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的理由

六点,晚饭时间,平时十桌的餐位,就餐的只有两桌。

也难怪,周末嘛,谁都想轻松一下。

雨晨是个宅女,除了办公室及宿舍,哪也不愿去。她的餐卡很少用过,就让它一直挂那儿。

周末的菜样比平时少,分量也不足。餐厅给私人老板承包了,会精打细算,大领导们在这吃饭时,饭菜都还不错。今天,雨晨一看到那菜色就没食欲。

但肚子饿着,又不能不吃。她夹了一筷子酸萝卜炒猪肝,菜还没到口,胃猛地汹涌,恶心,本能地用左手将嘴一把捂住,跑向卫生间。

雨晨干呕一阵,呕得眼泪哗哗的,却啥也没吐出来。

这怎么回事,吃错东西了?下午只喝了杯速溶咖啡,啥也没吃。肚子还空空的呢。前几天吃麻辣牛肉干,可能太辣惹到胃,也是呕。

没事,想着周一例会就会公布她升职业务主管一事,心情美美的。她不由长吸口气又长舒一下。绝不辜负王总。加油!加班。

楼上开发室的电车声“吱吱”个不停,就像小时候裁缝来家做衣服的那种声音,很亲切。

雨晨拿着客人的样品单文件夹,上了二楼。

客人过几天就要办鞋展,只欠几个改纸板换材料的鞋品没完成。虎头蛇尾不行,怎么也得在今晚把鞋板快递去香港。

远远看到,助理阿兰在包装台前,一起帮忙搞清洁,擦胶水。

阿兰是个刚毕业的大学生,就如她当年刚来这厂打工时一样,年轻,朝气。只是阿兰是本地人,她的家乡却远在外省。

雨晨的直属上司阿冲,是个大学毕业没几年的年轻小伙,有个性。

阿冲知道雨晨是王总经理带来的人,又没高学历,刚开始直接就是一副不屑的表情。但随着接触时间渐长,看到雨晨在工作中的认真、效率及配合度,释然并放心了。

雨晨就只差点英语知识。不过不妨碍她阅读英文样板单及英文合同。在一个行业呆久了,看也看熟悉了。

阿冲升职业务部经理,雨晨就会升为业务主管。一个接着一个上。

雨晨走到包装台,双手捧起成对的鞋看质量。

即将寄出的鞋子,她一般都会花时间来亲自检查下的,有的质量不好,有的清洁度不够,有的鞋底胶水涂得过高,都不行的。

突然见阿兰捂着肚子弯着腰从她身边走过,“晨姐,我肚子好痛!”

阿兰快步去了卫生间。待她出来的时候,雨晨关心地问:“没事吧?”

“没事,好事来了,每次来了就肚子疼,烦人。”阿兰略显娇气。

“那你赶快回家吧,别加班了。差的那几款我一会儿检查就行了。”雨晨开始动手帮阿兰的忙。

检查完鞋板,下楼来,雨晨去茶水间冲了咖啡。然后,收拾桌面准备下班。

拎起包,却看到小指上的指甲被刮花了,她打开包的中层拉链,摸指甲剪。摸出来,连同一个卫生巾。她愣怔了下。多久没用这玩意了?

翻台历。往前,再往前,上个月6号,今天28号了。差了二十来天了。没问题吧?

回到宿舍,雨晨睡在床上,那种不舒服的感觉又接着来了。

她心里咯噔一下,难道是“怀孕”?这两字让她突然从床上弹起,惊慌失措。随后强行镇定自己,不可能,绝不可能。若真能怀孕,我还离什么婚!

雨晨懊恼地抓了一下头,还是明天去医院检查下为妥。

喜或悲,幸或不幸,冥冥之中自有天意。

去年中秋节,是离婚后的第二个中秋。每逢佳节倍思亲。家乡的月是圆圆的温暖,这儿的月却是冰冷的残缺。

雨晨想家无颜回。她在租住的房里,守着一台旧电视过中秋。频频换台,排遣孤寂。

正当脑袋放空,啥也没思想时,一个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身影出现在电视里,正对着镜头微笑。翡翠台名人专访。

