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妇

沐水游

A A A

一念起,万水千山;一念灭,沧海桑田。

在棺材里醒过来的那一瞬,叶楠夕看了足以影响她以后所有选择的一幕。

她从未见过一个男人能将那么多情的一句话,以如此无情的方式说出来。

因此,在面临自己将重回夫家大宅的时候,她毫不犹豫地选择了拒绝,然而鱼死网破亦非她所愿……

第001章 庄生梦蝶

【引文】

“夕娘,我永远都不会弃你.”

从棺材里睁开眼的那一瞬,耳边犹似还在回响这句话,微沉的男声,带着磁性的性感,但听着却令人打从心底冷。

这个女人的残念到底有多强烈,她恢复意识的那一刻,属于这个身体的记忆片段和怨恨,顿时排山倒海般地袭来,令她难以承受,几乎又要断气过去!……

第oo1章庄生梦蝶

政和十六年的冬天来得特别早,这个冬天的第一场雪也下得特别急,一夜之间,整个俞川就都换上了银装,第二日,那雪也不见有停的趋势,而且还越下越大,几乎是转眼间就漫天飞起鹅毛。

叶楠夕是被渴醒的,睁开眼一看,屋里一个人都没有。

动了动脚,才觉被窝下半边是冰冷的,炭盆里的炭火早已成灰,满屋的锦绣,却连足够的木炭都续不上,到处都透着一股阴冷的寒气。她撑着绵软的身体下了床后,不禁打了个哆嗦。搓着胳膊走到桌子边,掂了掂茶壶,里面的茶水已经见底,整个倒出来,勉强够一杯。

冷茶冻得牙齿都有些麻,却令她的精神又清醒了些。

刚将茶杯放下,外面就走进一个提着竹篓的姑娘,是她的贴身丫鬟绿珠。叶楠夕才转头,绿珠就赶紧走过来道:“三奶奶怎么下床了,身体还未好利索,万一又着凉了可怎么办。”

“起来喝杯水。”沙哑的嗓音,是这一个月来甚少开口导致的。

绿珠掀开茶壶盖看了看,愣了一下,然后低声道:“是我忘了烧水,三奶奶先回床上躺一会,我马上去烧些热水来。”

“花几个钱吩咐那两小丫鬟吧,我如今这处境,也就只有撒钱才能使唤得动人。”叶楠夕坐回床上后,不甚在意的一笑,然后看了绿珠一眼,关心道:“你去取木炭都这么久,是不是被人为难了?打点的银子不够?”

绿珠本要蹲下添新炭的,听了叶楠夕这句话后,整个人好像是僵了一下,片刻后才回过神,然后慢慢蹲下,低头掀开炭盆外面的盖子,一边给里面添上新炭,一边道:“就拿几块木炭,哪需要那么多银子,我找顾厨娘说了几句好话,顾厨娘也就给了。以后用得着银子的地方还多着呢,太太那边又一直盯着,三奶奶可不能一直这般大手大脚地花。”

注意到绿珠说这些话时,是特意背对着她,并且连头都不回一下,叶楠夕沉默了片刻才淡淡一句:“该花的时候还是得花的,总归我的陪葬物不少,折成银子也够花上好一阵的。”

绿珠点好炭火后,就站起身一脸认真地道:“三奶奶别说这等丧气话,万一文姨娘听了,可不又添伤心。”

提到文姨娘,叶南珠才现往日这个时候都是陪在她身边的那个妇人,今日却不见其身影,便问:“姨娘呢?今日还未见过她,是身体不适了吗?”

绿珠摇头:“文姨娘这会儿在太太那边。”

叶楠夕眉头微蹙,心中隐约生出一丝不详的预感。

“出什么事了?”

绿珠迟疑了好一会,才踌躇着开口:“是三爷派人送信过来,说是要接夫人回去。”

一个月来,因顾及她的感受,所以她身边的人都特意避开不谈那个人,眼下却突然提及,并且一开口就是这样的消息。初醒时,虚实之中听到的那句话又在她耳边回荡,她从未听过有人能将这么多情的一句话,用那么低沉性感的声音,以那么无情的方式说出来!

“夕娘,我永远都不会弃你。”

男人说完这句话后,就亲手给怀里的妻子喂下毒酒,并体贴地抱着妻子的身体,看着她在痛苦中停止呼吸。然后……然后据她所闻,那个男人是用上好的楠木棺材将妻送回娘家,并且同那棺木一起被送回去的,是妻子不守妇道,东窗事后无颜苟活,于是服毒自尽的流言,故而夫家的墓园没有她的容身之地。

当时那个被迫喝下毒酒的女人并不是她,但脑中闪现的画面却还是震撼了她的心。

而那个男人,她虽一直未能看清他的脸,心里却是清楚,他就是她现在这个身体的丈夫,俞川望族,萧家的三爷萧玄。

“接我回去……”叶楠夕怔然自语了一句,然后才问,“姨娘这会儿去太太那说什么?”

绿珠踌躇着走到叶楠夕身边,低声问:“三奶奶还愿回萧家吗?”

