床底下的暗箱

A A A

兰宁市郊外,欢乐旅馆。中午时分,旅馆没有客人。百无聊赖的旅馆老板只好趴在柜台上,收看本地电视台播放的午间新闻。

等新闻讲到本地一宗灭门案后,于少慕进入了旅馆,他走到柜台,迫不及待地说道:“老板,开一间双人房。”

老板登记了他的身份证,收了押金,取出钥匙交给他:“2楼,205号房。”

于少慕二话不说接过钥匙,提起行李,往楼梯口方向走去。

随后,他像想起什么一样,突然回头说道:“老板,等会儿有个女的过来,你直接让她来我房间,现在她在外面拍风景呢。”

就在这时,外面突然传来乌鸦的叫声,旅馆中的人都不约而同颤抖了下。

那不祥的怪声,好像预示着接下来有什么不幸的事情要发生一样。

2.箱内女尸

故事是从吕子良到来的那一刻开始的。 那时正是夜里十一点,他走进旅馆,环视了一周,有个老板模样的中年人正在柜台中间打盹。

他提着沉重的行礼,敲了敲柜台:“老板,开间单人房。“

老板打了下哈欠,见是新来的客人,立刻抱歉道:“不好意思,这人啊,一到中年,就老想睡觉。”

接过钥匙,吕子良像想起什么一样说:“对了,我这人怕吵,所以不喜欢隔壁房间有人。”

旅馆老板热情道:“这个没问题,今天旅馆没什么人,除了你,就两学生。”

吕子良没有急着上楼,而是继续问:“老板,您对这一带熟不熟?我听人说,从这儿一直走下去会看到一个岔路口,那岔路分别通向什么地方,您知道吗?”

老板笑着回答道:“左边那一条通向客西村,那里种的菜健康又好吃;另外那条路则通往银镜湖,那也是个景点,很适合拍照,但是最好不要下去游泳,那个湖很邪门,啥玩意掉下去都浮不上来。

“去年夏天有两个小青年看湖水清澈,一时兴起就跳进水里,结果到现在还没有浮上来……”

听到这里,吕子良露出一丝不易觉察的笑意,他要找的正是银镜湖。他需要深邃的湖底帮他掩盖某些秘密。

吕子良又费力地提起旅行箱,缓缓走向楼梯。在楼道口,他遇见一个正要下楼的年轻人,他特地侧身等年轻人从他身旁走过后,才急急忙忙上了楼。

他太匆忙了,以至于没有发现年轻人在下楼后,还特地回头看了他几眼。

吕子良进了房间后,小心翼翼地打开旅行箱。

旅行箱里装着的是死不瞑目的张娇娇。她死去多时,脸早已变成青灰色,皮肤上浮现出一块块淡青色的尸斑,血红的舌头裸露在外面,两只眼睛睁得大大的,瞪得吕子良心里直发毛。

他细细检查一遍尸体,确认没有留下什么线索后,又迅速合上了盖子,然后默念道:“娇娇,不要怪我。”

就在今天中午,张娇娇约吕子良到她家谈判。

说是谈判,其实是威胁。张娇娇怀孕两个月,孩子是吕子良的。她要求吕子良马上和她结婚,不然就要把两人的事公诸于众。

吕子良不爱家里那只母老虎,可是他却爱母老虎家族的权势。谈判很快就谈崩了,两人发生了激烈的争吵,最后吕子良心一横,掐住了张娇娇的脖子……

没有办法,野花再鲜艳,也比不上他的光辉前程。

唯一麻烦的是,他还得处理好野花的尸体,万一被发现的话,光辉灿烂的前程便也要和这具尸体一样,灰飞烟灭了。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