绾青丝

波波

A A A

绾青丝,挽情思,任风雨飘摇,人生不惧。

浮生一梦醉眼看,海如波,心如昊月,雪似天赐。

你自妖娆,我自伴。

永不相弃!

第一卷 青楼篇

第1章 承欢

好痛……

从身体传来的撕心裂肺的痛楚和沉重的压力令我忍不住呻吟出声。该死的,那死小鬼没说过借尸还魂是这么痛的,我整天泡在晋江看过的n本穿越小说也没说过借尸还魂是这么痛的,难道是我的灵魂与借来的身体有排异反应?

想睁眼,可是,眼皮重重的,脑袋昏沉沉的,费了半天劲儿也睁不开,我皱了皱眉,那死小鬼瞒了我些什么?居然让我的身子这么遭罪?

幸好没信他的话,那死小子居然还想打我主意,一想到那小鬼一脸色迷迷的表情扑上身抱着我猛啃,我就忍不住打了个寒颤。该不会是那满脑色情念头的死小子讨我当老婆的想法不遂,就故意整我吧?

身体猛然传来差点贯穿我的刺痛打断我的胡思乱想,随后袭来的一股炙烫的热流令我克制不住地尖叫出声,本应是震耳欲聋的尖叫声逸出唇却变成了微不可闻的破碎的呻吟。我就知道那死小鬼不会那么好心,送我去借尸还魂?把我送进十八层地狱还差不多。谁让我刚刚在冥殿当着那么多捂嘴偷笑的鬼衙鬼差讥笑他是没长毛的奶娃儿,气得他脸都绿了,现下可好,得罪小人的下场果真难受得紧,古人诚不欺我。

难道我正在下油锅?那股奇怪的热流一波一波地持续而来,烫得我极不舒服,我再次试着睁眼,谢天谢地,这次终于成功了。

我已经设想好了千百种恐怖的场面,但还是被眼前的情形吓了一跳。映入眼的并不是血腥恐怖的修罗场,我躺在一张精致柔软的雕花大床上。咦?那小鬼没骗我,还真借尸还魂了。我在心里微嘲,蛮符合穿越黄金定律嘛,借尸还魂有99%是从床上醒过来。不过,有没有人来告诉我,这个趴在我身上正在嘿咻嘿咻做着活塞运动的男人是谁啊?那些大呼小叫的傻婢、嬷嬷、小厮、爹娘跑到哪里去了?

这男人是……?老公?情人?我的头好像又开始晕了。我就知道那死小鬼不会那么好心,居然安排我嫁人了!等等,嫁人了?这具身体到底多大年纪了啊?生过孩子没有啊?**有没有下垂啊?肚子上有没有难看的妊娠纹啊?不会比我在二十一世纪还老吧?还有,在我一点心理准备也没有的情况下,安排我跟完全没有感情,甚至是从来没有见过面的“老公”或“情人”见面,还是在这种尴尬的情况之下,什么意思嘛?还有还有,身体这么痛是怎么回事?难道是第一次?

我睁大眼,身体的痛楚令我的头脑仿佛清醒了一点。刚刚在心里想的那些全是废话,怎么应付眼前和以后的状况才是正题。在古代,女人有多受压制、多没有地位我非常清楚,就像这个压在我身上看起来似乎无比享受的男人,根本一点也没有在意我身体的感觉是一样的,女人对男人而言,或许还不比一匹马几头猪来得重要。一个女人想在这样的社会环境生存下去,就必需要依附男人,何况还是我这样初来乍到对什么状况都一无所知的主儿。能活下去才是最重要的,我一眼就看出这张床是上好的红木制成的,似乎比以前我老板办公室的红木书桌和书柜的等级还要上乘一些,看来这男人的家境不坏。咬着牙,我强忍着男人仍在我身上不断制造的痛楚,不吭一声。既然已经无法改变已为人妇的事实,我索性大方地打量起身上这个男人,好歹他是我以后的长期饭票,服侍好这个老板,我以前在二十一世纪渴望当个米虫的理想说不定就有可能实现了。盯着他近在咫尺的脸,这一细看,倒硬生生倒抽了一口气。这,这个男人,长得也太太太太太好看了一点吧?

漆黑如缎的长仅用一根带束在脑后,零乱的丝俏皮地从他的脖子两旁垂下来,挑逗我的酥胸。瘦削却刚毅的脸庞,挺直如古希腊雕塑的鼻,棱角分明的薄唇,粗黑挺拨的浓眉,无一不比例匀称精致,完美不可挑剔。可惜双眼紧闭着,看不到他心灵的窗户是否灿如繁星?不过那迷人的睫毛又黑又长又卷,一滴晶莹的小汗珠挂在上面,随着他狂野的动作轻轻抖动着,在轻颤的睫毛上晃悠晃悠地摇了两下,就可爱地滴下来,“嗒”地一声掉到我的脸颊上。

“哄”,一把火从我的喉咙窜出来,我的身体微微有些抽搐,那滴汗像是一剂催化剂,让我本来痛楚无比的身体竟然有了一丝异样的反应。可耻地觉察到这一点,我身子一僵,忍不住在心中微嘲,叶海花啊叶海花,原来你也不过是一个看到帅哥就花痴的庸俗女人,居然会在身体这么痛楚的情况下被一张好看的皮相催生出**。

