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世文鼎

心花错

何为绝世文鼎?

孔子曰:“以文入道,才气凝鼎,可得战诗词,以御妖蛮!”

黄帝曰:“实在凝不成,自己练器铸着玩吧!”

西楚霸王:“不管什么鼎,能砸妖蛮砸得爽的,就是好鼎!”……

咳咳,下面是比较接地气的简介:

北宋才子赵明诚,被超级才女李清照斗诗打败,文心受损,无法凝成文鼎,只能流浪名川,改追战印之道。

然,江湖险恶,妖蛮乱生,若想安身立命,必须修得绝世文鼎!

来吧,长歌一首,重新泡美,且看我王者归来,横扫天下!

第1章 公子请留步

鼎为何物?最早出现在何时?

至今为止,所有文献记录,鼎只是中华文化的重要标志,除了一句话形容其有丰富文化内涵外,只是称,鼎文化在青铜时代就有出现,述称中华文化在源头处便和鼎结下不解之缘。

据记载,鼎最初只是作为食物器具,主要用于煮肉盛食,后来逐渐演化为祭祀礼器,直至成为家国宝器。

但是,知道这些有屁用,谁能帮我从鼎内拉出来?

赵明诚欲哭无泪,自己好端端在庐山千佛塔上拍照,却被人挤落坠入山崖,掉落到一个大鼎内。

说它是大鼎,是因为他是从鼎盖上的出气孔中,垂直掉进来的。

之所以没摔死,是因为鼎内有水,深不见底。

之所以说它是鼎……麻的,这个鼎盖内中央,一个金色的‘鼎’字如日当空,欺负我不认识字啊?

意识消亡之际,赵明诚不甘地道:“想不到有朝一日,我竟能成为禁鼎一脔!也罢,就当今生在此革旧鼎新,待我来世借你问鼎中原!”

言音刚落,却见金色‘鼎’字忽然金光大闪,鼎内之水突生漩涡,随后飞快地转起……

风静迷阑,夜凉如水。一豆灯光摇曳。

不知何时,长生殿内最后一缕灯光隐去,羊脂蜡烛化为一地蜡池……

破晓已过,天色渐亮,赵明诚被一阵阴风惊醒:“这是何处?怎么这么冷?”

“少爷你醒了?真是太好了!”一直守候在旁边的家丁曾牛,马上从半梦半醒中站起,随手递出怀中温水,道:“我们现在一处破庙中,少爷,来,先喝口水。你在庐山风鸣石上拓刻碑文掉下来,真是吓死我了!少爷,我们以后不爬那么高好吗?”

“我在石上拓刻碑文掉下来?”赵明诚迷茫地看着身边满目关切、强壮如沙僧的光头男子,自己不是被鼎内漩涡吞没了吗?难道那漩涡还能让人穿越?

只是不知道穿越到哪个朝代?听到这人喊自己少爷,家境应该还不错吧?

努力坐起,赵明诚竟然发现身无大碍,随后站起来,轻踱几步暖暖身子,顺便理理脑中复杂的思绪。

轻观此处,古庙甚小,庙顶半塌,残垣断壁,只有一处长生殿还保持完好,仔细感觉,空气中还仿佛略隐几丝阴森。

唯有门前两旁木柱上,印刻着一副斑驳的对联,述说着曾经的辉煌……不对,门前只有一处柱子上刻有字样,另一边,根本无字。

依稀能见上联:无人在,无我在,问此时,自家安在?知所在,自然自在;

“在此避宿也算有缘!”轻笑一声,赵明诚本能地拿出刻刀,“待我把下联补齐!”

口中轻吟:“下联:有将来,有未来,究这身,如何得来?已过来,如见如来。”

最后一字落,但见门柱上,忽然刻字通体泛光。随后,白光大盛,汇成三道光柱,直冲云霄!

“啊!”

却听一声渗人无比的惨叫过后,空间几尽涟漪,随后破庙消失一空,原地凭空现出两条交缠的木藤顶架。

“不好!这是妖魁幻影!少爷,我们快走!”义仆曾牛大叫一声,背起赵明诚,撒腿往山下跑去。额间冷汗直冒,余悸不已,自己竟然和少爷在此妖魅地,宿了一晚,当真可怕。

都说妖魅常幻破庙模样,然后半夜化为美女偷食男人精魄。还好少爷福大命大,竟然补全庙联,引出佛光破了妖魅幻术!

“大胆人族!竟敢伤我姐妹,看我不活吞了你!”一道娇喝,随后从远处伴着山风传来。

赵明诚听到此言,顿时傻眼,自己这是穿越到哪里了?竟然还能遇到吃人的妖怪?

