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辰暗旅

阿缺

A A A

我从七月的地球出发,沿着安琪号的航迹,几乎追遍了大半个联盟疆域。我搭乘各式航舰,在宇宙间穿梭。有时候飞船里很拥挤,形形色色的异星人混在我周围,他们谈笑唱歌、痛骂打架;有时候客舱里空旷死寂,我独自趴在观望台前,外面群星闪耀、星河流转……

后来通过在宇航署上的关系,我弄到了安琪号的路线图,于是提前赶到了古斯特星。终于,在古斯特星唯一的港口里,我看到安琪号自天空缓缓降落。巨大的舰身悬停在泊位上,舷梯连接好后,一群船员鱼贯而出。我仰着头望过去,六轮恒星在天际初露峥嵘,光线在舰侧勾勒出明亮的光弧。我的眼睛眯成一条缝。

当那个穿着旧风衣、戴着不合时宜的泰森毡帽的男人走上舷梯时,我终于长长舒了口气。

这正是我要找的人。

“你要采访我?”威克接过证件,边看边念,“张紫,《星旅人日报》实习记者……”

“很快‘实习’这个前缀就会消失了,”张紫把记者证拿回来,小心地放进包里,“只要我写好对你的采访。”

威克拉低帽子,转身看了看身后的安琪号,船员们正在卸货,优质烟酒会被运往港口的各个酒吧。捕鱼周还未开始,所有人都只能窝在港口,烟酒会是最好的消遣。“我只是一个普通的船长,没什么好采访的。”威克转身走向安琪号。

张紫连忙走快一步,“不,你的安琪号是联盟里最着名的雇佣舰之一,你的历险航迹一直被人称道。你到过的很多地方,连科考队都不敢靠近,暗域、死亡峡——”

威克停下,皱起眉头,“不要拿百科里的资料来糊弄我。而且,显然你没有听出刚才我话里的意思,我不想被采访。上一次,也有一个女记者说要采访我,结果三天后她骗了我,套出我的事情,然后把我所有的负面事件报道了出来。到现在我还被船员们嘲笑。”

“放心,我不会——”

“嗯,我也相信你不会。”

张紫说:“我是说,我不会那么狭隘地报道,我是一个有专业素养的记者!”

“实习记者。”威克补充,“况且,我现在很忙,有大量的货物要运送,捕鱼周开始后我也要去环海捕晶鱼,这可是笔大利润。比起采访,我对赚钱更感兴趣。”

“我不会耽误你的时间,我只是跟你上船,了解你的生活,记录下来就可以了。”

“不行,我的船上不能有女人!”威克说完便走了,走了几步,再没有听到张紫的恳求。他有些纳闷,这个实习记者看上去不像是这么容易就放弃的人。威克犹豫地停下,扭头看见张紫正站在原地,不顾周围涌动的人流,右手在便携记事本上跳跃点击,看起来是在打字。

“你在写什么?”威克没来由地心里一寒,走过去,他比张紫整整高出一头,很轻易地看见了她打出来的字,“‘仅见一面,威克船长的傲慢与荒淫就体现无疑,其敛财成性,暴露出了对女性的强烈歧视’……嘿,我说,你这是在干什么?”

“写对你的采访,”张紫头也不抬,“既然不能直接了解你,就只能凭印象来写了。”

威克把泰森毡帽摘下来,左手揉捏帽檐,过了很久,他问:“你写的这些,会刊登出来吗?”

“当然,读者都喜欢看这样的报道。”

“那你跟我上船吧,写些其他的。”

安琪号的规格属于联盟二等舰,体型硕大,张紫站在下面,如同蚂蚁在仰望着成年鲸鱼。“上来吧。”威克领着她,自升降梯进入安琪号内部。里面大都由轻金属材料构建而成,几乎没有装饰,充斥着原始的金属冷感。张紫不时扭头张望,墙壁像镜子一样映照出她的影像。廊道和连接桥纵横错落,货物在传送带上有序地滑动。来往的船员都向威克致敬,威克以点头作回应。

穿过长长的廊道,他们来到高级船员休息区,威克耸耸肩,“从现在开始,你就要跟我们住在一起了。”

“我不能有自己的房间吗?”张紫说道。

“嘿,小姐,你以为这里是哪儿,地球度假村?”威克鼻子哼出一声轻笑,“安琪号是运输舰,里面的设计都是为了能够获得最大的运输量!即使是我的高级船员,也只能挤在一个破罐子里住,我得先给你说清楚,这些家伙可不会像我这么斯文,你要小心了。”

说完,威克一脚踹开门,大声说:“嘿,兔崽子们,我给你们带客人来了!”

