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可言说的爱

光飞舞的盛夏,爱情如同热潮将人深陷。

是他率先以爱之名将她禁锢,所以她才会一次又一次的费尽心机,从他身边逃开。

可是她忘记了,那个樱桃树下俊美的少年,已然成为最坚韧的藤蔓,将她柔软的心紧紧的纠缠。

终究有一天,亲缘的面纱被揭开,一切忽然还原到阳光下的美好。

可是在折磨和痛苦中彼此伤痕累累,再也回不到那樱花飘渺的初见、云淡风轻的相拥。

习惯逃避的她和已经筋疲力尽的他,还会继续走下去吗?

第1章

“姐,开门……开门啊……让我看看你,看一眼就好……”不知道是多少次了,他在外面苦苦的哀求,而我只能躲在门之后,无数遍的默念:“别爱我,小煜,别爱我……”

“姐,你真狠心……你这样逼我,我会疯掉的……”他声音里带着哽咽,更多的是绝望。

明明知道没有结果,却还是要一意孤行。难道我就可以顺着你的意吗?只怕你没有疯,我便已经疯了。

良久,拍门声渐渐的低了下来直至无力的消失,我听到他离开时沉重的脚步声,心痛得无法呼吸。仿佛他每走一步,都狠狠的踩在了我的心底最柔软的地方。

风骤起,掠过白色的窗帘,露出清晨的日光。

新的一周开始,我和往常一样的上课,生活,沉默。独自在众人的目光中踱步或者安静的坐在河边的长椅上看书。

杨柳风柔柔的吹过我的脸颊,白云轻柔的飘荡,天空是纯净的蓝,树影绰绰,在一片明媚中摇曳。我知道活着是一件难得又幸福的事情,至于快不快乐,那便不要去想了。

仰望天空的时候,我对自己说,这样就足够。

爱如浮云

情易云烟

抓不住丝缕

快乐与幸福

不是我所可以追求

为不被暗夜之花所吞噬

甘做寂寞的奴隶

比起在黑暗中沉溺

我更愿跪在阳光之下

我叫苏妍,其实我本名叫苏熙妍,因为父母的去世,我把中间的那个熙字去掉了,我觉得这个熙字我已经无法拥有了,念到它会让我悲恫不已。

改名是自作主张,叔叔知道后很生气,我是苏家这一辈的老大,虽然名不副实,可当年爷爷给取的熙,有光明和乐的寓意,后面的弟弟妹妹都随了这个字。

现在我不能因为自己不想要了,就把这个名字丢弃。

我对叔叔说:“叔叔,我已经没有和乐的权利了,所以请让我有改变自己名字的权利吧。”叔叔默然。

叔叔其实一直很疼我,从前我也喜欢他,但是因为父母的意外,我对他有了新的看法。

父亲和母亲在一次陪爷爷出游的路上遇到了车祸,三个最亲的亲人都没有逃脱死神的掌心。

这是灭顶的巨浪,打得我浑身都是伤,一痛就是一生。看到父母亲的遗体时,我便晕了过去。

醒来的时候发现,小煜拉着我的手,趴在床边睡着了。

他黑色的头发闪着丝绸般的光泽,微蹙的眉间散发着淡淡的忧愁。察觉到我醒了,他修长的睫毛扇了几下,睁开眼睛,望着我微笑。那笑容,犹如黑夜里飘落的樱花,让我又流泪了。

第一次如此清醒的受煎熬,五脏六腑全部都绞在一起的痛,撕心裂肺。

我拒绝吃饭,每天只喝几口粥。叔叔和姑姑们,要为爷爷还有他们的哥哥嫂子准备后事,无瑕顾及我。

只有弟弟妹妹急得跟热锅上的蚂蚁。他们却也逼不得我,因为我从来都是最倔强的。迫不得已的时候吃了一点,却又都因为恶心吐了出来。

小煜说:“姐,你在折磨自己,也在折磨我们。”

我只是漠然的转过脸去,两眼无神的望着前方,把自己封闭在一块小小的天地里,不说一句话。耳旁似乎还有妈妈温柔的话语,还有爸爸和蔼的笑容。

一想到那日他们临走时说:“妍妍,过几天我们一起陪妈妈回国哦……”我心里就好激动,只要等在这里,我就还可以和他们在一起。

可是我等啊等,等了一个星期,等了十天,等了半个月,他们还没有出现。我知道我太过于依赖他们,可即便如此,他们也不该丢下我啊。

心好痛,痛得让我想拿一把刀扎进胸口。

小静用勺子把咸粥送到我嘴边,我只是抿着嘴闭上双眼。

她哭了,先是抽泣而后放声大哭:“哥哥站在姐姐的房门前偷偷的哭了好几次,小静看了特别心酸。姐姐失去了舅舅,舅妈,可还有我们啊……我们若是失去了姐姐,会如同姐姐现在一样伤心的。”

她本是一个天真可爱的少女,晶莹的泪花从她的眼角滑落,竟如此美丽,宛如梨花带雨。

我以为我已经没有眼泪了,可是听完她的话,泪水还是止不住的顺着脸颊滑下,在白色的被头上,印出大片的暗色圆晕,好似我潮湿发霉的心。

我抱着小静用力的哭,大声的哭,浑身颤抖,不能自已。连日来郁积在心的哀伤,犹如爆发的洪水一般,无法遏制的随着眼泪倾泻。有沉重的冰石压在胸口,绞得五脏六腑纠结着痛,恨不能立刻死去,免受煎熬。

小静轻柔的抚着我的背,我亲爱的小妹妹,她说:“姐,我们都爱你。”

