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之棒打初恋

英俊多金的总裁要泡她!她却发现自己只是他初恋的影子。她回到六年前,准备棒打鸳鸯,无论如何也要阻止初恋出现。

 

六年前的月亮更加明澈,夜风比往常迷人,女孩子们穿着清凉的吊带裙和超短裤穿梭在熙熙攘攘的夜市中。

年遥光深深呼出一口气,安静地守在自己的面具摊前。她卖昆仑奴的面具,自己亦戴着一具蓝色的昆仑奴面具。

旁边卖乌龟的男孩子说话从来没有停止过。

“大晚上的,你戴个面具怪瘆人的。”

“摘了吧,男同学们买东西挑长相的。”

“你不会长得比面具还丑吧。”

遥光额角青筋突突跳,终于忍不住说:“凌极,闭嘴。”

男孩子更加诧异:“你怎么知道我叫凌极?”然后自问自答,“我是显大的校草,想来早就声名在外,你知道也不奇怪。”

二十二岁的凌极眉目张扬,热情闪耀,在学校是受女孩子追捧的阳光暖男,瞧他那自恋的表情便可窥见一斑。

可六年后,成长为青年才俊,霸占公司总监一职的凌极却是个不苟言笑的万年冰山,就像植物大战僵尸里面的冰冻蘑菇。

凌极初入公司就大刀阔斧策划改革,雷厉风行,杀伐决断,各个部门叫苦不迭。短期内就树立了领导威严的“凌极”自此让人闻风丧胆,谈虎色变。

即便是在这样严峻的背景下,凌极却表现出了对年遥光的与众不同。

其实遥光长得真的没有那么引人注意,她这种级别的是公司里一抓一大把的小角色,为了升职加薪在岗位上卖力地发光发热。论相貌,比不得刚入公司的新人青春活泼;论气质,远不及一干优雅端庄爬到公司管理层的女强人。

但凌极就是注意到了她,也许发光发热的电灯泡对冰山是一种致命的吸引。

那日,凌极打格子间走过,经过遥光的位子时便再也挪不开脚步。遥光承认,俯视她的凌极帅得睥睨天下,她也短暂地迷失在他的魅力中。

直到他低声说:“晚上一起去袅袅山顶吃牛排。”

那是命令的口吻,脸上没有多余的表情。遥光刚刚交了一份关于袅袅山顶的婚礼策划书,所以遥光难得没有自作多情,只以为凌极纡尊降贵想一边吃饭一边同她探讨策划书。

结果山顶不仅有烛光、玫瑰和小提琴手,还有西装笔挺,分明打扮过的凌极。

穿着牛仔裤、T恤衫的年遥光望着脸色渐渐黑下来的凌极怔了半晌,终于嗫嚅着问:“总监,你这是打算泡我吗?”

他会泡一个不漂亮、没才华,也绝没有巨额遗产的她吗?

遥光看过总裁文、总监文、总经理文,各位老总朝女下属伸出魔爪前通常会铺垫许多预兆。刻意的接近,假公济私的帮助,还有绝对少不了的出席派对惊艳老总,最后才有老总悠悠一句真情表白。但凌极没有,在这之前他没有同她说过一句话,工作上的交流也没有,他并不是她的顶头上司。

他就这样赤裸裸地将遥光直接拐到袅袅山顶,在遥光疑惑的眼神中点头承认:“是的。”

是的,他要泡她。

年轻有为,英俊多金。这八个字虽然俗气,却将凌极的优点描绘得淋漓尽致。一定是上帝手里的馅饼太多,不小心掉下一个砸中了遥光。

虽然凌极不够温柔、不懂浪漫、不解风情,但他走路会牵遥光的手,吃饭会替遥光夹菜,看电影肩膀会借给遥光睡觉,夜里还偷偷亲过遥光,偶尔对她笑,像开在雪地里的炫目莲花,让人心神激荡。

待红艳艳的结婚证领到手,那一刻,遥光真觉得自己死而无憾了。

然而便是在这一天,她发现了凌极的秘密。

就在她上蹿下跳想找个神圣又庄重、隐秘又安全的地方置放结婚证的时候,她无意间打开了一个抽屉。抽屉是有密码锁的,她试了他们的结婚日期,结果就打开了。

遥光的掌心忽然冒出了冷汗。

密码锁上的几个数字摩挲得平滑模糊,想来这个密码凌极已经用了很久,久到在认识遥光之前。所以,凌极不是用结婚日期作为密码,而是根据密码选择了婚期。

怪不得,他坚持这一天领证。

九月六日,这一天到底对他有什么意义?

遥光颤抖着拉开抽屉。抽屉里有一本相册,孤零零地躺着一张照片,是个女孩子的侧脸,拍摄日期是六年前,地点是凌极的大学操场,背面是凌极的字迹:永远的初恋。

如果遥光不是清楚记得自己没有去过那所大学,她真的会以为那个女孩子就是自己。她们太像了,尤其那双被阳光照得眯起的眼睛,简直一模一样。

她的心跌入谷底,原来一直以来,她不过是别人的影子。

有些原本不能解释的,统统被她归为凌极怪脾气的事情,突然有了解释。

比如那次在游乐场,她拉着他去坐海盗船,他莫名其妙地就发了火,狠狠看了她两眼,头也不回地走了,留下她一个人摸不着头脑。

遥光不明白一个肯坐过山车的男人为什么不肯坐海盗船,现在想来大约是海盗船勾起了他什么不好的回忆。

她想起有一天傍晚,他们在山顶看夕阳,漫山遍野金灿灿的,凌极看着她说:“你的眼睛真漂亮,夕阳尽入。”

那是凌极为数不多的甜言蜜语之一,遥光还为此高兴了很久,现在想想,还真是悲哀。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