画棺材的人

引子

在我们陕西关中农村,有一种特殊的手艺人,叫做“画匠”,不过这个画匠可不是在纸上画画的,而是在棺材上。这种画都是些吉祥图案二十四孝之类的,匠气很重,民俗味道十足。由于他们是吃死人这碗饭所以忌讳特别多,干活的时候不喜欢别围观人问这问那……由于总是面对着死人,所以家里都挂着一幅钟馗像用来辟邪。如今这种手艺人已经很少了,方圆几十里才有那么一个,而且几乎都是上了年纪的人。由于这种手艺很特别,所以师傅选徒弟的时候总是很挑剔,首先得胆子大、八字硬、心灵手巧、还得不怕生漆,要不然就吃不了这碗饭。如今火葬越来越多,所以学习这门手艺的年轻人几乎没有了。估计再过10来年这种手艺就要失传了。

我认识一个姓王的画匠,附近的人都叫他王师傅,这位王师傅现在有70岁了,由于上了年纪就不在去干这行了。他做的一手好活,不管是又漆棺材还是画棺材头子,都是没的说,在我们那里很有名气。更兼还会做一手好纸花,开了一间纸花店,所以生活家境挺殷实。他干这行干了几十年,遇见了很多稀奇古怪。莫名其妙的事情。我们那里的人虽然都很尊敬他但是却有些敬而远之。估计是因为他整天与死人打交到的关系吧,而我没事的时候就喜欢跟他聊天,听他讲他以前给人画棺材时候遇见的和听到灵异故事情。

一漆毒

据王师傅说他是30岁的时候,机缘巧合下才学这手艺的。那时候是越穷越光荣的时期,他家是出了名的光荣,仗着根正苗红,整天带伙人今天批这个明天斗那个,把谁都不给眼里放十分威风。

一天早上喝了碗稀得不能再稀的稀饭,摸着瘪瘪的肚皮,心里十分冒火!今天得再去整整谁!正思量着,就听见平时跟自己的几个小兄弟喊自己出去。一问才知道村里因为盖牛圈需要一些砖头。村支书让他们今天去挖了地主阶级赵老财的祖坟取砖。一听这话马师傅马上血气上涌,充满了斗志、二话不说大手一挥,就带了几个小兄弟在村里吆喝了20来个年轻人,在村支书的带领下扛上铁锨镐头气势汹汹直奔王老财的祖坟。在村支书的带领下,很快就把坟挖开取砖。掏完砖头,随便用土把暴露的墓坑草草掩埋了。众人拉着墓里的砖头唱着打靶归来胜利而归。

回来之后,王师傅心里心里怪怪的,总感觉手上痒痒的。但也没怎么放在心上,吃完晚饭就睡下了。

睡到半夜,感觉手有些疼,迷迷糊糊的睁开眼,这一睁眼差点吓的背过气去。发现从窗子照进来的月光下有一个面无表情的老头,蹲在自己炕头,手里拿了把油漆刷子,在自己手上不紧不慢一下一下的刷着。急忙想把手抽出回来。一用力,才发现自己的根本动不了,想喊爹娘嘴也发不出声来。马师傅被吓的满头大汗,拼命挣扎起来,可是不管他怎么挣扎手脚都不听使唤,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那个老头继续在自己的手上刷着油漆,直到自己的整条手臂都被刷成乌黑的了,哪个老头对他诡异的笑了一下,跳下炕,打开门慢悠悠的走了出去,刚一出门。王师傅全身一松,爬了起来,赶紧拉开灯就看自己的右手,发现自己的右手好好地,根本就没有黑色,只是稍微有些疼,在看门也关的好好地,没有开过的迹象。

王师傅这下彻底糊涂了,刚才发生的事情还很清晰,要说是梦,可明明那么真实,甚至哪个老头的相貌自己都记得,可是自己的手上连个黑点的都没有,更别说那么多的油漆了。想着想着,心里突然一激灵,该不是和白天挖坟的事情有关,因为那个坟有些异样,土是黑色的,棺材像刚刷完油漆湿淋淋的,但是谁也没多想,想着在地下埋得东西湿也是很正常的。该不会因为挖了人家的坟人家来报仇来了,一想到这,王师傅越想越害怕,越想越相信和白天挖坟的事情有关。吓的觉也不敢睡了,想去爹娘那边但又抹不下脸,只好开着灯抱着被子坐在炕上等天亮。但还是撑不住迷迷糊糊的又睡着了。

