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裁的心思你别猜

A A A

姜黎正生着病,脸色憔悴,衬得本就瘦小的身子更加单薄。可是她目光沉静,叫惹事的客人不敢轻举妄动。

“先生,Onelove系列的戒指有明文规定,凭借身份证,一个男人一生只能买一次,两年前你已经买过一枚,现下无论你出几倍的价钱,我们都不会卖给你第二枚。如果你喜欢我们公司的产品,我推荐你买其他的系列。”她耐心解释,声音里透着股疲惫无力。

“可是我女朋友指定要Onelove。”

她微微笑:“先生,那是你的问题。”已经不预备多说,欲转身离去。

客人动怒,“有钱也不赚,你们有毛病是不是?”

姜黎挑眉看着他,已经有导购小姐将门拉开,她平静地说:“先生,请你离开。”

客人离去时愤愤不平:“我会投诉你的。”

姜黎不是店里的导购,她是柏氏珠宝的设计师,Onelove正是她的作品。

门店经理跟她道谢:“姜小姐,多亏了你。我们都不敢这样跟客人说话。”

“这种三心二意之人不用跟他多说。”

经理唯唯诺诺,心中却想,不过是多买一枚戒指,多交一个女朋友,哪里算得上三心二意?

这件事不知怎的传到总裁柏承筠耳里,兴许那位客人真的跑去柏氏投诉她了。

姜黎被叫去十八楼总裁办公室。

她的感冒还没好,知道柏承筠讲究,特地戴了口罩才去见他。

“知道因为Onelove的狗屁规定,我少赚了多少钱吗?”柏承筠开门见山,英俊的脸庞上一丝表情也没有。

“总裁,”因为戴着口罩,姜黎的声音瓮瓮的,“正是因为Onelove的狗屁规定,那些女人们才会以拥有Onelove的产品为荣。”

“你别忘了,付钱的是男人。”

“没有女人,男人买珠宝有什么用?”

柏承筠从宽大的办公桌后面走出来,他的腿修长挺拔,两三步就跨到姜黎面前:“我要你撤销这项规定,这是命令,姜黎。”

他比姜黎高许多,姜黎要抬起头才能看到他的眼睛,她望着他,淡淡一笑:“我是Onelove的设计师,我有权决定它的一切,柏总裁。”

柏承筠怒视她,她挑眉,却见他忽然两眼一翻,砰的一声晕倒在地板上。

她她她……她把总裁气晕过去了?!总裁的玻璃心啊……她震惊愕然,好一会儿才叫来外间的金特助,赧然:“那个,总裁好像被我气晕过去了。”

金特助不慌不忙地把柏承筠扶到沙发上,又冲了一杯糖水喂他喝下,解释道:“不是被你气的,总裁有低血糖,不按时吃饭就会晕倒。”

姜黎稍稍安心。

片刻之后,柏承筠悠悠然转醒,顺势靠在沙发上,大长腿放到茶几上,冷然注视姜黎,总裁范十足:“这件事以后再说,你先出去。记住,不要乱嚼舌根。”

姜黎出了总裁办公室才扑哧一声笑开来。

关于Onelove的规定,因为姜黎的坚持,柏承筠后来也没有再说什么。

姜黎从超市买了许多奶糖,随身携带。想着柏承筠低血糖,或许有一天会派上用场。

她倒不是故意讨好柏承筠。她刚来公司那会儿,只是一名小小的设计师助理,每天做着端茶倒水复印打印之类的琐碎小事。后来不知为何时来运转,总裁忽然将她提升为设计师。当时惹了不少闲话,她一声不吭,发挥所长,开发出Onelove品牌,为公司赚了不少钱。

