁惊愕地看着自己赖以委身的,就算刀架在脖子上也不会皱眉头的男人……她绝然想不到,台湾军情局竟在一夜之间,地震了,曝出了史上最令人瞠目结舌的情报门丑闻……盈乃菁亦是军情局香港站成员。她的公开身份是东诚贸易公司总经理助理。东诚公司其实就是军情局香港站的总部。

盈乃菁回过神来,走到门口,打开防盗门,从门外的报箱里拿出《朝闻周刊》,翻开,——看到那一长串的台湾军情局秘密在大陆发展的情工人员名单,惊得她几乎站立不住,勉强靠住了身后的门。

……良久,她无奈地摇着头,拿起墙上的电话,拔了东诚贸易公司总经理沈力的手机号码。手机接通了,却没有人接。

她又拔通总经理家里的电话。接电话的是女佣人。女佣人说,沈先生在后花园晨练呢。东诚公司总经理沈力的真实身份是军情局香港站站长,香港情报站及大陆的深江市情报站都归他统管。盈乃菁担心的是这位手眼通天的情报要人出什么意外。

听到佣人的回话,盈乃菁长长地叹了一口气,“香港站不要再出什么事了……”她嘟哝了一句,走到仍坐在地板上发呆的扁贝义身边,轻轻地抚着情夫的头,“好了,阿义,一切都会过去的,会过去的……”

盈乃菁搀扶着几乎要瘫掉的扁贝义,慢慢往楼上走。他们刚走了四五阶楼梯,忽然听到一阵悉列索落的玻璃碎裂声。

别墅东厅——四扇落地玻璃窗,爆出了几个大洞,五位持枪的蒙面人以枪战动作片的爆强姿势,闯进了扁贝义的这栋私人别墅!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