早上被一阵剧痛给疼醒了,睁眼一看,自己的右胳膊红肿的像牛腿,上边密密麻麻的一层红疙瘩,吓得尖叫了一声,就晕过去了。等他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躺在社里卫生室的病床上。自己的又胳膊上缠了厚厚的纱布,家人和一个医生站在自己的跟前,告诉他自己已经睡了两天了,医生看了他的病,也很惊奇,做医生这么多年从来没见过这样的病,也束手无策,只好先打了些消炎针,抹了些普通的消炎药膏。打算过两天还不好转就送到省城去。虽然说送到省城,那里条件虽然好,但是自己家又没钱,去也很不方便,能不能医好还是很玄。王师傅知道这些几乎绝望了。没办法,只能听天由命了。

此时村里人都知道了这事,传的沸沸扬扬,连邻村的人都知道了,都偷偷的议论,说王师傅是因为挖人家的坟才得这怪病的。哪些挖坟的人心里也都不安起来,有的甚至偷偷的晚上跑到赵家的祖坟偷偷的磕头赔罪去了。

王师傅躺在病床上不由得想起前天挖坟的事情,和前晚的似梦非梦的怪事,越发相信是因为自己挖人家祖坟才导致自己的手变成这样,又一想挖坟的人多了为什么就偏偏自己成这样了。在仔细一想但只有自己因为好奇那棺材根刚刷了油漆一样才摸了人家的棺材,想到这里更加肯定自己的推断了。但在那个破四旧的年代这些话也不敢说。最后疼的受不了了就悄悄的给自己爹娘说了,他爹娘一听,就傻眼了,他爹娘是上了年纪的人,很迷信,很信这些怪事。赶紧偷偷去买了些香火纸烛,趁着晚上没人的时候跑到赵家祖坟烧了。说了些自己儿子年龄小不懂事,冲撞了您老人家,大人不计小人过,放过我儿子之类的话。

心里盼望着儿子赶紧好起来,第二天却发现更不妙了,王师傅神智不清,问他话,嘴里哼哼哈哈的,也听不清在说啥。纱布上边渗出斑斑黄色,解开纱布一看胳膊已经开始发黑,红疙瘩变成了水泡,有的已经溃烂,流着黄水,散发着阵阵恶臭。眼看着性命不保,急的不知所措。

天无绝人之路,就在一家人毫无办法的时候,一个邻乡老头来了,而这个人正是改变王师傅一生的人。听说了这件事,就过来了给王师傅治病的。老头让王师傅的家人把王师傅送到他家,半个月后再来接王师傅回去。半个月之后王师傅果然奇迹般的好了,但是村里人都不知道他是怎么给王师傅治好的。

半年后,王师傅和那老头很熟悉了,才把事情一五一十的告诉了他。才知道自己是中了生漆毒,都是因为自己碰了那棺材,才染上了漆毒。之所以李老汉能治好他,原来李老汉本身就是一个画匠,他给马师傅用的药,就是自己师父留下来的。而哪个棺材为什么会是哪个样子,李老汉说油漆那副棺材的画匠师傅故意弄成那样的,给油漆里边加了一种药物,这种药物的主要作用就是“妨魂”。这种药物调配的生漆很奇特,就是在太阳下边暴晒半年也不会变干。李老汉他师傅就见过别人那样弄过的一张桌子,一年都没干。用而那种药物自己的师傅也只是给自己提起过,自己倒是不会配制。而这样做的目的就是用那漆毒困住主人的灵魂使其不能出来,更不能轮回,坟地风水的生气也遭到破坏,影响墓主人的后代。哪个画匠这么做,不是受人之托,就是自己和墓主人有仇。至于到底有用没就很难说了。

李老汉便告诉马师傅由于破四旧自己很多年都没干过这个了,也许这一辈子都用不上这手艺了。说将来也许还有一天还能在用的上,问马师傅想不像学这个,不用拜师,只是自己不想把这门手艺带进棺材里,马师傅想着自己也没啥手艺一天没事干,就算自己不干这个学了也没啥坏事,李老汉又是自己的救命恩人。便答应李老汉。没想到今后他将用着手艺安身立命。从这以后马师傅一有空就偷偷去跟李老汉学习这手艺,那个年代可不敢声张。后来李老汉死的时候给马师傅留了一支毛笔,一本图谱,一副钟馗像。还有一些药物。在今后的日子里,这些东西一直陪伴着他。

