笛卡尔监狱

魏浩

A A A

一个人能够在不吃不喝的状态下坚持几天呢?就算逃生通道打开,他把诺尔曼救出去,能不能打开温室的门呢?万一出去了却救不活他了呢?

浓烟滚滚,战火弥漫,无尽的喧嚣声响彻天地,菲特·利兹姆将军在战壕里躲避了近半个小时,耐心地等待着敌军猛烈的火力压制过去。

他计算过了,没有援军的支援,敌方的炮火顶多能再维持几分钟,发动总攻的时机马上就要来临。

他冷冰冰的脸上看不出表情,眼睛里却隐隐有一丝火焰升腾。

抽出一支烟,接过副官殷勤递过来的火,点燃了刚要美美地吸上一口,忽的一声炸响,气浪翻滚,泥土飞溅。他下意识地用手去挡了一下,脸上没被纷飞的泥土溅上,手里的烟却被那股冲击波震得熄了一半。

“妈的!”

他脸上的肌肉抖了抖,猛地深深吸了一口烟,随即使劲扔在地上,一脚把它狠狠踩进了战壕的泥土之中。

“弟兄们,给我冲!”

他一个翻身冲出战壕,猛烈的寒风立即铺天盖地地席卷而来,随之而来的还有对方的枪林弹雨。

然而,将军被压抑了许久的激情非但没有被狂风扑灭,反而愈加旺盛。迎着刀子般刮过脸颊的冷风,他身先士卒地冲向了敌阵。

完全被将军疯狂举动震惊的部下一时间竟然没有跟上。直到一阵猛烈的机枪扫射,把将军脚下的土地打得碎石飞溅,将军高声嘶吼着骂骂咧咧的时候,人们才反应过来,立即热血上涌,如同一群野兽般疯狂冲出了战壕。

最后的战斗打响了……

菲特将军双手持枪,在左右副官的掩护下冲在了前边,正值战意沸腾、热血涌动之际,忽的一颗流弹斜擦着他的肩膀狠狠划过,猛地射入了地下的泥土,鲜血立即迸射而出!随之而来的便是一股钻心的剧痛!

副官惊慌失措,立时大叫一声,请求菲特将军暂退!

“妈的,放屁,给我子弹!”他大声召唤了一声,那副官哪里肯干,一急之下,猛地拉住将军受伤的胳膊,用力一扯,一股钻心的疼痛使得菲特将军浑身一个颤抖

“菲特,菲特?醒醒,醒醒!又做梦了?”一个油滑的声音将菲特从梦中拉回现实,眼前的一片漆黑使得他有些反应不过来,恍惚中仿佛还在硝烟弥漫的战场上,那种刺激、壮烈、热血沸腾,让他久久回味,不愿从中清醒。

那个油滑的声音嘿嘿笑了两声,讥讽道:“我亲爱的菲特将军,不知道您这次又梦到了什么,中世纪的欧洲,还是二战时期的苏德战场?”

“诺尔曼,你最好给我闭嘴,要是不想死的话!”菲特揉揉被压痛的胳膊,愤愤地骂了一句。

那个叫诺尔曼的小个子男人立即笑嘻嘻地说道:“是,是,将军!不过小人还是奉劝阁下,不要看那么多上个纪元的无聊书籍了,里面充满了空洞的个人英雄主义和无聊透顶的打打闹闹……”

菲特猛地跳起,一拳将这个多嘴的男人打倒在地,丝毫没有理会他的声声哀嚎,转身到了黑暗中的另一个角落。

那里更是没有丝毫光亮,潮湿与阴暗如同恶魔藤蔓一般将他围绕,他甚至看不到自己的身体。

轻叹一声,往事又再次涌上他的心头……

菲特当然根本不是什么将军,甚至连军人都不是。

在整个第三星际联盟的人们眼中,他是一个异类,一个叛逆者,一个疯狂的恶魔。

然而最开始的时候,他的确是个很平凡很平凡的人,就像他所有的同事们一样,在皮埃尔星际开发公司火星总部做一个小职员,每日作息规律,工作也一丝不苟。

他的家庭生活也并不困顿,相反,他很幸福,一种属于平凡人朴实的、简单的幸福:一个不算美丽但温柔贤惠的妻子,两个乖巧可爱讨人喜欢的女儿,虽然也会有吵吵闹闹等诸般烦恼,但也是家庭琐事,一切的一切没有丝毫显示出他后来会做出那种事的迹象。