脑海里快速地消化原主人的信息:这里是异世宋朝,原主人就叫赵明诚,自幼喜欢碑帖刻文,他坚信名山福地留下的摩崖石刻文中,定然会有悟道的捷径。

此时天下,人、妖共存,人修文鼎,妖修妖丹。若,才气通天,能得天地共鸣,必能引动天道圣贤之力,为已所用。故,诗词能命风月,琴曲能与花鸟共忧。

“不好!少爷,来妖分明达妖师境,非‘百尺竿头’级诗文不可镇,我怀中买来剩下的最高境诗文,只有‘名动十里’,怕是二十息,就要被此妖追上,这可如何是好?要不,少爷,您马上自己吟一首,要是原创‘名动十里’的诗文,加上本身原创宝光加持,也许勉强还能支撑片刻。到时,能引来庐山知府相救也说不定?”

曾牛此时已经把黑市中买来的几首疾风诗,全都加持在脚力上,奈何名山大川,竟然隐藏有高级妖孽,真是倒霉到家了。

赵明诚已半弄明白,此界诗文就像咒语,一首好的诗文,若能引出天道五行之气相助,必能脱离魔掌。

作为异世人,吟诵几首名诗,根本不是问题,只是不知道能否引来天地之气?

心中快速思索,一首苏轼的《题西林壁》瞬间涌上心头,这首诗本是提于寺庙墙上的,想必会有填妖之效吧?也不管成不成,随口吟出:

横看成岭侧成峰,远近高低各不同。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

诗成,音落。最后一字吟诵完,但见空中突兀地现出这首诗来,诗成黄光闪烁,庐山云雾瞬息搅动起来,待这些字隐去时,此处云雾翻腾,根本辨不出东西南北。

“哈哈,居然是黄~色的文气,少爷,你真是太棒了,竟然吟出‘百尺竿头’上品诗篇来,而且还是稀有的幻术文气,哈哈,这回,我们有救了!”

曾牛见到诗出泛黄光,高兴的大笑不已,随后天地雾气自然隐去两人的形踪。他也随之力竭,一个跄踉,伏在一棵树杈上,马上狂吸呼着气。

身后不远处,正在狂追的三只狐形妖物顿然站住,一只青狐道:“没想到此人竟有三鼎之才,而且还能用诗词唤到天地元气,布出如此稀有的高级迷阵,跟我们狐族幻术异曲同工。唉!三妹,今天怕是报不了仇了!”

“二姐,刚才我们搞错了!这人忽然唤出佛门之力,虽然鞭打到灵魂上,疼痛难奈。但是,我现在发现,他很可能使用出传说中的点妖术。因为灵魂中有了佛门印记后,我发现凝体术居然大成,本来今天成形,狐尾还要两年才能修炼有成隐去,但是现在,很可能不需要两年,就能完全幻出人形!”另一娇小白狐跟着道。

“点妖术?若无孽障,被佛光普渡,能化为狐中之仙的点妖术?”青狐不由转头对旁边另一只粉狐道:“大姐,以前收留你在庐山的老和尚,有没有跟你说过具体的点妖术?”

“没有,那禅师虽然每天有空就会对我吟经讲禅,但是他只是劝戒我不要杀生,方能修道有成。更是刻下半联诗句,对我说:若能参悟出下联,就会成形有望。没想到,被此人误打误撞刻出下联,而且还福泽到三妹,这么说来,我们应该要去感谢此人?”

粉狐轻摇脑袋答道,此时她也被搞懵了,内心七上八下:别人修仙的对联,被人随意破去,会不会发生什么不良后果?你这个小屁孩,你妈没教过你,不要跑深山老林随便乱刻乱画吗?

赵明诚不知道身后三只妖狐正对他又爱又恨,见大雾封山,机会难得,马上对曾牛道:“阿牛,你还能视物否?此地不宜久留,你放我下来,我们必须速速离开!”

急喘几下气后,曾牛已略回过气来,再次深呼吸两下才道:“对对,少爷,我们得快走,没想到庐山福地竟然也藏有妖兽!此处应该没有我们要寻找的修道之门,以后我们不要再四处拓摩石刻好不好?现在妖物已越来越多,保不准,哪天又遇到更厉害的!”

正说着,忽然,曾牛又如兔子受惊,不记成本地给自己加持了几张疾速诗,随后重新背起赵明诚,快速向山下跑去。

因为,他竟然听到身后有三个娇滴滴的声音在大喊:“公子,请留步……”

被三只狐妖喊住留步,会是什么结果?赌不起!生命只有一次,远离妖孽才是硬道理。

曾牛背着赵明诚努力狂奔着,满腔忠义的正气,支撑着他快步如飞。

突然,他一个急刹,紧急停下,放下赵明诚,轻作手势,示意少爷别出声。随后,两人快速地隐到一颗大树后……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