有人开门进来,我抬起头,满脸是泪。

小煜红着眼圈望着我,在微笑。我也笑了,凝视着他黑色的眼睛,被泪水迷蒙。而后小静也笑了,笑得躲进哥哥的怀里抬不起头。

事隔一个月,我终于从床上爬了起来,拉开窗帘,才发现自己错过了最活泼的夏日。小静要开学了,她还是个高二的学生,随着姑姑离开了洛市,回到相距千里的西阳。

庭院里的樱桃树上,缀着满满的快要成熟的樱桃,那小小的青涩里带着红晕的果实,让我的双眼也变得清亮起来。

“姐……”小煜进来了,手里端着一杯果汁。我回头对着他微笑,我真是个让人操心的姐姐。

“你会好好的吗,姐?”他的声音里还带着担忧,忽然伸手搂住我。我微微愣了一下,继而又释然。我们姐弟一直很亲密,就像是亲姐弟一样。

“嗯,会的。”我轻声的笑,头靠在他的胸口,听到他的心脏在有力的跳动,身体散发着氤氲的青草香。

从前的小男孩现在也已经长大了,嘴唇嫣红,脸庞白皙,比我整整高出了一头,微笑起来双目会弯成皎洁的新月,有着少年独特的清朗。

“小煜高三了吧,会越来越辛苦了。”我问。

“嗯……有你在,就不会辛苦。”他低头看着我,淡淡的笑,笑容里有一种说不出的明媚柔软。

“呵,我大二也许课会多了,可不能陪着你看书了……你要自觉才好。”我又拿出了姐姐的架子来,其实小煜根本不需要我来督促,他在学校一直是出类拔萃的学生。

“嗯……喝果汁吧,午饭我让佣人拿到你房间里,我们一起吃。”小煜把果汁递给我,我笑着摇头,“下去和叔叔、婶婶一起吃吧……好久都没有见到他们了……”

小煜的脸色有些微微的变化,冷冷哼道:“姐,你想他们会在家吗?”是啊,叔叔忙着赚钱,婶婶忙着交际,我一直都知道。小煜的爸爸妈妈在身边,却形同虚设。

我见他不开心,伸手挠挠他的头发笑道:“那我们就一起吃,在大阳台上,还可以看到外面的风景,还可以吃樱桃,好不好?”

“好。”他笑了,拉过我的手怔怔的望着我,乌黑的眸子犹如黑色的玛瑙,有些不明不白的光芒在眼中闪耀,我的心里忽然生出异样的感觉,那样明亮的黑眸,我竟不敢去看。

我身体还是太虚弱,站了一会儿就觉得难以支撑,便又靠着藤椅坐下了,上午的阳光是如此的美好,明媚里透着暖意,绿色的枝叶在微风中轻轻的摇晃,因为炎夏已经被我遗忘在脑后。

我轻轻的闭上眼睛,深呼吸,想象这自己把胸中所有的郁闷像鱼儿吐泡泡一样的吐掉。咕噜咕噜,咕噜咕噜,全部吐掉。

“姐……我……”感觉有手指在触摸我的脸颊,犹如温柔的春风,我睁开眼睛笑道:“对了,小煜,明天下午你会去打篮球吗?我想看看……”

“好。”他愉快的答应,指尖停在我的唇边,带着微微的凉意。

忽然“咣啷”一声,似是瓷器落地的声音。扭头看到新来的小女佣正慌张的拾起地上的碎片,她不小心把盘子打破了。

小煜皱起好看的眉头,目光冷然,脸上隐隐显出不悦。

那个女佣更慌了,看着我们眼神闪烁不定,小煜还未开口,她便絮絮叨叨的说父母生病了,需要钱治疗,自己只是不小心摔碎了盘子,请少爷不要辞了她,好不容易找到的工作,不想丢掉。

我忽然感觉浑身无力,头晕得想吐,连站起来的时候心都在狂跳,“砰砰砰”的仿佛要蹦出来一样。

父母二字,我还是听不得啊。

“姐,你怎么样?脸色怎么忽然发白?”小煜紧张的扶着我,我指指阳台的白色咖啡桌,我想去那里坐,不想看小女佣鬼鬼祟祟的神情。

“你让沈管家去找医生,然后领了工资离开。”小煜冷着脸对那个年轻的女佣说,她张了张嘴还待说些什么,看到小煜冷若冰霜的目光,只能低着头出去了。

“不要医生,我想我是饿了。”我望着外面斑驳的树影红着脸笑,揉揉肚子,眸子一点点的垂下来。

站在阳台上轻轻伸手,我就摘到了一串可爱的樱桃,有些画面在脑海里浮现,有些心酸但是我很快调整了情绪,转脸笑道,“小煜,让人把樱桃采下来,我给你酿樱桃酒喝好不好?”

“好,不过要等你身体好了才行……你确定你现在没事了?”他怀疑的看着我,伸手要来摸我的额头,被我一把抓住。

“小煜,从前妈妈经常做,爸爸一直说好喝。当时我好谗,可是妈妈说什么都不给喝,她说虽然是樱桃酿的酒,小孩子还是不可以喝……然后我就闹别捏,妈妈把所有的樱桃都拿来酿了酒给爸爸喝,我一个樱桃都吃不到了……我说妈妈坏,要爸爸不要小妍……”话到了最后,只剩下低低的哽咽。

妈妈真的很坏,要爸爸不要小妍……

“我会一直在你身边的,姐……”小煜说这话的时候像个天真的孩子,黑色眸子里清晰的映出我眼中的点点光芒。

收藏
完本小说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 只是为了宣传让更多读者欣赏 © 2015 storys.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