然而只有他自己知道,这种事的发生是迟早的,内心深处的疑问甚至从他出生时就困扰着他了。当然了,他从来没有对别人提起,哪怕是最亲密的父母妻儿,都无从了解他内心的怀疑与苦闷。

他……讨厌这个世界,甚至可以说厌恶乃至憎恨,他不明白为何有这种感觉,但那想法一旦出现便如同杂草般疯长,哪怕是刀劈火烧也除之不尽,而且越是克制越是强烈炽热。

究竟是在厌恶什么呢?他自己也无时不在思考……

这个世界富饶而祥和:科技的高度繁荣使得人类可以轻易横跨茫茫的太空,散布人类文明的种子;能源短缺这个困扰上个纪元整个文明史的问题,在人类强大的科技力量面前,也早已经灰飞烟灭,彻底成为历史。

于是……

艺术在这样一片盛世繁华中蓬勃发展,无数的音乐家、美术家为人类奉献着至美至乐的享受。

甚至人与人之间不再那般勾心斗角、尔虞我诈,资源的极大丰富使得人们失去了斗争的心思,幸福与满足的笑容时刻挂在人们的脸上……

这是多么美好的画面啊,这不正是人类追求了几万年的终极梦想吗?

可是于菲特看来,这一切都是可憎的,他讨厌人与人之间那种简单平和,他讨厌那种追求极致唯美的现代艺术,甚至对整个人类赖以生存的科学基础也持着深深的厌恶态度。

连他自己都觉得,这是病态的,可怕的,甚至是可耻的!然而他控制不住自己,谁能真正压抑灵魂深处的欲求呢?

但没有任何一个人能跟他分享他的愤懑,他更不敢将自己内心深处的这种怀疑表露出一丝一毫。他知道,任何人都不可能附和他,若是知道了这些,人们只会将他当做破坏和平的潜在威胁,一个光辉年代的异类!这让他感到一种深入骨髓的孤单与恐惧。

最后……

在一次跨越星际的雕塑艺术展览会上,他的忍耐达到了极限,在看到那些美轮美奂精致至极的艺术品时,在看到人们望着那些毫无瑕疵的石头赞叹不已、眼中散发出崇拜与向往时,他的怒火骤然爆发了,他将被命名为永恒瞬间的稀世珍宝——完美雕塑狠狠砸了个稀烂!

游客们完全惊呆了,纷纷用惊恐的神情望着他,仿佛看到了什么远古的怪兽,看到了来自上个纪元的毒瘤!

整个展览厅内一时间静得如同星际间的真空空间。

然而,他自己内心深处(虽然也有看些许的恐惧与不安)却仿佛充满了极大的满足感,一种压抑多年的情绪终究释放出来的畅快让他哈哈大笑起来,这使得周围的游客更加惊恐。

很快,他便被几个面容平静身着白衣的神秘男子带走了,他也没有挣扎,甚至连这种欲望都没有。

发泄过后,那种爽快与新奇,让他全身颤抖,浑然不知自己被带到了何处。

直到自己在一间小小的白色密室坐定,四周亮起了一圈又一圈白色的灯光,数十位身着白衣之人围拢在他周遭时,他的情绪终于稳定了下来。

“请告诉我们你的名字好吗?”

“菲特……菲特·利兹姆。”

“职业呢?”

菲特头也不抬,一种放纵之后的酥软与无力笼罩着他。

“皮埃尔星际开发公司火星总部,生物研究员。”

“嗯,是的……没错,与资料完全吻合。”几个白衣男子点了点头,互相交换了几个眼色,似乎是在验证着什么。

一个一丝不苟、面容白净犹如婴儿一般的中年人走上前来,神情和蔼而淡然。

他轻轻拍了拍菲特的肩膀,垂下头来低声道:“没事的,孩子……我们会治好你的……”说罢便对着身后的人摆了摆手。

“我没病!”一股突如其来的怒火忽然从他心底疯狂燃烧起来,冲天而起,直涌向大脑!他愤怒地将桌子一拍,猛地站起,挥舞着拳头刚要发作,忽地后颈一阵刺痛,整个人立时陷入了一种迷糊的状态之中。

他飘飘荡荡,仿佛身处无重力的太空之中,眼前有各种光华闪烁,仿佛时空被紧紧地压缩,盘旋在他身旁,整个世界犹如上个纪元一个名叫梵高的画作一般,怪异而扭曲。 头疼…. “确认一下他的神志。” “好的。菲特先生,请根据你的所学,讲述一下人类文明的发展史。”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