斗天游记

歌易

第一回 一张藏宝

问世间,情是何物,直教生死相许?天南地北双飞客,老翅几回寒暑,欢乐趣,离别苦,就中更有痴儿女,君应有语,渺万里层云,千山暮雪,只影向谁去?横汾路,寂寞当年萧鼓,荒烟依旧平楚。招魂楚些何嗟及,山鬼暗啼风雨。天也妒,未信与,莺儿燕子俱黄土。千秋万古,为留待骚人,狂歌痛饮,来访雁丘处。——调寄《雁丘词》

此山名曰“落霞山”,三山相连,高耸入云,巍峨挺拔,龙盘虎踞,白云环绕三山,飞瀑奇岩,山灵水秀,珍禽异兽频繁出没,景色幽险奇峻尽人皆知。

落霞山半山坡处,狂风呼啸,天刚蒙蒙亮,云雾缭绕至半山腰,狂风卷动着道旁树木、花草左右摇曳,山路泥泞湿滑,想来昨夜应是烟雨蒙蒙。

此时,山坡的上方有一少年正在费力的用双手推动着一块块大石头,小脸憋得通红。

“砰砰砰!”

一块块大石头风筝断线般滚落下山,山下一帮人吓得全无人色,纷纷左闪右躲,唯恐避之不及,但还是有几人被大石所伤,少年又把身旁的小石头扔下去,得意地拍了拍小手掌,继续往山顶爬去。

带头的那人怒吼道:“小兔崽子,你给我站住!”一位五短身材的壮汉,手拿大刀,满脸胡渣且浑身黝黑之人正气喘吁吁的嚷道。那壮汉身后跟随着大约二十多名随从,个个面目狰狞,他们已经追了这少年一个晚上了,现在已经快要清晨时分了。

在远远的山坡上,少年依然吃力地向上爬行,那少年头发蓬乱,全身衣衫褴褛,穿着一双烂布鞋,泥土满面,饶是如此,少年还是看来眉目清秀,鼻梁高挺,一对虎目溜溜乱转,一瞧便知是那种爱调皮捣蛋的家伙。

那少年约十岁左右,左手紧紧地握着一团布料,那布料看来已经年久,布料四周均已发黄,这也是这帮人追赶这少年的原因,整整一夜,那追赶少年之人仍不放弃,看来少年手中的布料非同小可,他身后那二十多人,全是些杀人越货、打家劫舍、仗势欺人之辈,如此穷追不舍,定是少年手中的东西价值连城了。

少年拼命地向上攀爬,逐渐的将那二十多名匪徒甩得老远,冲着那帮人做了个鬼脸,得意地道:“来呀!来呀!来抓我呀!抓不到了吧?你们全是王八、乌龟的儿子,爷爷我年纪这般大了你们都追不上”说完又扔下几块小石头继续往山顶爬去。

那壮汉的武功虽不甚高,但卑鄙无耻的手段却多,出道江湖多年,小部分人还是对他敬若三分,现在却被一个十岁的少年耍得团团乱转,怒吼道:“兔崽子,别让我抓到你,等我抓到你,一定扒了你的皮!放箭!”

登时,二十多支箭矢嗖嗖射向少年,清晨的山坡湿漉漉的,因是春天,昨夜又是蒙蒙细雨,道路甚滑,少年受惊,连忙四处闪躲,突然脚下踩空,躲闪不及,一支利箭“嗖”的一声,直射向少年的大腿处,少年一声尖叫,壮汉见少年中箭,发出哈哈奸笑,洋洋得意道:“臭叫花子,知道你爷爷的厉害了吧?我劝你还是放下手中的东西,跪下来,叫我三声爷爷,爷爷心情好,就饶你一命,你看怎么样啊?”

那少年虽没有钱财,但骨气还是有的,忍着疼痛,歇斯底的嚷道:“你这孙子,连你爷爷我都敢伤,居然还要我反过来叫你爷爷?你这个不孝的孙子,你会遭雷劈的,倒不如你叫我三声爷爷,爷爷我就将这东西还给你!”少年一边说,一边忍着剧痛攀爬。

那壮汉见少年脾气臭硬,喝道:“臭小子,你嘴硬是不是?我倒要看看,你能撑到什么时候!给我继续追!”

这座山峰,斜斜向上,山林中灌木横生,这落霞峰是流连大陆有数的高峰,山顶的另一侧,便是万丈深渊,所以壮汉胸有成竹,料定少年难逃脱他的掌心。

但那少年却懵然不知,他只是一味的逃蹿,当他登上山顶,看到四周云雾缠绕,伸出双手便有种触摸天际的错觉,前方去路已绝,少年环顾四周,左右两边均有一座一模一样的两座高峰,都是斜斜向上,呈三角形状,但都相隔甚远,三座山峰的距离刚好相等,都是相距约一千多丈远,少年暗叫一声,我命休矣。

片刻,壮汉带着他的二十多个随从也跟了上来,来到少年五丈开外,杵着大刀大口喘气,其余人等均是如此,狼狈至极。

壮汉喘息着,待缓过劲儿后,走向五丈开外的少年,少年内心正在盘算着逃命之法,他知道,就算他交出手中东西,壮汉也会杀了他灭口,现在,只能拖一刻,算一刻了。少年将布料换到右手,冲着壮汉道:“别过来啊!过来我就将它扔下去!”