可是,可是,这也不能怪我啊,另一个声音在心底小声地反驳,这样俊俏好看的绝世美男子,在二十一世纪绝对是当级偶像的料,一想到我电脑里那堆分成“下等、中下、中等、中上、上等、上上、绝色”七个等级的帅哥明星图片以后再也看不到了,我就有些伤心。如果把这个帅美男放到那堆图片里,绝对是排七星级的绝色之姿啊。老天啊,我这是走了哪门子的狗屎运,居然嫁了个帅美男老公?中大奖了,怪不得买了这么多年的福利彩票什么奖都没中过,原来补偿到这儿来了,这样想着,以后再也看不到帅哥图片的伤感也一扫而空,嘿嘿,毕竟以后我有真人秀可以看了,啧啧,这样的祸水,在二十一世纪,平凡如我这样的女子哪有一星半点的机会能够祸害得到?如今只是身体有一点点本能反应也是很正常的啊。

帅美男不知道是否觉察到了我身体的异样,原本就狂野的冲刺加快了度,一下又一下,毫不留情地贯穿我身体深处。他的身体淌着着淫糜的汗珠,浸湿了我雪白柔嫩如水的肌肤,他粗重的鼻息像羽毛一样撩拔着我的粉颊,温热而暖昧的气息让我的身体渐渐也如他一般散着烫人的高热,我松开一直紧咬的唇,逸出一声难耐的呻吟。

那**的声音令他全身一僵,他猛地睁开眼睛,我毫不躲避他的凝视,定定地迎上他炫目的双眼,像有什么东西在身体里炸开,那双眼……,果然是灿如星子,那样墨黑如漆的双瞳,我恍惚地想,身体**起来,仿佛一把火,把他的身子跟着一起融掉了,我感到他的身体颤抖地痉挛,他恶狠狠地盯着我的眼,我只觉得他的身体如大江决堤,那排山倒海的快感向我袭来的同时,也令他不能控制地轻颤起来。

他盯着我,我也看着他,两个人的身子都僵硬着,保持着这个动作,任凭那令人欲仙欲死的感觉如洪水一般一波一波地侵袭,将我们摧毁、击散、粉碎……,良久良久,直到那令人**的快感如退潮的海水一般缓缓消退。

他仍没动,表情僵硬,一眨不眨地盯着我的眼,我也不敢动,迎着他的目光,看到里面忽闪过一丝寒意,转瞬即逝。不明白这个男人紧盯着我看的意图,我更是不敢轻举妄动,也不敢贸贸然开口,怕说出什么不合时宜的话令男人生疑。他望着我的眼神渐渐深了起来。我心里七上八下、忐忑不安,见鬼的,他一直盯着我干什么?难不成对我的身体起了疑心?

我不敢再看他,垂下眼睑,掩饰住内心的慌乱,不会是真被他看出什么异样吧?我不安地想。

见我垂了睫,帅美男也动了,慢慢从我的身体里退出来。我忍不住轻抽了一口气,不再有**麻痹的身体被他这微小的动作也**了火辣辣的疼痛,这样痛,怕是要养好几天了。我的脸微微一红,抬眼撞上他眼里的讥诮,微微一怔。

怎么会是那样的表情?轻视、嘲弄、厌恶,甚至还有仇恨。我百思不得其解,我和他,到底是什么样的关系?莫非不是夫妻?可是,这么亲密的事都做过了……,如果他厌恶我,为何要与我上床?唉,我第一万零一次开始鄙视自己级贫乏的想像力……

他翻身下床,**的背影差点让我喷出鼻血,这男人是什么人生的啊?怎么身材也这么好?身高起码在1米8以上,啧啧,那结实有力的肌肉,古胴色的皮肤,那翘臀、那窄腰、那猿臂、那宽肩、那松一样挺直的脊背……,视线由下至上滑到那里,我又抽了口气,那背上竟有一道一尺来长的伤疤,像条褐色的大蜈蚣,丑陋而狰狞地爬在他的背上,再一细看,那古胴色的肤色还掩饰了众多各种各样的大小伤口,像是从刀光剑影里摸爬滚打而出,那些伤口揭露着主人曾有着怎样惊涛骇浪的过去。

这个男人?到底是谁?我怔怔地看着他,脑子又开始混乱起来。一个穿着俏丽粉裳的女子已悄然走至床前,放下一盆清水,手里拿着一块湿绢,替他清理身上欢爱的痕迹。乍一看到她,我大吃一惊,这屋里,竟然还有其他人,他他他,他竟然在屋里有第三者的情况下,如此坦然地与我嘿咻嘿咻?这男人到底有没有一点羞耻心?我的脸火烧火缭地烫起来,我这个来自二十一世纪,对性行为也不是那么保守的人,面对给人演出现场版的a片也觉得非常难堪,好歹他还是个封建社会的古人好不好?

脑子里一片混乱,我就这样傻傻地看着帅美男光着身子一动不动,巍然而立,任那粉裳女子仔细地擦试他的身体。好不容易等那女子帮他清洁完,端了污水出去,还未等我回过神来,又走过来一个紫裳女子,给他披上一件宽松的白袍。我差点晕过去,这屋里到底还有多少个人观看了刚才那出表演。

转过头在屋内搜寻,目光蓦然接触到离床四五米处的一个人时,差点骇得惊叫起来。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