奴之篇·欲奴

呆小乖

A A A

☆、欲奴-(1)

辰阳国本是个神所眷顾的国家,因为靠近山林所以本身就有自然的资源再加上人们各各都各守本分,安居乐业,所以陈扬国从一个小国家慢慢转变成了这大陆上人人所知的强大国家。

宙月国本身就一直是个强盛的国家,在这大陆上宙月国的领土就占了一半,他们霸道,强悍,喜爱掠夺,再加上辰阳国的兴起,让宙月国又再起了掠夺的念头,所以战争就随之而来……

辰阳国第二大城—锦城

「哦~你知道吗,大将军要回来了呢!而且听说会先回锦城的宅邸ㄟ!!!」

「什麽?可是站是不是还没停止吗?为何会回来阿?」

「哼~我又不是将军,我又怎麽知道,我也是听我那当官的老爹说的ㄚ?真是的….」

热闹的街上有几个胯下子弟在讨论今日所得到的小道消息,他们不时走走停停,只是这名男子突然一致的望向一芳,好似看上了啥好东西!

「喂~那女孩长的还蛮标致的!」一名男子说。

「你又没看到她全貌何来标致阿?」另一名男子说。

「那咱们去看总行了吧!?」

接著几名男子一同走向头始终低下的女孩,她的手上还拿了了白布条,上面写著『卖身葬父』几个大字。

那群男子走向女孩,把她包围住,其中一名男子说:「你要卖身葬父?最起码要让我们看看你的容貌阿?」

一声调侃的声音在柳琴清的头上说出,她抬起头来望向包围著她的男人,那些男人各各猥祟看像琴清,另她感到害怕。

「你看她长的多标致阿?你看看我说的没错八?应该14,15岁吧!」说著说著男子他把手伸出摸了女孩的脸蛋

柳情清下一是往後退,惊慌看像那些男人,眼里充满无助,泪水就在眼框中打转!

「真不知她的滋味是如何的,嘻~」一名中年男子露出了淫邪的笑容

「对阿~」那些男子也跟著附和著,接著望向女孩,彷佛女孩是个待宰的羔羊!

柳琴清把头低下,让人看不清她脸上的神情,她非常的认命,只要有谁能帮助她,帮她把爹爹给葬了,那人叫她做牛做马她都愿意……

「喂~小妞,要多少钱ㄚ?」此时男人们都竖起了耳

「五……五两」她回答道

「那我给…..」

「不!我给,这妞我要了!」

「你们都别想!这妞我要定了」

「我可是要娶回家当小妾的!」

此时吵闹声在整个大街上响起,有人甚至为此大打出手,使街上混乱不已

而此景都被『锦福楼』上的人给看入眼……

『锦福楼』是锦城上最大的酒楼,去的人都非富即贵,此时锦福楼已被一人全部包下,那人就是刚打完仗,归国的大将军—君乐天

「将军您看看多夸张ㄚ?为了个孤女大打出手!哈哈哈~」他的从小到大的贴身侍卫—利扬,边说边灌一大壶酒,看起来有些醉……

「不!不夸张,那到要看看那孤女长啥模样了!」君乐天嘴角微微上扬,还有不轻易查觉的邪恶神情,这只有从小到大在她身边的利扬知道,那是他对一样『东西』感兴趣时所漏出的神情,但往往那些『东西』都不会有啥好下场,就和他对女人一样!

「将…将军…不要!可恶!~来不及了」利扬想阻止,可是君乐天以行动了!

接著就看见锦福楼上,有一名男子使出上等的轻功飞下,他从容不迫的踩在每个人的头顶上,然後飞向柳琴清的方向,到了他的目的地之後,他一翻转落地,许多赞叹声此起彼落,而那些正在打斗的男子纷纷看向君乐天,眼神充满著敌意!!!

「欸~也别那麽出风头吗!!」利扬在楼上懊恼的说

君乐天不理那些男人的眼光,转身望向头低低的女孩,说:「头抬起来让我看看你的容貌?」

琴清听到这美妙磁性的嗓音,不由自主的望向出声的人,她眼中因刚刚的害怕所以积满著泪水,再军乐天的眼里她看起来就像一支惊慌的小白兔,十分惹人怜爱,再加上她长的很标致,细细的柳眉,水汪汪的大眼睛,小而巧的鼻,美丽的菱唇……,这让他的心有著保护的念头…..

柳琴清从来没看过那麽俊的人,他有双看似老鹰班锐利的眼,高挺的鼻梁,为薄的嘴唇,在加上刚毅的脸,行成即俊朗的脸,他的身材高大紧实,站在大街上的鹤立**群……

接著他说出惊人之语,令琴清愕然!?

「恩~果然值得大家大打出手阿!不过……这女孩我要了,有谁有意见,到将军府报到!」接著他以迅雷不及奄耳的速度抱起女孩,使出轻功,飞离人群,往将军府邸去了……

只留下一群还没回神的人们……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