锁情欢

黎夜123456

A A A

第一章 夜晚

本该静谧夜晚,小丫鬟球儿靠着门框儿,头摇摇晃晃的打着盹。耳朵听着门内持续的淫声浪语。脑子乱转胡思乱想起来。今天琴夫人貌似挺来劲的,都两个时辰了,估计爷好长时间冷落了。“爷,爷,奴家受不住了,啊……爷……太猛了,奴家要去了,啊……”球儿估摸着琴夫人晕过去了,立马一哆嗦打起精神。爷估计马上出发去柳夫人那。球儿是韩府内院掌灯丫鬟。韩府内院是禁止小斯出入的,但是由於爷天赋异禀从小勤练武艺,一般的女人架不住爷狂猛的三四个时辰的欢爱,所以一个晚上爷至少需要两个女人才能得到宣泄。爷最高纪录是一夜御五女。作为爷晚上行动的掌灯丫鬟,球儿是最清楚爷的动向的。对於掌灯丫鬟这份差事球儿一直挺喜欢的,晚上随便打盹几个小时等爷回主室休息了自己一天工作就完成了。白天一天球儿都可以安静的休息,有时候夫人们争宠的时候叫过去问问话,还能得不少赏钱。问来问去无外乎最近爷为什麽不来走动,是不是那几个贱蹄子使了什麽招数。球儿只要稍微点两下头,赏银就到手了。这麽大的韩府内院只有球儿一个掌灯丫鬟,因为球儿是一个哑巴,而且其貌不扬,一米五多点的个子,平凡清秀的圆脸珠圆玉润的身材像一个小皮球。唯一好的就是一身白皙如玉的肌肤。但是平庸的凡女丢在一群天仙般的美女群里那就是丑女了。这样的人是引不起爷一丝的性欲的。

球儿跟随爷已经很多年的,球儿是从五岁就被韩府买断终身的小丫头。虽然只是在夜晚爷行房的时候伺候爷。但是球儿是知道很多爷的喜好,也知道爷的秘密。韩府内稍微有点姿色的丫鬟都被爷收做房了。这麽大的韩府内院估计没几个像球儿这样十五岁还没开苞的小丫头了。爷在床上的龙威却是在练习一种武学,必须采阴补阳,所以一个月被采补的女人是不能超过两次的否者就会虚弱致死。球儿也是有一次不小心偷看爷和秦夫人翻云覆雨时发现的。爷每个女人欢爱时,都是让对方蒙着眼睛,所以没人发现,在床上勇猛冲刺的爷表情非常的严肃,一点也没有欢愉的颜色。身下的女人叫的再欢,爷的眉头皱的更紧。球儿开始年纪小想不通,後来看到爷有一次练功出了岔子,在晚上将丫鬟小雪欢爱致死。第二天小雪被丢在了後山的老林子里。也是这一天十岁的球儿重病一场再也不能说话了。後来这样的事情偶尔发生几次,球儿默默的看着,很替韩府里的女人感到悲哀。球儿不希望自己成为这样子的女人,每天拼命的吃,装的蠢蠢笨笨的,像不起眼的杂草。球儿就这样安安分分的成为了爷的掌灯丫鬟。

“进来”房内响起一声黯哑的低唤。球儿从回忆中醒过神来,小心翼翼的推开门走进去。拿过屏风上的斗篷和长裤,走到床前。平静低下身子慢慢的给爷套上裤子。当经过爷鼓起的胯间雄伟时。低下头含住那头巨龙慢慢的舔弄,爷似乎不满足,一只大手用力的按住我的头一只手撑着床板狂猛的挺动着腰杆。“小包子,给我好好舔。”今天爷怎麽了,这麽狂暴。“妈的,这贱婊子浪了两个时辰,真恶心”我忘记爷有洁癖了。琴夫人舍命陪了两个小时换来只是爷一句恶心。球儿记不起什麽时候起爷就只要自己晚上用嘴服侍到发泄了。每次和不同的女人欢爱完,立刻需要球儿吹箫。用爷的话来说,这张嘴只有这点用处了。外人也不知道外表温润如玉的翩翩佳公子的爷,其实非常小心眼,讲起话来可以恶毒死人,什麽市井小民的粗话一大摞。

“乱想什麽,给我收心点,舔不出来,看我不收拾你这个小包子”球儿一惊,配合着爷的耸动大口大口吸允起来。“嗯……嗯……爽死了,妈的,比那贱女人的骚穴好用多了。给我使劲舔。嗯……”球儿辛苦的吞咽着口中的巨物。“小包子,想爷的好东西了,舔的这麽带劲,看爷今天不干死你的小嘴”爷更加快速的耸动起来,顶得球儿下意识的想抬头,却被爷的大手一把按住,巨物每一下都插到球儿的喉咙深处。球儿受不住的发出呜呜咽咽的细声。仿佛受了更大的刺激,爷立马更狂暴起来,话语也更粗俗。“干死你这小骚货,哦……真他妈爽……嗯嗯嗯爷的大棒子厉害吧,等你过几天十六岁看爷不操烂你的小骚穴。叫的这麽淫荡。受不住了,小骚货,爷要去了……恩……”爷狂猛的耸动几下一股股腥热的液体充满球儿的小嘴。球儿缓慢的吞咽进去,再默默的将整个半软的巨物舔的干干净净。行尸走肉般的给爷穿上裤子和斗篷,拿起桌上的灯,跟着爷走向今晚的第二站柳夫人的院子。听着门内响起的阵阵欢爱声。球儿终於回过神来,爷要在自己十六岁的时候要了自己,怎麽可能。虽然有想过,但是真面对球儿很恐惧。难道自己会像雪儿一样。不,不会,爷最近几年神功大成,只需要少量进补了。不会像以前一样弄出人命,也许自己只是像现在这样,只是换一种方式而已。自己可以继续安安分分做掌灯丫鬟。既然逃不过,那就享受吧,球儿小世界其实很安逸很知足。想不通解决不了的事情,就顺其自然。只要有饭吃,有命在什麽日子都好过。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