浴火穷途

A A A

曾经的大侠玉树临风。而后他染恶疾,遭凌辱……侠义心肠屡遭颠覆,等待他的又会是怎样意外的结局?

第一章 惊虹

戌时,武江镇就已万籁俱寂了。方圆四十里的镇子,黑沉沉地不漏半点灯火,只有银白的月光冷清清照在青色的屋脊、枯黄的大道上。但是,在那一夜,武江镇上至少有三成的人心中忐忑,不能安眠。

镇中的大道旁,临街一户就是崔老四家。老崔家早早地闭了门,关了窗,更在门缝窗隙里塞紧了碎布。在屋外虽然听不到半点儿声息,但是在屋内,浊重的呼吸与刺鼻的旱烟味却清清楚楚地表明,这屋里醒着的人,绝对超过十个。而崔老四家自从去年大变后,本来只有他和七岁的孩子在的。

在门上,虽然四处都给堵得严严实实了,但是四尺高的地方,却漏了一个孔隙。不停地有一只眼紧张地从这里望出去。

黑暗中有人压低了声音问:来了么?张望的人答:没!

金色的长街静悄悄的,街上秘密铺好的干稻草暗淡地反射着月亮的光华。

突然之间,远处传来了沙沙、沙沙的脚步声。有个人踏着稻秸,快步走来。张望的人猛地抬起头,用手里的破布用力堵住缝。

屋里微微一乱,有人问:来了么?黑暗中,那张望的人答:来了!

又有人追问:他长什么样?张望的人怒道:不知道我不要命了么?看他!他声音颤抖,说完之后大口喘气,竟是紧张得不行。

不管镇子里有多少人醒着,在这个时候,刘七却已经睡了。他很累,白天去了李庄,李庄那不开窍的老东西既交不出什么七窍琉璃胆,又不知道让孙女来讨好自己,全无半点儿眼色。害得他连打带劝,好一番教导。若是人人都像这老贼一样,恐怕自己便是不累死,也会给气死了。好在那女孩儿够水灵,这才让刘七这番辛苦回了本。

对于武江镇及周围的几个村子来说,刘七绝对是一个能止住小儿夜啼的魔星。这人从小便不学好,偷东摸西,骗人不眨眼。十二岁上父母逝去,在镇上乞食半年后突然不知所终。十年后再回来,就已经是残废了。

他的右手只剩了两根手指,更干不成什么活计,于是仍是乞讨。这一回众人见他可怜,给他的衣食倒是多了。谁知几年后,突然有一天,他在大冬天里赤了上身,露出一身的狰狞刀疤,单手提一口钢刀,来到镇口,三刀一掌震断了村口的歪脖树,立下了威名。自此以后,其人行事便肆无忌惮起来,收罗了左近的十几个流氓混混,欺男霸女、强买强卖,成了武江一霸。因他只有七指,追随他的无赖便都称他为七哥。镇上人却还记得他的姓,只在背地里叫他刘七。

初时刘七虽恶,但终究没有什么作为,欺负人也不敢闹出人命。谁知自去年起,朝廷颁下旨意,为贺圣上大寿,兴建鹤龄宫,广为搜罗民间奇珍异宝。刘七觑着机会,便来向乡邻勒索。金钱也好,美人也罢,谁若不提早孝敬他老人家,他只须冲衙门努努嘴,随便给你编排个宝物出来,就自然会有一群如狼似虎的官大爷来抄家。

当年镇上的老举人丁先生仗着有功名在身,对他不假辞色,结果被衙门抓去拷问什么醍醐醒酒毡的下落。可怜一个鹤发童颜的老头儿,隔天就变成一具冷冰冰的尸首给抬了回来。

杨村的杨二壮家,孝敬得薄了,刘七便说他家的田头老树是快长成的呤妖木,只要再过九九八十一天就能引来方圆百里的媚妖,做凌风之舞。杨二壮百般分辩,怎奈官府一心巴结圣上,听说这种奇事,自然是宁信其有、不信其无。当即派了人将大树周围圈起篱笆,百步之内禁止往来。杨家一家七口就指望着这几分薄地,给官差一耽搁,误了农时。杨二嫂一急,与官差动上了手,当场便给打死了。杨二壮上去阻拦,也被斩断了腿。

凡此种种,不一而足。恶人不可怕,可怕的是恶人有了势力。刘七靠上了官府,官兵衙役都成了他的手下。在一年多的时日里,他将武江方圆三百里刮了个入地三分,被他坏了清白的女子不下百人,家破人亡的百姓更是不计其数。武江镇里民怨极大,可是官府的事,谁管得起?曾有几个小伙子想私下里干翻他,却哪是刘七这个练家子的对手?

刘七一向睡得不沉。他作恶多端,自己心里也明白,这镇上不知有多少人想要他的命。因此睡觉时,他都半睁着一只眼,而且从来不留女子陪寝。但他也并不是一个人住,隔壁的厢房里,平日跟着他混吃骗喝的泼皮正此起彼伏地打着呼噜。

但是这样的防备,防得住人却防不住气味,刘七睡得正美,却被一股异味熏了起来。

那是一股说不出是香还是臭的怪味,似乎有一点儿呛人的微香,仔细分辨分辨,应该是细细的粉尘让人产生的错觉。更多的似乎是臭味,腐败的、酸腥的那种。这味道极沉、极厚,中之欲呕。

刘七从床上坐起来,迷迷糊糊地骂:娘的,谁把屎拉在裤裆里了?

