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云仙路

普祥真人

秦丹武仙师,请问你是如何从一名普通片巡,成就大道的?

靠的是陛下的关怀,师尊的帮助,同门的协助,前辈的提携。我在这里要先感谢朝廷。

我希望大晋的修士记住一句话,韶华休笑本无根,好风凭借力,送我上青云。

第一章 捉妖许可证

“天地无极,乾坤借法,妖孽速速显形!”一名中年道士,头戴法冠身穿道袍,手横一柄木剑,踏罡步斗,口内念念有词,对着对面的门楼不住的指手画脚。

大门前四名身强力壮的家丁,每人手中持了条木棒,对着这道士怒目横眉。而四人身后,则是一个头戴大帽身穿青衣的管家在那压阵。若不是这管家老成持重,又能压的住场子,这四个家将早就过去把这大白天来门上捉妖的道士的狗腿打断了。

四下里,此时已经围上了不少老百姓,对着这片宅子指指点点。

“听说曾员外家里有妖精?不知道是真的是假的。”

“我看八成是假的,曾员外做的什么生意你不知道?若是有妖精,人家早请仙人出手打发了。”

“不好说啊,如果是假的,曾员外家的家丁怎么不去赶人,还放任这道士在这胡闹?”

“你懂什么,听说这道士是有来头的,打狗要看主人。你看曾宅上空,飘了几朵阴云,据说这就是要使五雷咒。会用五雷天罡法的,都是背后有人的,曾员外也要考虑下别人的面子。”

“我听说这妖精是曾家新纳的那个漂亮的姨娘,道士点名要把她捉去当灵宠。这不是存心给曾员外戴绿帽子么,曾员外能同意才怪。咱这可是东城,由不得这人胡闹。面子是别人给的,脸可是自己丢的。”

大晋国并州云中郡城,乃是州牧治所,人烟稠密,物华天宝。城内格局,有东富西贵南贫北贱之说。城东这一大片,全是城内富翁的居所,石头胡同这一大片宅院,就是云中有名的富商曾申的产业。

曾员外在云中大小也算个人物,开着几十间铺面,甚至还经营着仙衣作坊,与那些修行有道的修士有来往,家中自有花不完的金山银山。不但娶了云中郡丞的侄女做娘子,又新纳了个美貌无双的小妾,让人不由佩服,这有钱人命就是好。

只是今天,似乎曾老爷注定要不开心了。那道士施了一阵法术,见还是没人出来求自己收了神通,只好自己先收了咒头,指着曾家大门道“有妖气,这绝对是有妖气啊。这个院子里有妖孽为害,如果不急早铲除,怕是要闹个家宅不安,家破人亡啊。”

曾家的几个身强力壮的家丁已经忍了他半天,只是见他越闹嗓门越大,围拢的百姓越来越多,脸上就有点挂不住。毕竟这年头,喜欢看有钱人倒霉的闲汉太多,自己家的面子,也不能这么丢不是?

“我说,你这哪来的野道士,有完没完?我们管家不是给了你五百钱了么,你怎么还不走?再不走,可别怪我们不客气了。”

那道士看着这红砖绿瓦,心道:就冲这么个宅院,那就是手头可以拿出几百万钱的大富翁。区区五百钱,蒙谁呢?可是他口中却道:

“贫道乃是青云宗门徒,道号一阳子。学艺下山,卫道除魔,为的是为民除害。区区金银,又怎么会放在我的眼里?我这实在是看你们家宅不安,要为你们家除妖。可是……可是你们得让我进去啊。”

曾宅后宅里,那位前郡守的侄女,曾家的当家大妇,拧着自己丈夫的耳朵怒道:“你个混帐东西。就因为你那点嗜好,让咱家丢多大的人?我叔叔虽然已经调走了,可是大晋官场上消息传的多快,这要是让别人知道了,他的脸往哪放?这么个小妖精,你养到哪不行,非弄回家来,这下你说怎么办?”

