搞定你,嫁给我

第1章 露水之戏

兰香会所三楼,至尊vip包间。

粉红色的灯光,高脚杯里的残酒,奢华的包间里弥漫着一股浓浓的气息。

毛绒沙发上坐着一个年轻漂亮的女子,纤细的手指夹着一根白色的细长香烟,长腿纤腰,还有一对让人过目不忘的丹凤眼。烟圈从她朱红的嘴唇里一个一个地吐出,喷向紧挨着她的男子。

男子是当下流行的小鲜肉类型,皮肤白皙,嫩滑像个大姑娘,有梭有角的脸俊美异常,薄薄的嘴唇透着一股轻浮的味道,虽是男的,却透出一股阴柔之美,妆容精致,一副男/宠之相。

丹凤眼的女子叫欧阳若,天宇集团的二小姐,号称江宁市第一败家女,芳龄二十四,至今未婚,仰慕者无数,裙下之臣无数。

坐在欧阳若身边的男子叫林玉豪,选秀歌手出身,人虽俊美,但实力有限,一直苦逼地混迹娱乐圈下游,长期在江宁的‘朝会’俱乐部驻唱,直到遇到比他大十岁的养猪大户江成菊,江成菊不懂音乐,却懂帅哥,对俊美绝伦的林玉豪爱不释手,火速包养了林玉豪。砸巨资请知名音乐制作人为林玉豪自费制作发行了专辑,终于让林玉豪跻身四流歌手之列。

成名后的林玉豪面对又肥又腻的江成菊,除了偶尔勉为其难地尽尽义务,大多数时间都各玩各的,时间越长,越是觉得土豪江成菊令人作呕。经人介绍,便认识了高端大气上档次的欧阳家二小姐。

干柴烈火,一遇即燃。反正都是各取所需,无所谓婚否,无所谓长久,及时行乐才是王道。两人在会所里相会,也不是一次两次了。

已经按捺不住的林玉豪扑向欧阳若,欧阳若格格娇笑,半推半就,任林玉豪在她身上肆意游离。

见欧阳若面艳若桃花,情绪激动,知时机已到,林玉豪欲更进一步。

“等等,套呢?你要害死我啊?”欧阳若一把推开了林玉豪。

林玉豪虽然可以与欧阳小姐相欢,但却依然对她忌惮,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物质条件决定地位尊卑,四流明星林玉豪在欧阳小姐面前,永远只是一只宠物。

“我这就带上。”林玉豪开始翻包,但翻遍了整个挎包,还是没有找到他的‘口香糖’。

“好像用完了,就一次,应该不会中招吧。”林玉豪此时热火上身,自然不想就此中断进程。

“滚,出去买,没有套,你就死一边去。别想动我。”欧阳若一脚把林玉豪蹬到旁边。

林玉豪不敢违抗,只好开始穿裤子,“我这就出去买,宝贝儿,你等等啊,我马上回来。”

两人腻歪的时候,她们并没有发现包房的门被人轻轻用员工专用卡悄悄打开,露出一条缝,外面的女子穿着会所的工作服,看着包房里发生的一切,感觉一阵耳红心跳。

当欧阳若赤着身子从毛绒沙发上直起身来时,门外的人看着欧阳若的脸,身体不禁颤了一下。

这个世上,真的会有如此相像的两张脸?

如果屋里的欧阳若看到房门外偷/窥的那张脸,恐怕也会惊住,因为两张脸真的长得太像了。

第2章 灰飞烟灭

屋外的人叫于菲菲,是兰香会所的保洁员,保洁员的特权,就是能以打扫卫生的名誉出入会所各个角落,该看到的和不该看到的,都可以看到一些。

于菲菲不是偷窥狂,她也不是真正的保洁员,两个月以前,她还是京城q大工商管理专业的大四学生,就在她踌躇满志准备毕业后在京城大展拳脚的时候,家里传来噩耗,因为拆迁问题,江宁郊区二崦村的全体村民和房开商派出的强拆队伍发生流血冲突,伤三十六人,死八人,不幸的是,死亡的八人之中,有于菲菲的父母。

警方介入,相关部门介入。最后得出的结论是,双方参与械斗人数众多,无法追究具体责任人,死者每人暂赔五万元安抚金,征地项目暂停,案件继续追查。但追查一月之后,还是不了了之。两条人命,竟然用区区十万元打发。

哭到泪干的于菲菲四处伸冤,有关部门也友好地接待了她,但最后给出的答案都是一致的:警方正在严查此案,终究会抓到责任人给予严惩,至于民事赔偿,需要等案件查清之后后一并提起上诉。

二崦村征地的投资商,就是江宁有名的天宇集团,在包房里和歌星林玉豪厮混的欧阳若,就是天宇集团董事长欧阳致远的千金。

于菲菲处心积虑混入会所,就是因为她打听到欧阳若经常出入这里,她想在这里行刺欧阳若,欧阳家杀她父母,她也要杀欧阳家的女儿,让她们血债血还,让他们知道什么叫丧亲之痛。

从第一天进入会所开始,就有细心的同事说她长得像经常光临会所的一个贵宾,于菲菲也曾经在网上看过欧阳若被偷拍的照片,确实和自己有些相像,但偷拍的角度和清晰度不高,而且真人和相片差距本身也很大,所以于菲菲并没把自己和欧阳若有几分相像的事放在心上。

