疯狂的剪刀

1、粉碎

房间里没有开灯,从窗口潜入的月光落在不停张合的剪刀上,闪动着刺眼的白光。

“别赌气了,快出来吃饭吧。”母亲疲惫的声音从房门外传来。

张先停下手里的动作,将剪刀放到了一边,伴随着肩膀的抽动,他的眼泪无声滴落在那张升学考试成绩单上。

母亲还想说什么,却被父亲抢先,父亲剌耳的人嗓门吼着:“考出这种成绩,要怪也只能怪你自己!”

父母的脚步声和叹息声渐渐远去,张先头脑一片空白,握起剪刀将成绩单剪成了碎片。只听“咔嚓”一声,紧接着锥心的刺痛传来,他这才回过神来,扔掉沾染了鲜血的剪刀,按住被剪开一道口子的手指。

看着手指上不断溢出的鲜血,再看看满地的纸屑,张先终于呼出一口气,自嘲地笑了笑。自己能粉碎的不过是一张纸,而不是已成定局的事实,生活和梦想还要继续下去,哪怕只能上九流高中,也要说服父母让自己继续读书。

嘴上说了狠话的父亲还是找来房间钥匙,端着饭菜走了进来。他放下饭菜,边去按电灯开关边嘀咕:“黑漆漆的也不开灯,一次考试失败你的人生就只剩下黑暗吗?又不是非得读高中读大学才有出息,我看出来打工也行。”

父亲的话让张先心里凉透了,更觉得手指刺痛难忍。跟着进来的母亲看了儿子一眼,惊呼着跑过来查看他受伤的手指:“别听你爸胡说。只是没办法出高价送你去重点高中,普通学校的学费我们还负担得起。傻孩子,这是做什么啊?”

张先接受了父母的安排,人读了离家最近的三中。虽然他一听到“三中”便觉得浑身起鸡皮疙瘩,学风不好,教师水平也不高,更重要的是,那里是张先最不想再靠近的诅咒之地。他借口去可住宿的四中更能安心读书,但父母告诉他,他们无论如何也没办法再支付住宿费用,单是学费就很吃力了。

如果不接受这样的安排,很可能连书都没得读,要被迫放弃梦想去打工。这样的现实仿佛那把染血的剪刀,一张一合地慢慢靠近张先,似乎要把他剪成碎片。无奈之下,张先只得同意入读三中。

“唉,偏偏是这鬼地方。”入学这天恰逢阴雨,让人心生冷意,张先望了一眼寒碜的校门,不禁在心里叹了口气。也就在这个学校门口,杨洁说好要带自己去她就读的重点高中参观,却失约了,害自己空等了老半天。第二天就听闻当天三中有女生被杀害,就死在教学楼里。而那天爽约的杨洁,后来再也不曾出现。但杨洁是重点高中的学生,跟自己约在三中门口见,只是因为家住附近吧?

当然这只是张先的推测。说起他和杨洁的关系,也不过是偶尔在图书馆遇见,看到她穿着自己最憧憬的重点高中校服,便向她打听升学考试要点和重点高中的教学情况而已。后来继续碰面,是因为张先没有多余的钱买学习资料,几乎每天放学和周末都固定到图书馆去,而杨洁也经常出现在那里。

突然有一天,杨洁提出要带张先参观她的学校,还和他约在三中门口等。结果就在张先等待杨洁的时候,身后不远处的教学楼里,有一个女生被人残忍地杀害了。一想起这儿,张先就浑身发抖。幸好那天没人看到他出现在三中门口,也幸好杀害女生的犯人没发现他,否则,他不是被当成嫌疑人就是一起被杀掉了。

张先还望着三中的大门发呆,身后突然传来剌耳的尖细女声:“啊,你是?班长!”孙小雨边大声喊着“班长”边跑到不知道该用什么表情回应她的张先面前。

家境富裕,总是一身名牌到学校炫耀个不停的孙小雨,成绩却差得惊人,每次考试都是年级倒数前三。虽然初中三年都在一个班级,但张先没怎么跟她说过话,倒是孙小雨常常有意无意地在张先附近出现,每次都高声炫耀着新买的MP4、手机或名牌手表。竟然和自己曾经鄙视的人就读同一所高中,张先看着不顾他的难看脸色,叽叽喳喳说个不停的孙小雨,心中十分不快。

孙小雨涂抹得过于红艳的嘴唇飞快地张合着:“真没想到班长你也到三中来读书,这叫什么呢?对了对了,缘分。不过班长你已经很厉害了啦,我能进这所学校,还都是靠老爸给校长塞红包的。哈哈,你知道我考了多少分吗?估计是全市倒数前三名,哈哈……”

