兄心荡漾

“你的身体只有我能看。”整个晚上,我的脑海里回荡的都是这句话。每回忆一次,我的心便沉重一分。在见到顾默之前,我曾设想了无数种和他的相处情况,或是针锋相对,或是暗潮汹涌……

第一章

我进顾家的第一天,顾默就给了我一个下马威。我才刚踏进顾家大门一步,迎面就飞来一个杯子,我敏捷地一闪身躲了过去。

“进屋,脱鞋。”淡淡的嗓音却透出了主人的不满。

我倏地抬头,一眼就看见了坐在沙发上,捧着文件仔细看的男人。他穿着一身浅蓝色的家居服,浅浅的栗色额发微微翘起,露出光洁的额头,眉峰锐利,墨眸幽深,紧抿着一双红唇。我微微一愣,立时反应过来,眼前的这位便是传说中的那位顾家继承人,我的异母哥哥——顾默。

看他这副样子明显是对我的到来不满,我初来乍到,自然不宜与他正面冲突,于是我扬起灿烂的微笑欲拍马屁。可我才张开嘴,迎面又飞来一个杯子,我只得闪身躲开。

“笑不露齿。”顾默终于抬眼看我,淡漠的眸子里泛着丝丝冷光,“你是顾家的小姐,不是乡下的村姑,即使是一个微笑也不能丢了顾家的面子。”

未待我说话,他突然起身靠近我,高大的身体完全地笼罩住我。我心尖一动,竟生了些紧张。

“顾漾,你既然入了顾家,那就要按照顾家的规矩行事。”他灼热的呼吸尽数洒在我的脸上,幽深的眸像一汪深水。

在我失神间,他突然扔给我一本小册子:“这是顾氏家规,你给我背熟了。不要想偷懒,我会不定期抽查的。”说完这一句,他便转身离去,独留我一人看着那本足足有五十条的顾氏家规。

这是下马威,绝对是赤裸裸的下马威!

顾默这么不待见我,我也是能理解的。毕竟,我不过是一个突然冒出来,并且会分走顾家财产的私生女。

三天前,顾家管家找到我,解开了我的身世之谜。我原是顾氏董事长顾易安的女儿,四岁时走失,顾家找了我二十年。一朝从灰姑娘化为豪门公主,我的心路历程是复杂的。更别说,这个家里应是最疼我的顾易安刚刚因病去世,而要与我朝夕相处的是最不待见我的异母哥哥顾默。

整个下午我都在整理我的行李,期间,顾默大部分时间待在书房,只偶尔在我不小心发出声响的时候来到我的房门前,冷冷地瞥我一眼。待我好不容易在佣人的帮助下收拾好一切,才发现我竟是出了一身的臭汗加冷汗。

洗澡的时候,我不禁静下心沉思。这一天,对于我来说无疑是极不寻常的。而我印象最深的除了顾家这栋豪门深宅,就是顾默。我总觉得他看我的眼神不对劲,幽深的瞳眸深不见底,就像是,像是……

我正思考得入神,突然听到了一声粗重的喘息。我僵硬地转过身,就看见顾默正站在门口,紧紧地盯着我,眼中像是藏了一只噬人的怪兽!

“啊——”我尖叫一声,连忙用手捂住胸口,羞得满脸通红,“顾默,你你……你怎么会在这里?你不要看!”

他眸中的黑色渐渐散去,眉头一挑,带着惯常的冷意,好半晌才不紧不慢地吐出两个字:“太瘦。”

“瘦又怎么样?关你什么事!哎呀,你……还看!”我狠狠地瞪了他一眼,“你怎么可以偷看我洗澡!”

“管家说要给你做衣服,你是我的妹妹,而你的身体……”他淡淡地开口,俊美的脸在橘色的灯光中印上了一层暖意,“只有我能看。”说罢,他便迈步离开。

我捂着胸,心口一颤,突然觉得浑身都冷了。

第二章

“你的身体只有我能看。”

整个晚上,我的脑海里回荡的都是这句话。每回忆一次,我的心便沉重一分。在见到顾默之前,我曾设想了无数种和他的相处情况,或是针锋相对,或是暗潮汹涌……

可顾默的态度既不像是对敌人,亦不像是对妹妹,反倒像是……对情人……

一思及这两个字,我心口便是一跳。

身为一个资深言情小说迷,我深谙各种豪门狗血之道。顾默不仅看我洗澡,还说了这么引人遐想的话,这诡异的态度由不得我不多想。父女兄妹……各种禁断恋情在我的脑海里交织。今天顾默对我的态度根本称不上友好,但他又做了这些让人误会的事,让我不禁想到一个词——

禁脔!