二石膏人

十年浩劫结束不久,百废待兴,农村原本抛弃失的一些风俗,传统行业等都很快的恢复起来。这个故事就发生在这个时候。

这年冬天,村里一个老太太下世了,她家的儿女很孝顺,一定要按传统的丧葬风俗安葬老人。老人入殓后,该是油漆棺材画棺材头子的时候犯难了,方圆几十里竟然找不到画匠师傅,李庄唯一的一个画匠李老汉几年前就死了,连他自己的棺材都没有画。这下可咋办呢。眼看10天后就要下葬了急的老人家的儿女团团转。只能自己先把棺材漆了。

王师傅这个时候也在这家帮忙,一看这家人急成这样,有股想自己去做的冲动,可是自己本身并不想干这个,虽然跟李老汉学了几年,一是李老汉对自己有救命,二是不想违背李老汉的好意。不禁踌躇起来。下意识的看了看自己的右手,这条手是李老汉给的,想起了出李老汉临死的时候说的话,李老汉临死时候对他说,如果今后这个还能在继续的话,让自己一定要干这个,希望自己的手艺不要失传,要不然没有脸去见师傅。

一想到这,便对主人说让自己来,起初主人和在场的人都不相信王师傅会干这个但是当王师傅拎着箱子来了,才有些相信了。七嘴八舌的议论着。

王师傅也不管别人说啥,径直走到棺材跟前,挽起袖子,打开箱子,拿出要用的东西,老实说他这是第一次真正的干这个,对着棺材难免有些紧张,又有这么多人看着,以前都是在李老汉给他做的小棺材模型上动手。在紧张也得干啊。

还好平时学的还认真,画起来不费什么劲,半天功夫,便画好了棺材大小头子,村里人一看王师傅还真画出来了都赞不绝口。王师傅对主人说等颜料干了我晚上来再做个硬头子。那家人本来就对王师傅画的棺材头子很满意高兴的很,一听王师傅说要给老人做硬头子更高兴了,不让马师傅走,非让吃了饭喝了酒再回去。

到了晚上王师傅干活来了,大晚上的在黑漆漆棺材跟前着实有些害怕。还好那家人陪在旁边。打起精神干到半夜才弄好,主人一看非常满意。又留王师傅吃了晚饭亲自吧送马师傅回家。到了家一进门,突然他家的狗扑过来对盯着自己的腿狂吠,马师傅被吓了一跳,气的抬腿就是一脚踢了上去,狗被踢了这一脚,却还是不后退叫个不停。王师傅气的大骂:“瞎了你的狗眼了,自己人都不认识了!看你是不想活了!”又打又骂的把狗赶到后院关了门。洗了把脸便脱衣上炕睡觉。脱了衣服的发现膝盖处有个白色指甲盖大小的圆点,便伸手拍掉。躺在炕上想了想白天的事,心里挺满足。

过了10天,哪个老太太下葬了。下葬的时候王师傅也去了,但是当他看到棺材的时候心里有股说不出的味道,似乎自己把什么没做好。村里人看那活做的真不赖,都对王师傅赞不绝口,这下王师傅可成了村里的热门人物了。村里人见了都很客气,这百家用的人还真不一样。老太太下葬后,过了几天那家人提着礼物来感谢王师傅,而且还给了王师傅5块钱做报酬,马师傅很是意外,自己就帮人家了个忙,给些礼物倒说得过去,竟然还给自己了5块钱,哪个时候干部工资才20块。连忙推辞不要,可是拗不过只好收了。从这后王师傅便重视起这个手艺来,想想自己除了种地,就再没别的收入,自家的生活很是窘迫。也许靠这个可以让生活好起来。一有空就照着那本图谱画画。

在这之后王师傅发现了两件怪事,第一怪事就是膝盖处总是有个白色圆点,大小位置都是一模一样。用手拍掉,第二天早上起床就又出现了。床上也干干净净的,而自己又没碰什么石灰之类的东西,怎么会有这个呢,再说了大冬天的穿着那么厚的棉裤怎么肯那个沾到皮肤上,就算沾也是沾到裤子上,而不是可能沾到皮肤上。一次两次说的过去,可这都快一个月了,天天都有。第二件怪事就是不管自家的狗还是别人家的狗见了自己都想扑上来咬。气的见到狗就想一把捏死,看见白色东西心里就发毛。

收藏
完本小说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 只是为了宣传让更多读者欣赏 © 2015 storys.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