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娘

安瑾萱

A A A

前世为母报仇,她拼尽全力,不惜手染鲜血,鱼死网破。 当重生而回,她终才明白,生命的价值并不在于复仇。 这一世,她是元娘,元为新生,元为初始,她要如海棠明艳绚丽,必当骄阳盛绽,活出精彩!

第一章 背叛

最近京城发生了一件令人震惊的事,宁平侯夫人赵氏将继母王氏约去清凉山,后将其残忍地杀害。宁平侯的爱妾,亦是王氏的女儿,得知此事后震怒之下将亲姐姐告上了衙门,要为生母讨回一个公道。

虽然这件事的真相尚未有定论,但因为宁平侯夫人与继母素来不睦,俨然已经成了老百姓茶余饭后最热衷的谈资。

北风呼啸地吹着,雪花如鹅毛般簌簌飘落,随着劲风漫天翻卷,模糊了前方的路途。

亦萱由两个丫鬟搀扶着,一袭正红色的八团喜相逢厚锦镶银鼠皮披风在这漫天冰雪中显得格外的刺目,穿着木屐的双脚深一脚浅一脚地往前方走去。

风就像利剑一样刮着人娇嫩的脸蛋,那簌簌的雪花落在人的头发上,衣服上,更是透骨的寒冷。

研碧紧紧扶着亦萱,眸中露出心疼和担忧,她紧了紧亦萱的披风,拉过她冰冰凉凉的手,哽咽道:“夫人,真要去吗?”

亦萱似是嘲讽地笑了笑,微启唇,淡淡道:“与其等府尹大人亲自来侯府请我,不如我先去拜访。”

她的双眸无波无痕,如亘古不变的千年古井,望着那看不到尽头的前路。

这场大雪整整下了五天,将京都染成了一片白色,明明是明亮的色彩,她却觉得四周一片昏暗,不见一丝光亮。

芮旭的眸中闪过一丝挣扎,她握紧亦萱的手,冰凉的刺骨寒意渗透到她的体内,冻得她一个激灵。

“夫人,无论如何我们都会保住你的!他们没有证据,不会拿您怎么样的!”

芮旭的声音铿锵有力,似是下了很大的决心。

亦萱转头看了看她乌黑发亮的眸子,心中微微酸痛,如玉般的手指将两个丫鬟的手攥的更加紧。

她们三个都知道,此次这一去,怕是再不能回来了。

可是她不后悔,她不后悔自己所做的一切!若要上天再给她一次选择的机会!她定也会做出一模一样的决定!为了母亲,为了报仇,她别无他选!

坚定了决心,纵然前方的路再难走,她也要一步步走下去,不会让自己临阵脱逃。

到达府衙门口时,早有人在那里等着她。

赵亦柔披着桃红色妆缎狐肷褶子大氅,头发被寒风吹得凌乱不堪,脸色极尽苍白。

她的身后站着芝兰玉树般的男子,看到她出现,瞳孔微微紧缩,原本清冷的脸上露出一片痛心和失望。

“赵亦萱!你竟自己来了!”尖锐忿恨的声音在耳边响起,赵亦柔脸上一片狰狞狠辣,看着她的眼神似要将她千刀万剐。

亦萱凝眸看着她,眸中全是森冷和不屑,她启唇,嘲弄道:“我不来还等着你叫人去抓我?赵亦柔,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存的心思,你是恨不得我逃,这样你才可以光明正大地要我死。”

王丽盈的死,赵亦柔根本不可能找到证据,她这么做,无非是想借官府的手弄死她罢了!

可就算是死,她也绝不是这样去死!

看着赵亦柔瞬间扭曲的苍白面容,她冷笑一声,再也不看她一眼,转身朝前走去。

“亦萱,真是你做的?”身后传来男子冰凉的语声,带着浓浓的失望和哀痛。

她的脚步一顿,沉默片刻,终究没有回头。

已经回不去了,再多的解释也无济于事,在他娶了赵亦柔的那一刻起,她对他,早已经心寒如冰了。

沿着府衙长长的青石方块走道,看着那样威严气派,让人腿软的建筑,亦萱的心却是异常平静的,早不像多年前第一次来时那种又怕又愤的心情。

当年她查出了母亲死亡的真相,因为愤怒,便不管不顾地来府衙告状伸冤,结果不仅没有伸成冤,还反而搭上了自己的名声,落了个蛇蝎心肠的毒妇名声。

可是如今,同样的地方,同样的场景,不同的是她从原告变成了被告,当初那个杀人犯变成了受害人。只是不知道,结局是不是还一样,她是不是会继续落得一败涂地?