我本以为这或许是我多想了,可半夜的时候,这个想法成了事实。

顾默半夜进了我的房间。

我一向觉浅,开门声一响,我就醒了,鼻尖嗅到淡淡的古龙水味道,让我霎时全身僵硬,丝毫不敢动弹。顾默的手指在我的脸上轻轻移动,冰凉的触感让我心尖一动。我假意翻了个身,背对着他。顾默的手指顿了一下,随即我便感到他突然低下头靠近了我,鼻尖挨着我的脖子,痒痒的,让我紧张得差点抖起来。

在这种紧张的情况下,我根本就无法睡着。

我能感受到顾默一直紧紧地盯着我,灼热的视线一直持续到了凌晨。待到顾默终于离去,我才睁开眼大口地喘气。

翌日早餐的时候,顾默坐在主位,看到我下来,只淡淡地看了一眼,便低下头享用早餐。他这淡漠的态度一点儿也不像是昨晚的那个变态。我甚至怀疑昨晚根本就是我的一场梦。吃饭的时候,我有些神思恍惚,一不小心叉子就掉到了地上。

顾默一记冷眼扫了过来:“家规都看了吗?”

我立马僵住,想到那份变态的家规就恨不得喷出一口血。作为一个成年人,我觉得我很有必要为自己争取一点福利。于是我谄媚地笑:“顾……哥,您看我都二十多岁了,也该有自己的生活对吧?晚上八点之前必须回家是不是太早了啊?”

“那你是想干什么?泡吧?”顾默勾起了嘴角,却不见笑意,“顾漾,你既然成了顾家人,就绝对不能做出有辱顾家的事情来。”

顾默兜头给我一顿臭骂。最后,他扔下一句:“今晚抽查家规。”

我怀着复杂的心情去了与朋友们约好的酒店。因我一朝翻身,成为顾家大小姐,朋友们嚷着要我请客庆祝。我拗不过他们,只得应了下来。席间,我忍不住把顾默的所作所为告诉了闺密,重点说明了他偷看我洗澡,半夜进我房的事。

“他……不会是暗恋你吧?”闺密猜测。

我忍不住白她一眼:“小姐,你现实些好吗?我们才认识了一天,他怎么可能暗恋我?”

“也对,毕竟你除了皮肤白点,也没啥优点了。”闺密摸着下巴说出这句话,我眼睛一瞪,正想反驳,没想到她突然大叫起来,“漾漾,我明白了。顾默一定是故意这么做的。他先引起你的注意,一点点地诱惑你,然后等你爱上他,他再骗了你手中的股份,然后完全掌控顾氏!”

“可……管家说我只有结婚了才能继承遗产,而且他是我哥,我们是亲兄妹啊!”

“豪门秘幸多得是,父女母子都不成问题,更何况异母兄妹!至于结婚,他可以让你一生未婚哦!这样遗产不就是他一个人的了吗?”

她说得条理分明,我低下头无言以对,心底忍不住泛上了一丝凉意。

我们一群人吃了饭,又去唱了歌。作为一个麦霸,我独唱了二十首,在我大声嘶喊着“死了都要爱”的时候,包间的门突然开了。

我正对着门口,一看到来人,手一抖,麦克风“砰”地掉在了地上。

“顾……”

他一记冷眼扫过来。

我忙改口,唤道:“哥,你怎么来了?”

“现在已经十点了,顾漾,你迟到了两个小时。根据家规,接下来的一个月,你必须负责全家人的吃穿住行。”顾默抬起头,环视了一圈,当看到沙发上坐着几个衣衫不整的男生时,眼中冷意更深,“顾漾,现在跟我回家。”

我心尖一抖,预感到大事不妙。

第三章

顾默一路冷着脸带着我回了顾家,我前脚刚踏进门,下一秒整个人便被突如其来的力道压在墙上。顾默牢牢地按住我,双眼紧紧地直视着我。

“顾漾。”他唤我,嗓音带着特有的清冽。

“哥……”我心头一跳,不自在地别过头,“你……先放开我好吗?”