待看清威克身后的人后,船员们都露出笑容,口哨声在每个角落里响起。“嘿,我知道你们很久都没碰过女人,但我要提醒你们,这是我的客人!你们要是敢用手碰这位女士,我保证,很快你们就要怀念曾经有手的日子了!”威克严肃地说,这番话起了一点作用,所有人类籍的船员都收住了暖昧的笑,但剩下的依旧嚷着。

一个斯科星人挥舞着手爪,不停地叫道:“要是我不小心碰到她了怎么办?”

“噢,亲爱的阿利,我依然会把你的八只手全部砍下来,一个月后它们会再长出来,那时我再砍一遍。”威克盯着它,“尽管我知道你是雌雄同体,这位女士不会让你分泌任何有快感的激素,但我还是要那样做。”

然后整个休息区都安静下来了。

威克把张紫带到休息区最里面,那儿有张空床,“喏,这就是你休息的地方了。”

张紫感到很不自在,周围几十道目光肆意扫过来,混杂着各种意味。她有种脱光了衣服站在人群中的糟糕感觉。她坐到自己的床上,左右看了看,突然抓住威克的手臂,“不,我不能住这里……”她犹豫了一瞬,咬咬牙,“带我去船长卧室住吧,我,我睡沙发都行!”

“你现在正在船长卧室里,我的床就在你旁边。对我来说,沙发和床是同一件东西。”威克躺到与张紫相邻的床上,两手叠在脑后,舒服地闭上眼睛,“我说过了,这里所有的设计都是为了最大运输量。”

船员们哈哈大笑。张紫红着脸,把行李塞到床下,然后低头在记事本上打字。她尽量不去想自己正身处几十个粗鲁的船员之中。

所幸这种情况没有持续很久,几小时后,威克把她带到了安琪号外面,向港口的酒吧走去。随行的还有那个叫阿利的斯科星人,它有八只触手,但依然慢吞吞的。

酒吧里聚满了打发闲暇时间的船员,喝酒说笑,他们都在等古斯特人开放海域。这颗星球很保守,捕鱼周开始之前,任何人都不能进入星球内域,只能在这个狭小的港口里等待。威克三人走进去的时候,里面正吵吵闹闹的,然而看清威克的面孔后,大部分人都寂静了几秒钟。

“嘿,威克,你不是死了吗?”一个红色皮肤的坎特星人站起来,“我们听说你的船被星潮湮没了,没有一个人逃出来。”

“我也听说过这个消息。但是很遗憾,我和我的船都好好的。”威克从酒保那儿接过一杯黑啤酒,举杯示意,“况且就算死,也得在你把我的三千个联盟点数还给我之后。”

“都这么多年了,你还记得这点钱?哦,威克,你可真是个小气鬼!”

“我是不记得了。不过,”威克从宽大的风衣里拿出一个笔记本,张紫定睛看去,这个笔记本竟然是纸质的,纸页泛黄,上面密密麻麻地写着数字和字母,“这个玩意儿替我记着呢。”然后,他把酒杯举过头顶,大声道,“我运来货物,挣了不少。今天你们喝的,都算我身上了!”

所有人都笑了,他们站起来,把盛满泡沫的酒杯举向威克,“敬威克船长!”

端着酒杯,威克跟认识的人打完招呼,然后他回到了张紫和阿利坐着的桌子上,脸色不变,笑笑说:“嘿,小姑娘,你看,像这样慷慨豪迈的行为,你就可以写进去。”

张紫不置可否。阿利则拿着八个酒杯,同时往嘴里倒着烈性威士忌,根本无暇说话。

威克正想说什么,酒吧的门被推开,然后,整个酒吧都安静下来了。真正的、彻底的安静,仿佛场景突然从闹市切换到了幽坟。所有人的目光都聚集到门口那些站着的黑影上。

十几个人站在门口,正冷冷地打量着酒吧内众人。他们约五尺高,披着斗篷,黑色布料几乎把他们全身覆盖。张紫眯起眼睛,想看清这些人的面孔,但斗篷的帽子下面是一片黑暗,似乎能吞噬视线。乍一看,他们像是没有躯体,只是一件件凭空漂浮的斗篷。这个联想让张紫不寒而栗。