她以为做梦,揉了揉眼睛,再睁开看。就是他,王总。

她心里波涛汹涌难以平静。见他就如见到亲人的感觉,鼻子酸酸的,想委屈地大哭。

这个不曾触及的身影,居然六年后于电视上出现。只是,他发型变了,梳的一个马尾巴扎在后面,一个管辖五六个工厂的老总,这种嗜好,少见。

认识王总时,雨晨才二十一岁。

王总是香港一家鞋业公司的老总,专门负责接订单谈生意。雨晨是负责大陆工厂鞋样报价工作的,只因她的直属上司颜小姐嫁去法国,王总的秘书位空缺,只得找到大陆这边小职员的雨晨头上来了。

雨晨第一次接听王总电话,唯唯诺诺,生怕没听明白出乱子。

王总的国语不标准,带着一股浓浓的粤腔。但声音抑扬顿挫,不难听清。他吩咐雨晨接收传真,对着资料上的鞋款及时报价传给他。说他下午飞欧洲急需。

雨晨呼啦啦地找出纸板,跑去核算室。马不停蹄地画每个配件的材料用量,再急寻材料单价,做成本预算表。接着又去复印缩小美工鞋图,剪下图样贴到报价单上,传真香港,再电话确认。OK。搞定。神速!

第一次见王总,是中午,同事都下班走了,雨晨想补完单价上的空缺。她正专心地查找采购单,却听到玻璃窗那边香港版师陈师傅在和另一人用粤语讲话,咿咿呀呀听不懂。

雨晨没抬头。当她准备起身离开时,却见一个中年男子站在旁边。

她以为是客人。那人手里拿着一张纸,对她用着生硬的普通话讲:“你有水笔吗?借用一下!”

雨晨拉开抽屉,把笔递给他。

那人拿着笔就在纸上龙飞凤舞地画了几笔,然后把笔还给她,客气地说:“谢谢呀!”

下午上班,雨晨才知道那个人原来就是王总,公司大名鼎鼎的老总,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人。

雨晨感觉舒心,老总人好,有亲切感。

相处几个月下来,果然,王总待雨晨很和气。毕竟一个才二十来岁的小女孩,报价工作做得如此谨慎细心,相当不错了。

以前被辞退的那个女孩,有次竟然马大哈到一个鞋款少报了2美金,彼时1美金等于7.83港币,要不是王总久经沙场经验老道,打回重新复核,按那单价报价可亏大了。

有对比,就有鉴别。雨晨接任以来,几乎没有出过错。

或许正因为雨晨聪明能干,才让王总如此笃定,后来的报价工作就直接与雨晨对接了。

雨晨似乎在工作中找到了快乐,只要做完王总吩咐给她的事,就特别有成就感。

王总虽没当面表扬过她,但从他颔首的温暖目光中看出,对工作是肯定的,对她是满意的。

王总似乎也有意栽培雨晨,问起她是什么文化程度,雨晨腼腆地回答:高中。

王总笑笑,鼓励地说:“没关系,慢慢学,不懂的可以问我。”

当雨晨有次真拿着资料仰头问王总时,他竟然恶意取笑:“怎么这个你都不认识?呵呵,你是真高中还是假高中啊?”

雨晨胆也大了,不觉得窘却反过来理直气壮:“哎呀忘了嘛,什么假高中呀,人家读的还是重点高中呢。”

王总开始让雨晨接触大生产方面的合同资料,有意让她苦学英语。

王总对雨晨越来越苛求,不满意她报价单上粘贴别人画的鞋图,专门叫来美工同事教雨晨画鞋样的素描图。

雨晨从未接触过画画,她的第一幅鞋图出来,线条生硬,比例失调。正想丢垃圾桶,却被王总大赞特赞说画得不错,聪明。

电脑时代来临,王总又叫公司总部助理去打听成人夜校事宜,让雨晨学电脑,说要规范报价单。

雨晨真在王总的严厉督促下成长了,她从一个只会单纯做报价单的小职员,渐渐成了一个能独立面对客人资料的业务骨干。

雨晨在心里对王总充满感激。

最让雨晨感动的,是有一次母亲生病花了不少钱,家里四处借债,别人催着还钱却无钱还,正为钱的事焦头烂额,工作电话来了,王总找她。王总在电话中听到雨晨哭腔说话,关心问她怎么了,雨晨情急就实情告诉王总。没想到王总主动说借钱给雨晨。

收藏
完本小说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 只是为了宣传让更多读者欣赏 © 2015 storys.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