叶楠夕淡眉略扬:“好容易捡回一条命,哪还有再白送过去的道理。”

绿珠松了口气:“文姨娘也是这般替夫人想的,所以一早知道萧家派人过来的意思后,就去太太那,求太太替三奶奶回绝这事。”

叶楠夕叹了口气,按着眉头道:“你去太太那将姨娘请回来,太太是不可能应允姨娘的请求。依我如今这境况,太太是巴不得将我扫地出门,萧家派人来接正好顺了太太的意,姨娘现在过去只会受羞辱。”

“可是,如今也就文姨娘能为三奶奶说句公道话了。”绿珠一脸忐忑地看着叶楠夕,“文姨娘好歹能搬出大太太说上两句,不然,这府里就真没人能替三奶奶撑腰了。老爷得下个月才得回来,老太太自上月病倒后就一直深居简出,如今府里大小事可都由太太做主。而且依老太太那般看重脸面和声誉,怕是都会依着太太的意思……”

叶府如今的正房太太年氏是叶老爷的继室,文姨娘则是叶老爷的原配夫人李氏的贴身丫鬟,当年文姨娘是在李氏的主持下,让叶老爷收入房中。而文姨娘因产后体虚,加上有心为闺女打算,于是还不等出月子,就将叶楠夕抱到李氏跟前。李氏本就喜欢孩子,也明白文姨娘一片苦心,于是干脆就将叶楠夕归到自己名下,自小当成亲生的养在身边,因此叶楠夕在族谱上也算是嫡出,所以后来才得以嫁入萧家。

年氏进门后,下人们偶尔提起过世的李氏时,会以大太太称之。

叶楠夕沉默一会,便道:“你先去太太那看看,若是姨娘受了太太的责骂,你就进去说我请姨娘。这事就算太太再怎么着急,也不可能今日就送我出去,好歹也会先修书一封给老爷。”

绿珠想想也是这个理,便应了声急急出去了。

叶楠夕有些乏力地在床上躺下,从被子里抽出手,默默看着自己这双明显不曾沾过阳春水的手。或许是太过不可思议了,所以来到这个陌生世界明明只一个月时间,可此时要回想她原先那个世界的人和事,却足足恍惚了一刻多钟,就好似她的曾经和现在之间,早已经历了一生一世。

她叫叶南西,这个身体则叫叶楠夕,姓相同名同音,许是因为这个原因,所以她对这个新身份的适应得比想象中容易许多。

躺在床上的这些日子,她一直都尽量梳理脑海里偶尔闪现出来的画面,希望能弄清楚事情的前因后果。只是那些信息更多的是关于叶家的一切,虽了解得也不多,但足够她理清叶家的人事,所以这一个月来,即便身边的人隐隐觉得她跟以前有些不一样了,但也都将这些变化归为她突遭大难所致,从不疑有他。

而萧家那边,她所能探知到的,多是一些压抑紧张又彷徨的感觉,之前到底生过什么事,除了醒来时看到的那个画面外,她全然不知。

不过,以前到底如何已经不是重点,要紧的是现在她将要面临的处境。

叶楠夕放下手,按了按眉心,陷入沉思。

明明已经死了的人,却又活了过来,萧家对此会有反应自是不奇怪,会提出要接她回去的要求也不算意外。但是,一个男人能亲手毒死自己的妻,并且在下毒的时候还说了那样一句多情的话,她有种打从心底生出的畏惧,以及一些道不明的情绪。无论如何,这样的男人,那样的家族,是离得越远越好。

她没有那么旺盛的好奇心,更不想沾这浑水,之所以接受这个身份,并尽量让自己适应这个身份,只是为了能在这个陌生的时空顺利生存下去罢了。可如今对方已经逼到面前,她又是这样的处境,叶楠夕想着就轻轻皱起眉头。被送回娘家整整一个月了,虽没有人跟她说过外面的事,但从丫鬟们偶尔的低声交谈中,也大致清楚如今外头关于她的流言蜚语,已足够唱上好几台大戏。

……

绿珠走到正房这边的时候,正好听到里头传出年氏的声音:“够了!亲家的事还轮不到你来插嘴,更何况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姑爷接的是自个的妻子,叶家拿什么理由不给人!”

“太太也知道夕娘当日是怎么回来的,若不是我不信,那日悄悄命人开馆看,夕娘可就被活活憋死在里面了!”文姨娘哭得伤心,一边抹泪一边接着道,“夕娘还没咽气,萧家就迫不及待地将人抬进去,这不等于他们萧家是打定主意要断了夕娘的活路!太太不想着去萧家替夕娘讨个公道就罢了,怎么明知道那是火坑,却还要将夕娘往里推!”

“真是越说越不像话!”年氏一拍桌子站起身,指着文姨娘骂道,“到底是别人要断她的活路,还是她自个断了自个的活路!你不要脸,叶家却还要脸,你生出的女儿在那边干了什么苟且之事,整个俞川都传遍了,如今就是外头的三岁小孩都知道叶家出了个不知廉耻不守妇道的闺女!这一个月来家里大门紧闭,老太太一病不起,你当都是因为什么!老爷在俞川称得上是有头有脸的人,叶家平日里往来的也都是俞川的望族贵户,可如今闹出这等腌臜事,若是再没个交代,你让叶家还有什么脸面继续在俞川立足?!如今萧家好容易主动过来接人,正是一个可以让外头那些流言不攻自破,还叶家清白的好机会。你倒好,竟想拦着,你这安的是什么心!”

____________

新文上传了,请大家多多支持^__^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