“他们怎么看上去像鬼魂啊?”她问身边的阿利。

“这就是他们被称作古斯特的原因。”阿利把头凑近张紫耳边,喷着酒气,“据说第一次发现这颗星球的,就是你们地球人,他们当时被这些披着斗篷的家伙吓坏了,以为这是鬼魂聚集的地方……”

“别说话了,阿利,把酒精排出来。要做正事了。”威克咳了一声。阿利浑身一颤,肌肤上绽开了无数孔隙,酒精汨汨流出。他很快清醒过来。

“出示证明,以及,租金。”为首的古斯特人干涩地说。

古斯特人迈着怪异的步伐走进来,分散到每一个猎人身前检查船舰证明。猎人们掏出证件来,递给他们。确定船舰的规格和功能没有问题后,古斯特人让猎人输入联盟点数,然后再发放捕鱼证。有几艘舰因为规格太小,被拒发证件,那几个船长愤愤不平,用难听的言语咒骂着。古斯特人却像没听到一样,继续检查。

到了威克这一桌,阿利熟练地出示证明。安琪号的规格完全符合要求。然后,阿利让威克转过头,遮遮掩掩地输入密码,支付租金。“瞧,知道我为什么要带这个八条腿的家伙出来了吧。”威克转过身,无奈地冲张紫摊摊手,“我虽然是船长,但所有的钱财都归他这个大副管理。”

“谁叫你上次跟别的船长打赌,一下子就把安琪号全押了下去。幸亏你没输,不然我就要失业了。所以你管安琪号我管钱,大家都放心。”阿利一边用不满的语气说,一边把捕鱼证收好。

拿到了捕鱼证的猎人们放松下来,开始说说笑笑。威克掏出一个银白色的圆块,比指甲盖稍大,对张紫说道:“嘿,我知道你现在不想回船上,来,给你变个魔术解闷。”

“这是,”张紫惊讶地看着那银白的圆块,“这是古地球时期的硬币,你怎么会有?”

阿利喷出一口气,说:“你要是看到了船长的收藏,会更加吃惊的。从毛笔这么古老的玩意,到三个月前才发布的潜伏装,他都收藏着。”

“可是安琪号不是只追求最大运输量吗,连船长休息室都没有,怎么还会有收藏室呢?”

“哦,确实没有收藏室,我的藏品都堆在我的床下面,男人嘛,不拘小节——看好!”威克接过话头,拇指一挑,硬币凌空翻起,在空中旋转数秒后落向玻璃桌面。“叮”,硬币碰到桌面,他闪电般伸出右手,将硬币覆盖。他的左手伸到桌子下,隔着桌面与右手重叠。

“现在猜猜硬币在哪只手里。”

张紫知道,按照魔术逻辑,硬币应该穿过桌面到了威克的左手里。但她想了想,决定满足一下威克,于是一脸疑惑地说:“不是应该留在右手上吗?”

“哈哈!”威克果然愉快地笑了,他把手拿开,两个掌心里都没有硬币。

阿利不屑地哼了一声,“无聊的地球人,这种靠欺骗视觉的把戏也拿出来玩……”

“魔术是一门艺术,真可惜你们斯科星人不能欣赏。说不定连古斯特人都能够理解。”威克说完,拉住路过的一个古斯特人,“我给你表演一个魔术吧。”

古斯特人静静地站在桌子旁,没有说话,但也没有继续走动。于是威克从风衣口袋里又拿出一枚硬币,把刚才的魔术表演了一遍。古斯特人继续沉默。“你看出这个魔术的原理了吗?”威克问。

“没有。”

“那你想知道它的原理吗?”

“不想。”古斯特人发出干瘪的声音,然后飘向别的桌子。

阿利发出胜利的笑声,“看吧,古斯特是二级文明,科技程度在联盟里也排得上前十了,他们也对你的把戏不感兴趣!”

威克不死心,又拉住了几个古斯特人,~遍一遍地演示那个魔术。他玩得不坏,然而得到的答案都是相同的,古斯特人没有看出原理,却也不想知道原理。

十几次之后,威克停了下来,皱起了眉头。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