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娜,你真的就这么走啦

女孩推门进来的时候,男孩正一个人坐在桌边喝酒。看见女孩,男孩的脸上写满了惊讶,半天才吐出一句:“你……怎么来啦?”

女孩冲过去,一把夺过男孩手里的酒杯。“为什么要骗我?”一脸的怒气。

“我……我没有骗你。”男孩低着头嗫嚅着。

“还说谎?”女孩的脸因为激动而涨得通红,“安子都已经告诉我了,你根本就没有爱上她,你是因为公司被骗陷进了困境,怕拖累我才这样的,是不是?”

男孩抿着嘴,头摇得苍白无力。

“你为什么要做这样的傻事?为什么不让我跟你一起承担?为什么要把两个人的幸福都剥夺掉?”女孩抓住男孩的胳膊,使劲儿摇着,像是要从男孩的嘴里摇出郁结在心里两个多月的答案。

“不,你不知道,”男孩终于抬起了头,脸上满是凄苦的笑,“我现在什么都没有了,不但把家里的积蓄全搭了进去,还背负了几万块钱的外债。我真的没脸再见你了。”

女孩纤细的手指滑过男孩清瘦的脸庞,轻轻地捋着男孩的乱发,“我不在乎,你知道我不在乎这些的。”女孩的两只手抱住了男孩的胳膊,把脸埋进男孩的臂弯里,像是沉进了一段甜蜜的往事。

“冰,还记得吗?大三那年夏天,我们第一次认识的时候。当时我在打羽毛球,一阵风把球吹到了树上,我急得跳脚。你来了,什么也不说,径自爬上去,把球取了下来。下来的时候,衣服不小心勾住了树枝,烂了好大一个口子。我想给你缝一下,你的脸红得像个女孩,匆匆地逃走了。后来我才知道,那是你唯一一件像样的衣服。……”

男孩盯着女孩的脸,定定的,不说话。

“大四那年情人节,宿舍里的女生都收到了男朋友的玫瑰,还有巧克力,只有我没有。你吃饭的钱都是勤工俭学挣来的,我不怪你。那天晚上,我一个人逃离了宿舍,我不想让自己陷进诱惑里。可你还是找到了我,交给我一个笔记本,笔记本里夹着一枚枫叶,火一样。枫叶是你大三那年秋天去北京实习的时候,步行十多里跑到香山采来的。枫叶上有你画的玫瑰,三朵。我知道,三朵代表三个字。……”

男孩的眼睛湿润了,身子微微地抖动着。

“毕业第一年的那个春天,我们去逛街,在罗曼珠宝行里,我对着一串项链随口夸了一句,一个礼拜后,你就送给了我一串。当然不是珠宝行里的那串,你说,那串是你欠我的,等你赚了钱,一定会买给我。你送给我的是一串石头项链。那些五颜六色的石头是你周末骑着自行车,跑遍了附近的山沟淘来的,经过精选、打磨,让每块石头都有了自己的样子。那串项链我一直戴着,睡觉的时候也不肯摘下来,因为那上面缀满的不是石头,是你的爱。”

女孩翻开衣领,露出了白皙的颈,她的两只手小心地探进去,摘下了那串项链,放在唇边,深情地吻着。

男孩的泪终于滑了下来,他哽咽着唤了一声女孩的名字,然后张开双臂,把女孩紧紧地搂在了怀里……

“停!”随着一声浑厚的男中音,导演从监视器前站了起来,潇洒地甩了一个响指,“OK啦!”

像是得到了特赦令,女孩从男孩的怀里挣脱出来,拢了拢散乱的发丝。那串石头项链在她优雅的甩手动作中落在了一旁的椅子上。

女孩推开屋门往外走。男孩在后面嘶哑地叫了一声:“安娜,你真的就这么走啦?”

女孩转过头,淡淡地望着男孩那张扭曲的脸,“还要怎样?我已经答应你合作完这部戏了,你总不能说我没有帮你画圆这个句号吧?”

不远处响起了汽车的喇叭声,蝉一样。一个衣着笔挺的中年男人在奔驰里冲女孩招着手。

女孩头一扭,快步朝那辆车走过去。锃亮的车门关上的一瞬,汽车像一支离弦的箭,转眼就从男孩的视野里消失了。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