壮汉不以为然,知道他不敢,继续向着前走,少年见威胁不管用,假装放手,右手手指一松,连忙左手将其接住,壮汉一下怔住,真怕他丢了下去,一夜的工夫都白费了,连忙摆手道:“别别别!小兄弟,有话好好说,千万要拿好!”

少年见这招初见成效,得寸进尺,道:“你们这么围着我,我又胆儿小,这要一个不小心,手指一松,这上边的秘密,你们可就永远看不到咯!”

这时,壮汉其中一个随从道:“你要是松了手,你的小命就玩儿完!”此人虽然说的是真话,但还是被壮汉白了一眼,少年故作慌张,颤抖的道:“你看,他又吓我,我好害怕,说不定……”

那壮汉连忙道:“别怕,小兄弟,你尽管放心,我答应你,只要你交出手中东西,我定会放了你,决不为难你!”

少年暗忖:你当我傻啊,交给你?我还有命吗?手中东西可是我唯一的活命资本。

少年假装故作思量,在山峰边缘来回踱步,壮汉也不敢往前一步,深怕惊吓到少年,只是一脸等待少年答允的表情。

良久,壮汉忍不住道:“考虑得怎么样啦?想好了吗?想好了就请交给我吧!”少年假装忧心忡忡,壮汉续道:“小兄弟,你没有别的选择啦,除了相信我,难不成你要跳崖不成?”这几句话,大有学问,软硬兼施,既有恐吓的成分,又有央求的意思,不卑不亢。

少年暗忖:周围都被他们包围着,想逃的话,势必难行,再加上自己的腿受了箭伤,行动不便,得让他们聚在一起才好。少年又道:“这样,要我相信你也不难,你别让他们围着我,让他们聚在一起,隔我二十丈远,不!三十丈远!”

壮汉心道:“就这么僵持下去,也不是办法,三十丈也还在箭射之内,倘若他要耍花招,杀他也还来得及。”随即下令,所有随从后退三十丈,众人退开后,壮汉换上毕恭毕敬的神情,道:“小兄弟,这下你满意了吧?东西可以给我了吧?”

少年见此,心中自是欢喜,忘记腿上还有伤,就在原地用力地蹦了三蹦,一阵剧烈的疼痛从大腿处传来,略一皱眉,但还是故作欢呼道:“你这么有诚意,好吧,这东西给你便是,你过来拿吧!”壮汉也乐得脸开了花,正准备快步上前,倏然,“咔嚓”一声,少年脚下的石头破裂开来,少年惊呼一声,坠了下去,壮汉急忙飞跃上前,想要抓住少年,但还是晚了一步,其余人等急忙惊慌地扑了过来。

看着少年消失在白茫茫的深渊里,壮汉叹息连连。其中一人道:“师父,就这么算啦?”壮汉咬牙切齿,怒视那人,几乎从牙缝儿里迸出话来,道:“不算了还能怎样?人都死了,再说了,知道下面是谁的地盘吗?‘落霞谷’,药散人孙彩媱的地方,孙彩媱虽是老太婆,你们打得过她吗?人家动个手指头就能捏死你们!”

那人暗自嘀咕:“这还不是您教不好嘛!自己武功还没到达‘武王’级别,怪我们干嘛!”这几句话说得声音极小,估计那壮汉没有听见。

再说那少年坠下万丈深渊,尖叫连天,突然,一声龙吟,他的尖叫声惊醒一条金龙,黄金巨龙倏地向前疾跃,在离地面约百丈时接住了他,少年像是在无边的巨海里抓到救命草一般,紧紧抓住金龙身上的鳞片,双眼紧闭,胸口怦怦直跳,生怕掉了下去。

时间仿佛过了很久、很久……

当那金龙平稳的站在地面上,一张大口一开一合,道:“好了,你可以下来了。”少年一怔,讶道:“你会说话?你居然会说话?”边说着边忍着大腿箭伤的剧痛翻下了龙身。

少年翻下龙身后,拔出利箭,扯下自己身上的烂衣,撕成条状,紧缠于伤口处,并啐了一口唾沫,防止伤口感染、化脓。

那金龙鸟瞰他一眼,并不在意他的伤势,淡淡地道:“这有什么稀奇的,我可是药散人的坐骑,吃了主人的丹药,我自然会说话啊!”

那少年恍然大悟,暗忖:药散人的丹药之神奇,自己也是有所耳闻的,这个倒也不足为奇。连忙双膝曲下,跪在地上,道:“多谢龙大哥救命之恩,我古力没齿难忘!”

那金龙一声龙吟,道:“哦,你叫古力啊!主人叫我金龙,你就叫我金龙大哥吧!”其实这条金龙的年纪比这叫古力的少年大几十倍,“大哥”的称呼已经很抬举这少年了。

可这古力少年却心想你倒还真不客气?不过,既然你救了我,叫你声大哥也不吃亏。他环顾四周,但见周围草木青翠欲滴,繁花似锦,道旁风物佳胜,原来是个罕见的美景之地,信步而行,瞧见林中仙鹤七八、白鹿成群,松鼠、小兔、鸟儿尽皆见人不惊。

刚才这古力少年被死亡震慑住了,没有仔细看这条会说话的金龙,现在得以“重生”,这才细细的打量眼前的这条金龙。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