柏承筠是她的伯乐、贵人。

她感激他,但不会无原则地顺从他。

周一开早会,姜黎没来得及吃早饭,饿着肚子坐在椅子上听各个部门的主管发言。她私心认为周一的早会完全没必要,倒不如省出时间让员工美美地吃顿早餐更实际。

她偷偷瞟了一眼柏承筠,他像太上皇一样端坐着,脸上没什么表情。他大多时候都是这个样子,叫人瞧不出喜怒。

肚子实在饿得难受,她忍不住抚了抚肚子。这时候,柏承筠忽然敲了敲桌子,正在发言的销售部经理立即停止激情澎湃的演讲,惶恐地望向总裁。

却见柏承筠不紧不慢地说:“我最近因为早餐的事情十分烦恼,不知道是选择中式还是西式,各位都是公司的主心骨,不如替我做一下决定吧。”当下就叫人出去买了包子豆浆和三明治酸奶各十来份,分发给开会的众人品尝。

如此煞有介事,众人云里雾里,不知总裁打的什么太极。姜黎顾不上多想,她早被丰盛的早餐吸引了目光,心满意足地吃完,非常认真地给出自己的评价。

柏承筠点点头:“姜黎果然做什么事都认真。”其他人见状,忙也吃起来,当然没有姜黎吃得那么多,不过是各个尝了一口,再随意地讲了几句评价。

柏承筠也就是听着,没再夸其他人。姜黎吃饱喝足,有了力气思考,怎么着都觉得这事像是总裁忽然抽了风、中了邪。

会议之后,众人面面相觑,有人轻声问:“总裁是不是失恋了?”

只有失恋的人才会有如此反常的举动。

“没听说总裁有女朋友啊?”

“不是,关键是总裁会谈恋爱吗?他是工作狂,女人在他眼里跟男人没什么两样。我在公司这么多年,没见过他有女人。”

柏承筠的诡异让员工们战战兢兢了好一阵子,不过除了那天早上,他后来再没出现任何反常的情况。

姜黎盯着桌上的请柬看了许久。那是一张结婚请柬,新郎是她的前男友纪严,新娘是本市的名媛千金苏紫。当初纪严和她分手时,说好了大家还是朋友。实际上,姜黎恨他恨得牙痒痒。

也就是她刚进柏氏那会儿,他搭上苏紫,平步青云,甩了姜黎。

怎么可能还是朋友?姜黎表面装得宽容大方,内心其实痛不欲生。在没有人认识的地方哭过好几回。

她随手将请柬丢进垃圾桶,不打算出席婚礼。谁知纪严亲自打电话给她:“小黎,我一直很内疚,我带给你太大的伤害,不知你现在过得可好?”

“很好。”

“那我就放心了,婚礼你会来吧?”

“会来。”也不知怄什么气,竟然答应了。挂了电话后悔不已,参加婚礼是一定要男伴的,尤其是前男友的婚礼。可是她一时半会儿去哪里找一名优质的男伴?

她本来心心念念这事,可是工作忙起来就丢到脑后了,直到婚礼前夕才想起来。罢了,就说男友工作太忙,爱信不信。

纪严的婚礼来了许多老朋友,姜黎保持微笑,“男朋友太忙,来不了”说了许多遍。

白色的香槟玫瑰铺了一地,到处是彩色的气球,纪严和苏紫一对璧人,笑靥如花。见到姜黎,笑得更加开心。

“苏紫,这就是姜黎。”纪严说。

那苏紫上前拉住姜黎的手,连说了好几声对不起:“你能来我真是太高兴了,谢谢你谅解我们。”姜黎心里连连冷笑。

“小黎,你男朋友怎么没有一起来?”

姜黎看着纪严微笑:“他工作忙。”

苏紫笑了一下,笑容很刺眼,就像知道姜黎在说谎而发出的同情、轻视的笑。

姜黎捏紧手里的酒杯,深呼吸。

“姜黎。”这时候有人叫她,修长的手臂顺势环住她的肩膀。她怔了一下,抬眼望向那人,竟然是柏承筠。

“总……总……”

柏承筠不等她说完,伸手跟纪严握手:“你好,我是姜黎的男朋友柏承筠。”又看向苏紫,“你好。”

苏紫诧异,似乎不敢置信:“柏氏集团总裁柏承筠?”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