想到这儿,亦萱惨淡地笑了笑,就算她赢了又如何?一切都回不去了,从那个女人出现的那一刻开始,她所有的幸福便全都毁了。

“安氏亦萱,有人告你谋杀继母,还企图杀了这几个丫鬟灭口,你可认罪?”跪在堂前,府尹的厉喝在耳边响起,尖锐刺耳。

“认罪?”她抬眸看着那几个赵亦柔找来的丫鬟,唇边露出讥讽的笑,望着人的眼眸深得一望无底,波澜不惊。

“我为何要认罪?就凭这几个丫鬟的片面之词?府尹大人,欲加之罪何患无辞,找几个人做伪证,这些您不是最清楚吗?”

嘲讽的声音凉凉倾斜而出,好似冬日结冰的湖面,看似无波无痕,实则噙含蚀骨寒意。

还以为这是三年前吗,纵使她找到了王丽盈杀害母亲的证据,却依旧被人死死地踩在脚下,无法喘息!

这一次,她不会再让自己像案板上的鱼一样任人宰割!

府尹大人显然被噎在了当场,一张脸青红交加,异常难堪。

亦萱勾唇轻笑,眸带讽刺,冷冷地看着府尹,继续道:“那日威远将军恰好也在清凉山上,我没有杀人,他可以为我作证!”

众人闻言,皆是一惊,威远将军是谁?那可是皇上如今最器重的人!他文韬武略样样精通,不仅能领兵打仗,更是足智多谋,睿智无双!如今新皇能身登九五他亦是立下了汗马功劳!传言皇上已有意封他为王,是所有重臣竞相巴结的对象!

这样一个权倾朝野,呼风唤雨的大人物,岂是他们能召之即来的?

赵亦柔捧着金珐琅九桃小暖炉的手渐渐收紧,指关节微微泛白,脸孔狰狞扭曲。

“姐姐真会开玩笑,威远将军政务繁忙,岂会为了你亲自跑一趟?姐姐……”她水眸微转,一丝阴狠从中划过,轻笑道:“既然这些丫鬟姐姐怀疑是被收买,那姐姐自己的丫鬟呢?她们可是对姐姐忠心耿耿,想必是旁人收买不得的吧!”

亦萱冰冷的眼神朝她看去,可以清楚地看到她眸中的忿恨和得意。

“我们自然知道实情,实情便是赵夫人的死纯属意外,与我家夫人没有一丝一毫的关系!”研碧本来害怕,被逼到绝境却生出了一股孤勇,豁然抬头迎向赵亦柔,坚定决绝。

“光凭你片面之词岂能令人信服?芮旭,你说,赵夫人到底是怎么死的?”

她这一句话令所有人的目光都凝聚到芮旭身上,亦萱亦转眸看去,眼神透着股冷意。赵亦柔不傻,若没有把握,她不会做这样无谓的纠缠,只怕是……

指尖微微一抖,她看着芮旭不断颤抖的身子和越埋越低的脑袋,心中升腾起一股不祥的预感。

“芮旭姐姐,你怕什么?!夫人没有做过就是没有做过,我们问心无愧!”研碧皱眉嚷道,她不明白为何比她胆子大比她更勇敢决绝的芮旭此刻却如此慌张?

芮旭浑身一个激灵,猛地抬起头,却已经是泪眼朦胧,脸上湿了一片,眸中的挣扎和愧疚清晰可见。

“芮旭姐姐!”研碧也心生不安,仓惶叫道。

芮旭撇开脸,不敢去看她,声音透着股清冷,道:“研碧,对不起,我不是你,我没有办法昧着自己的良心撒谎。夫人她,确实杀了人。”

随后又对着亦萱重重磕了一个响头,决然道:“夫人!奴婢对不起您!”

亦萱只觉得一瞬间如坠冰窖,浑身发着寒。

她之前就奇怪赵亦柔怎会知道当日清凉山上的事儿,却原来是因为这样!

“这是我家夫人和清凉寺小僧互通的信件,里面清清楚楚写了夫人的安排,奴婢不敢撒谎。”芮旭从怀里掏出一沓信件,声音虽然颤抖,却透着果敢和决绝。

亦萱看着芮旭决绝的脸,想起她刚刚还信誓旦旦地对她说“夫人,无论如何我们都会保住你的!”

门外的轻阳透过薄透的宣纱斜斜洒了进来,夹杂着风雪,衬得芮旭脸上的愧疚和惨淡格外的讽刺。

“安氏亦萱,你还有何话说?!”

府尹的色厉内荏,证人的言之凿凿,信件上的白纸黑字,都让她辩无可辩,毫无退路。

亦萱微微闭了闭眼,敛下心中奔腾的怒火和愤恨。

早就料到会走到这一步,赵亦柔既是想要她的性命,定不会无功而返,她下定决心来到这儿也是没有打算回去。

鱼死网破又如何?为了报仇,她可以舍下一切!

只是,没有料到芮旭的背叛,虽然那颗心早已经坚硬的如同磐石,但芮旭的背叛还是生生在她的心上剐了一刀,呼啸的寒风贯穿而入,不痛,却冷得冰寒刺骨。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