顾默没说话,却缓缓地逼近我。呼吸交融,鼻息缠绵……这么暧昧的氛围,实在不适合我和顾默这对兄妹。这一刻,我莫名地想到了闺密的话。

顾默是真的……在诱惑我!

一想到此,我再也淡定不了,突然一把推开他跑进了房间。

当务之急,我应该洗个澡冷静一下。因有前车之鉴,这一次我不但拉好了窗,还反锁了门。

刚从浴室出来,我一眼便瞄到坐在我床上的顾默。他淡淡瞥我一眼,随即扔给我一本顾氏家规道:“抽查。”

我这才想起了这一茬,一整天我都除了心烦意乱,就是光顾着玩了,哪还记得背家规啊!

“哥……”我连忙坐到他身边,挽着他的手臂娇声唤道,“你看现在都这么晚了,你肯定很累了,要不我们明天再查?”

顾默的身子僵了一下,眉头颤动。我一看有戏,身子挨得更紧。我想,他既然要诱惑我,那我不如先下手为强。一般送上门的最不值钱,他这种见多识广的男人,怎么可能看得上我这根一点儿也不矜持的野草呢?

果然,顾默突然一把推开我,铁青着脸离开。

可还没等我大笑三声,房门竟又开了。顾默抱着一堆书走了过来:“家规我们明天再查。”

我心中一喜,刚想说谢谢,顾默又道:“今晚,我们一起研究一下这些书。”

我心中突然升起一丝不好的预感。

当我看清那些书名后,险些一口气没喘上来,直接昏过去。

极品涩女,玉女的报复,做爱十八招……

“熟悉吗?”顾默淡淡地道,“这些书都是从你的出租屋里搜出来的。”

不错,这些书都是我的。身为一个网络写手,为了迎合读者越来越重的口味,我不得不与时俱进,投入此研究中。

只是没想到……这些书竟然会被顾默看到,他一定把我当成了那些不良少女!

未待我平复险些被吓得跳出来的小心脏,顾默突然凑近我,翻开一本岛国漫画,第一页便上演了十八禁。

“顾漾,真是没想到,你居然如此饥渴。”顾默扯起嘴角,“要我满足你吗?”

我本想反驳,却突然想到我的本意是想让顾默厌烦我。于是,我勾起唇,矜持地笑道:“那就劳烦哥给我介绍几个男人了。”

顾默的脸顿时沉了下来,他冷冷地看我一眼,突然从那堆书的最下面扯出一本书扔给我:“你若是不想被我扔出顾家,今晚上就给我看完这本书,明天抽查!”

我低头一看,发现是本经济管理类的书。

我突然意识到这是说明我对顾氏股份没兴趣,只愿做个无忧无虑的小米虫的好时机。

“哥,我对经济方面不感兴趣,我就想做个被你养着的米虫。”我说得情真意切,顾默却丝毫不为所动,反而在离开时,更扔下一个晴天霹雳的大消息。

他说:“顾家不养米虫,所以,顾漾,你从明天起跟我去公司学习。”

我心神一震,险些喷出一口血。

从小学起,我便知道我这人不适合做生意。我大学读了四年的中文系,毕业后毅然决然地收拾东西回家,做了一个网络写手。如今看到这类高深的书籍,我就像是个睁眼瞎。

在撑着眼皮看了两个多小时后,我实在撑不住了。关上书,我准备睡觉。可刚关了灯躺在床上,我突然想到顾默不会再进我的房间偷窥我吧?

毕竟,他已经明显地表现出对我的嫌弃。

可我……显然低估了顾默的变态程度。

这一晚,顾默又进了我房间。

顾默吻了我。

我正睡得迷迷糊糊,突然闻到熟悉的古龙水香味。未待我反应过来,唇上便是一暖。我全身僵住,简直无法相信眼前的事实。

我确定我掩饰得很好,所以顾默不可能发现我是在装睡。那他……趁我睡着偷吻我,又是为什么呢?

他明明有很多机会占我便宜,可却偏偏选择了如此隐蔽的方式。

难道他真的暗恋我?