曾员外在外面颐指气使,却是怕老婆。不住讨饶“娘子息怒,娘子息怒。小香她也是个可怜……可怜妖啊。你说说,真让她被抓走,听说是要官卖到乐坊那边接客,你说我的面子往哪放啊。”

这位当事妖小香,确实是个千娇百媚,我见犹怜的多娇美人。这时也哭的花容失色“大娘子,您就救救我吧。我可不想被这道士捉去接客,也不想做他的灵宠啊。”

“算了算了”这大娘子却是刀子嘴豆腐心,否则她男人哪敢把个妖精领到家里做小妾。见这妖精哭的可怜,自己的心就软了。“你说说你,不就是化个形么,你好歹办一证,今天咱也不必这么被动。不过好在我已经给小秦那传了个信,我估计他快过来了,当初他还欠我个人情,这回有他在,估计事还好办。”

“小秦?”曾申倒是知道这个年轻人,“秦丹武?他不是咱这片的巡检么?片巡小秦,这人我认识,他行不行啊。”

“废话,我倒是想把郡守请来呢。你还嫌丢人丢的不够多么?你别瞎掺和了,小秦办这事正合适,你别管了。”

外面那位一阳子见围拢的人越来越多,心中大喜。哪怕今天自己不能到曾家捉妖,也要把自己的名气打出去。这东城区都是有钱的,只要自己的名号打响了,还愁没个地方供职么?

“众位街坊,你们听我说。贫道自幼在青云宗学艺,拜师青云道祖门下神英峰主,可是实打实的内门弟子,有证的。练就一身绝世神通,奉师命下山,就是斩妖除魔,为人间造福的。这曾宅的妖精法力高强,一看就是修行千年以上的大妖。若非贫道练成天眼神通,也看不出它藏匿在此。如果不及早铲除,怕是要贻害乡邻。你们住在周围的,恐怕也被妖气浸染,待会我免费为你们逐个诊断。发现问题早治疗,才能早一点恢复健康啊。”

那些家丁看他如此败坏自己家的名誉,气的面皮发白,就有心去揍他。香夫人那是多好个妖,人漂亮对待下人也和气,最关键是够开放啊。丝毫不介意跟这些老爷们打头碰脸,露点肉出来也不在乎,哪怕就是看一眼,这一天干活也有劲头。能让他捉走么?

可是一听他是青云子弟,大家就都有些含糊。大晋国两大宗门,一北冥一青云,分庭抗礼,不相伯仲。朝廷大员也有许多是这两宗出身,又称北冥系、青云系。这道士自己倒是没什么了不起,可是谁得罪的起青云系啊。难道自己家的这位养眼姨娘,真要被捉去接客了?

就在这当口,却听人群后面有人喊道:“让让,这什么事啊这么热闹?各位乡亲让一步,这片归我小秦管,我看看这什么事啊。”

百姓们对这声音并不陌生,一听这吆喝,立刻左右分开让出一条路,从外面挤进一男一女,两位巡检。

两人年纪都不算大,男子一身青色箭袖,头戴翎帽,身后背着量天尺,胸前别了一块方牌,上面写着自己的姓名、编号,一看打扮就知道,这是大晋国的巡检。

那一阳子本来正说在兴头上,想再宣传一下自己的推拿功夫,可是一见进来两个巡检,脸上神色就是一变。“那个,天色不早,贫道要回去取几件法宝方便降妖,各位乡亲借过。”

“站住。这位道长,请你站一下。”那为首的男性巡检,二十左右的年岁,身才修长,面如冠玉,剑眉朗目,唇红齿白,风度翩翩,是个难得的英俊后生。不过他面色严肃,一副公事公办的模样,却又添了几分威武。

只见他伸手一拦那道士的去路“我是负责这片治安、户口、税收、卫生、市场管理等各项工作巡检秦丹武,你可以叫我片巡小秦。我接到热心群众举报,说你涉嫌非法捉妖,请你配合我的工作,出示一下你的捉妖许可证。”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