他又抽两下鼻子,闻惯了那味道后,却一时辨不出来路了。刘七再躺下,却怎么也睡不着,当下趿鞋下床,摸黑在桌上捞起一坛酒,狠狠灌了两口,这才拿起火镰,点着了桌上的油灯。

灯火在灯芯上跳跃两下,一点点伸展了身子。屋里渐渐亮了,刘七顾盼自雄,不经意间往门前一瞥,却只觉眼前一黑那里什么时候,竟然站了个人!

那人身量极高,穿一身洗得灰白的长袍。那白袍极旧,虽浆洗得干净,却泛了三分的黄旧之色。他的头脸给一块围巾层层裹住,那围巾不是夜行人遮脸用的薄巾,而是厚厚的,更像常人冬日御寒所用。厚巾掩住了口鼻,只露出两眼,两端松松地堆在肩上,不知怎地就给人一种这人极为虚弱的感觉。可是这样虚弱的人,怀抱一口长剑,在这样的夜里往那儿悄无声息地一站,却带出三分诡异,七分杀气。

刘七吃了一惊,仓皇站起,喝道:什么人!那人却不回答,只把眼上下打量刘七,良久,方哼了一声问道:你就是刘七?那声音略为嘶哑生涩,瞧来不是个多话的人。

刘七心中一突,强道:是又怎样,不是又怎样?那人两肩一耸,似乎笑了一下,伸右手入怀,掏出一叠白纸,抖开,上边红的、黑的密密麻麻写满了字。那人扫了一眼,缓缓念道:去年七月,说崔老四家秘藏’七馐宝图’,令其长子、次子同入大牢的,是你?刘七身子一抖,没有说话。

那人再念:同年七月,你要挟赵德全一家,辱其幼女。赵德全之妻悬梁自缢,赵德全吐血卧床,那女孩儿却傻了,当时只有十二岁。干下这禽兽不如勾当的,是你?刘七冷汗直淌,脚下发软,慢慢向后退去。

那人再念:同年八月,骗走张富家祖传的’鸣凤簪’,转头将其陷入狱中。张富在你乞讨回乡时,曾接济你长达半年之久。这恩将仇报、狼心狗肺的贼子,是你?

刘七知道今日事无善了,这时已从床头摸着单刀,当下胆气陡壮,刷地拔刀出鞘,扯着嗓子叫道:都是你爷爷我,那便怎样!

那人冷笑一声,把手一抖,一叠白纸化为一团白光劈面打至。刘七挥刀一格,啪的一声,十几张白纸飞上半空,又如雪片般洋洋洒洒自半天落下。

只听那人森然道:这是你们镇上联名的’除恶书’,上边有你两年来的累累罪行,还有三百七十一人的指印画押。你仔细看看有什么冤枉你的没有?若没有,那人冷哼两声,今日,便是你的死期!

刘七怪叫道:看他妈什么,爷回头就整死他们!谁要谁的命还没准呢!他说着话,左手舞刀,右手残掌一晃,直取那白衣人。

嘣的一声,那人已然拔剑。他拔剑时动作特异原本那剑是剑尖朝下、斜抱在他怀里的,此刻他要拔剑时,却先把两臂一振,双手大开,俨然有怀抱天下之势,与此同时,那剑却给他手臂一搓,如陀螺般骨碌碌在他胸前旋转落下。

刘七动作在先,这时本已迫近那人身前,待忽然看清那人拔剑的手法,竟蓦地怪叫一声,半空里硬生生换气,猛地沉下身形。便在此时,那人的两手突然快逾闪电般一合再分,左手捉鞘,右手持柄,两手之间便有了一道雪亮的剑光弧形连贯。

嚓的一声,那剑光堪堪掠过刘七伸前的左臂,鲜血飞溅,方才他若再前一分,便遭断臂之厄。

刘七勉强躲过一劫,单刀落地,踉踉跄跄向后疾退,像青天白日见了鬼一般,怪叫道:惊虹剑!惊虹剑你是赤手白云!赤手白云还活着!那人嘿嘿冷笑:刘仁泰,五年前我就说过,你要再敢为恶,天涯海角我都会找着你,要了你的狗命。

刘七两股战战,目眦尽裂,嘶吼道:怎么是你?你不是死了么!

原来十年前,刘七从武江镇出走,机缘巧合下得遇名师指点,习武三年。三年后他刀法已是小有所成,便不耐寂寞,下山闯荡,未几,便落草为寇,成了江北苍头山的四当家。两年中,他伙同几家寨主打家劫舍、无恶不作。因他刀法厉害,便有了个断头小刘的绰号。其实这名字虽恶,比之他的行事,却温柔多了。

可惜好景不长,苍头山贼人的劣迹终于给游侠云舒怀获悉。云舒怀连夜上山,一剑尽破苍头山,几家寨主伤亡殆尽。

五年前,在江湖之中,游侠云舒怀的声名可说是响如春雷。这人疾恶如仇,生就一副侠肝义胆,虽是富家子弟,却自幼习武,十五岁便独自行走江湖。待他父母过世后,更是将家中产业变卖一空,救下黄河下游十一县遭了水灾的百姓。

他面目俊美,喜着白衣,一身功夫飘逸绝伦,初时人人景仰,都称他为白云公子。可是不过两年工夫,这么个温文尔雅的绰号却给改成赤手白云。原来这云舒怀虽然行侠仗义,可实在有点儿脾气执拗、心狠手辣,凡被他找上的黑道人物,有确凿恶行的,俱是非死即伤,因此小小年纪便已是两手血腥,成了一个令黑道闻风丧胆、白道不以为然的人物。

当年刘七碰上云舒怀时,两人都还不到二十。苍头山诸寇在云舒怀的绝技一剑惊虹下输了个一败涂地,七家寨主死了六家,只有刘七年岁最小,又惯说谎,这才哄得云舒怀信了他只是一时失足,家有高堂幼子的疯话,只削了他持刀的三根手指作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