漫漫长夜,注定无眠。

第四章

翌日一早,我就被顾默毫不温柔地从床上拖了起来:“起来跟我去公司。”

“哥,我真的一点儿也不懂公司的事啊!”我揉着惺忪的睡眼,一脸哀怨地看着他。

“不懂就学。”顾默没给我一点儿商量的余地,“你是不是忘了昨晚我说的话?你误了门禁,犯了家规,要负责全家一个月的生活,你确定你那点稿费满足得了?”

我顿时一个激灵。

我……突然有些后悔回顾家了,福没有享到,倒是装了一肚子的气和委屈。

顾默是个雷厉风行的人,一到公司,我就被他扔给了人事部。人事部经理见我是顾默亲自领来的人,自然不敢怠慢,给我安排了一份清闲的工作。我除了送送水,找找资料,整个儿就是一吉祥物。

我自然乐得清闲,想到那变态的顾氏家规,我索性打开电脑开始更文。

【他炽热的鼻息喷在她的脖颈,冰凉的手伸进她的衣服里,在她的身体上肆意流走……】我刚在键盘上敲下这句话,突然感到周围一冷,同事们的窃窃私语也戛然而止,古龙水的味道再次萦绕在我的身边。

“顾漾,谁允许你上班时间写黄色小说的?”顾默冷冷的声音在我身后响起,“黄色”两个字咬得特别重,我几乎是瞬间就感到了同事们火辣辣的目光。

这一刻,我简直羞得无地自容。

虽然我从不认为我的工作有什么不好,可……也没必要弄得人尽皆知吧?

“跟我去办公室。”

我跟着顾默去了总裁办公室,还未站定,他就指着桌上的资料说:“给你一个小时,把这些资料分类整理好。”

看着那堆几乎有我半个身体那么高的资料,我脚步顿时一个踉跄。

我已经搞不懂顾默是怎么想的了,若是他防备我这个异母妹妹,那为什么还要把我带到公司?我心乱如麻地整理桌上的资料,那些密密麻麻的数字对于我来说,就像是火星文一样,晃得我头昏眼花。

眼看着午饭时间到了,我本以为可以就此解脱,没想到顾默却又扔下一句“没有整理好就不许下班”,才施施然地离开。

这么多资料,我就是整理到天黑也不可能完成。

正在我饿着肚子,绞尽脑汁不知如何是好时,顾默的男助理提着外卖进来:“饿了吧?这些……”

“都是给我的?”我立马抢过他手中的袋子,闻着红烧肉的味道几乎要喜极而泣,“南助理,你真是太好了!”我忍不住一把扑上去抱住他,搂着他的手臂蹭啊蹭。

可才刚蹭了一下,身体突然凌空而起,下一秒我整个人都被顾默抱在了怀里。

“顾漾,你们在做什么?”隐含着怒意的声音在我头顶响起,我颤巍巍地抬头,一眼就瞄见了顾默压抑着怒气的脸。

我心里咯噔一声,忍不住挣扎了一下,换来的是顾默更紧的禁锢:“再动,我就把你从楼上扔下去!”

想到那十一层的高度,我霎时僵住,动也不敢动。

“你,给我出去。”他指着门口,对南助理道。

偌大的办公室顿时就只剩我们两个人,我被顾默紧紧箍在怀里,能够清晰地感受到他剧烈的心跳和压抑的喘息。

“顾漾,你不勾引男人就活不了吗?”静默半晌后,他冷冷地吐出这一句话。

我心口一缩,竟像是被针扎了一般。

原来我在顾默的心里就是这么一个不检点的女人吗?

未待我从突如其来的委屈中回过神来,顾默突然捏住我的下巴,猛地吻了下来。那是一个缠绵悠长的吻,凶猛,激烈,是绝对不可能出现在一对兄妹之间的吻。

可顾默……

他幽深黑眸如一汪深泉,整个人就像是被触犯了领地的野兽。他的吻越来越深入,我几乎要溺毙在这激烈的吻中。他的手不知何时伸进了我的衣服里,沿着我的腰一点点上移。我心尖一颤,再也忍不住开始奋力地挣扎。

“哥……我是……你妹妹……”我喘息着吐出这句话,原以为会唤回顾默的一丝理智,可最终他只是稍稍一顿,随即吻得更加用力。

“那又如何?顾漾,只要我是想要的,便没有得不到的。”安静的办公室里,他沙哑的嗓音格外撩动人心。

收藏
完本小说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 只是为了宣传让更多读者欣赏 © 2015 storys.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