孙小雨上下翻动的红唇在张先看来就像是一把沾满鲜血的剪刀,“咔嚓咔嚓”,一下下剪开了他的心,把他极力想隐藏的羞愧和不甘剖开,把他的尊严撕得粉碎。

2、无嘴怪

孙小雨一直跟在张先身后,开口闭口“班长班长”,叫得张先心烦。更倒霉的是,他竟然和孙小雨分到了一个班级。

“太好了,班长!我们又可以同班了,以前是同学,彼此熟悉,有个照应真是人好了。”孙小雨故意提高的嗓音里带着张先无法理解的骄傲,她边喊还边对张先眨巴着眼睛。

以第一名的成绩进入三中,长相俊朗的张先并不知道自己已经成为三中不少女生暗恋的对象,孙小雨却非常清楚张先有多受欢迎。可惜这个书呆子心里只有学习,完全不把女生们的明示暗示当一回事,努力想靠近张先却屡碰钉子的孙小雨曾无奈地想,张先是不会对任何女生动心的。可就在初三毕业前,孙小雨偶然看到张先和一个穿重点高中校服的女生并肩从图书馆走出来,两人看起来关系不错,有说有笑,张先望着那女生的目光分明不同!

就因为对方是重点高中的学生,是优秀的女孩?

现在张先和自己一样进入了三中,在这种学习氛围散漫的九流学校,他还能一心专注升学吗?他还敢奢望得到优秀女孩的眷顾吗?

孙小南看着被自己缠得不耐烦,皱着眉头转身大步往教室走去的张先,再看看身边那些女生们羡慕和嫉妒的目光,心里是满满的得意。

新生人学后最关心的问题7己非就是学校领导和老师们的传闻,各种小道八卦消息,而整个三中最热辣新鲜的话题无疑是不久前发生的女生在厕所被残杀的事件。那些高年级的学生似乎也以能向新生介绍学校的离奇杀人事件为荣,一下课便马上到高一年级教室来“探望”学弟学妹。

新生们好奇地凑到学长学姐们身边,不知道是谁先开的口,直接就问起大家最关心的问题:“凶手抓到了吗?”

“抓不到的吧,八成不是人类干的。”一个学长摆了摆手,一副无奈的样了。旁边的学姐马上推了推他:“后来不是有人看见了吗?说是一个没有嘴巴的怪物。哎,想起来就浑身鸡皮疙瘩。”

“听说死得很惨,到底怎么个惨法啊?”

为了避免引起学生的恐慌,校方和媒体交涉过后,媒体最终没有把女生被害的详细情况报道出来。

学长刻意压低声音:“说出来准把你们吓一跳。那女生的嘴巴,不见了!”

“啊!!!”新生们纷纷尖叫起来。

张先冷冷瞟了一眼那些人惊小怪的家伙,他们脸,上分明挂着兴奋的笑容,并非是真心害怕,只是配合装神弄鬼的学长学姐罢了。他的目光在咯咯笑着的孙小雨身上停留了几秒,她看起来特别乐在其中。

“那,那女牛的嘴巴,应该说嘴唇,在,在哪儿?”有人吞吞吐吐地问道。

高年级的学生们互相望了望,都摇摇头。有人说被冲进厕所了;有人说曾经看到那女生被剪下来的血红色嘴唇在女厕所镜子里一闪而过,仿佛还在喊着“救命”;也有人猜测是被那个没有嘴巴的怪物安在自己脸上了。

“总之那问女厕所你们最好别去了,要去也最好结伴去。”上课铃声响起,高年级的学生陆续起身回自己教室,离开前还不忘一脸诡异地指了指走廊尽头的女厕所提醒新生们。这一层原是高二年级教室,出事后无人愿待,学校就安排给了不明就里的高一新生。

张先对那些事情没有兴趣,此刻他已经被刚拿到的新书深深吸引了。他如饥似渴地埋头看书,眨眼便过了放学时间,等他从书本中抬起头,窗外已经残阳两坠,眼看就要天黑了。

张先收拾书包走出教室,教学楼里早已人去楼空,空荡荡的走廊里只有张先一个人的脚步声回响着,在要走下转角楼梯之前,他猛然发现,附近就是发生了命案的女厕所!

女厕所的木门虚掩着,从缝隙望进去,混沌一片,仿佛吸入的黑洞。张先不自觉地朝女厕所门口移动着脚步,就在他伸手要触及那扇门时,“吱呀”一声,门从里面打开了,一张略显苍白的脸惊讶地对着张先。

见张先一副吓呆了的表情,从厕所出来的女生脸颊微微泛红,她指了指手里的书包解释道:“我刚自修完,吓到你真抱歉,不过,这里是女洗手间。”然后义抬起纤细的手指了指另一头,“那边才是男生使用的。”

张先动了动嘴唇想解释,却又不知道该说什么。难道说自己是想看看女厕所里是不是真的有没嘴巴的怪物?

“是我该道歉才对,真对不起,再见。”张先匆匆向女生低头致歉,转身想下楼,却被喊住了:“请问,你是刚入学的张先同学吗?”张先回头一脸疑惑地望着女生,不知不觉间,月光代替了日光,温柔地落在女生脸上,她淡淡的笑容显得分外美好。

张先没想到,自己竟然误打误撞认识了三中现任学牛会会长刘娅芳,她也是连年保持年级第一的模范生。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