欧阳若经常光顾兰香会所,但却是从后门进入,于菲菲守了近一月,也没有见到过欧阳若本尊,今天终于听到接待处的工作人员说欧阳家的二小姐来了,正欲手持水果刀准备下手,却发现欧阳若与她真是如同一个模子印出来一般的相像,心生迟疑,加上林玉豪在场,一时之间下不了手。

本来想趁林玉豪出去买套的时候冲进去,但要刀捅向和自己长得几乎一模一样的人,还是让于菲菲有些觉得残忍。

下不了手,那就得考虑撤退。

她和欧阳若长得如此相像,如果让欧阳若撞见,那欧阳若必定也会心生怀疑,到时恐怕只会惹出更大的麻烦。

来不及请假,也来不及换掉工作服,于菲菲慌乱地逃出了兰香会所,心里暗骂自己:“于菲菲,你真是没出息,那个人不过是和你长得像而已,你怎么就在关键时刻下不了手。”

当她跑出会所,走到附近的公交车站准备等车回家时,听到了一声爆炸声,爆炸声正是来自兰香会所!

爆炸引发的大火迅速肆虐,浓烟滚滚,多是木制装饰结构的会所完全被大火吞没,等消防队赶到的时候,根本已经无法进入救人。

站在不远处围观的于菲菲心里暗想,这么大威力的爆炸,这么快燃起的大火,那会所里的人,怎么可能跑得出来?要不是自己一时迟疑赶紧撤退,现在自己恐怕也葬身火海。这么大的火,恐怕会直接被烧得尸骨无存!想到这里,于菲菲不禁一阵后怕。

回到市里自己租住的小屋,于菲菲躺在床上想着今天发生的一幕,心里还是跳得厉害,她打开从旧货市场淘来的二手电视,开始关注兰香会所爆炸事件的后续报道。

第3章 真假难分(1)

不出所料,突然的爆炸和大火瞬间毁了会所,也夺去了会所里所有人的生命,这次事件,死亡人数高达三十余人,具体数字官方尚未确定。

也就是说,当时在会所里的人,无一生还,全部灰飞烟灭。

而官方初步公布的死亡人员名单中,于菲菲的名字竟然也在其中!会所的经理爆炸时没有在岗,但他知道当天上班的员工中有于菲菲,所以认为她也已经死在那场大火中。没有人知道她在爆炸的前两分钟出了会所,侥幸地捡了一条命。

电视里的镜头一换,是天宇集团董事长夫人赛伶干嚎的样子,“我的若儿啊,你怎么就走了呀,你怎么就这么走了呀……”

于菲菲觉得,这个赛伶哭得明显是在作秀,虽然嚎得厉害,但眼泪却一滴不见,这也难怪,赛伶是欧阳致远的第二任妻子,是欧阳若的继母,不过是一个她无血缘关系的名誉上的女儿死去,她又能有多悲伤?

于菲菲脑海中开始有一些想法。

欧阳若和自己长得像,现在自己已经在官方公布的死亡名单里,而欧阳若也在爆炸中灰飞烟灭,也就是说,现在两个人都‘死’了,但是在大爆炸发生的前两分钟跑出来的如果不是自己而是欧阳若呢?那欧阳若不是就还活着?

于菲菲想到这里,腾地从简陋的硬板床上坐了起来!

欧阳若死了,于菲菲活着,而于菲菲又和欧阳若长得一样,那么,活着的于菲菲为什么不能是欧阳若?

如果于菲菲变成了欧阳若,那就会成为欧阳家的二小姐,如果成了欧阳家的二小姐,那不就可以接近欧阳家?如果接近欧阳家,那不就可以接近天宇集团的权力核心?只要接近天宇集团的权力核心,那就有机会让欧阳家家破人亡,报得血海深仇!

难道这是上天垂怜我,有意如此安排?让我有替父母报仇血海深仇的机会?于菲菲在心里兴奋地大叫。

***************

两个月后。

天宇集团董事长办公室。

“董事长,有人在南区的农贸市场门口发现一个流浪女,长得极像二小姐,有人问她叫什么名字,她说她叫若若。”

说话的是欧阳致远的助理陈南,陈南三十四岁,哥伦比亚大学的高材生,身材高挑的大龄美女,人漂亮,又是职场金领,择偶标准太高,一剩再剩,终于成了‘齐天大剩’。

“什么?警方不是说小若在那场爆炸中没了吗?这怎么可能?”欧阳致远扶了扶金边眼镜,一脸的惊讶。

“只是长得像而已,不一定会是二小姐,您看要不要接到府里去问清楚?”陈南说。

“既然长得像,她又说她叫若若,那就接到家里去吧,如果真是若若没死,那太好了。”欧阳致远说。

“爸爸,欧阳家名声在外,觑觎天宇集团财产的人大有人在,小心有人会冒名顶替二妹捞好处,二妹两月前就已经过世,又怎么可能会突然出现在农贸市场?”

说话的是一个二十七八岁的斯文男子,穿着一身正装,也戴一副金边眼镜,气质优雅,风度翩翩,此人名叫凤天阳,是欧阳致远的养子,天宇集团的常务副总。

“那场爆炸太过突然,大火迅速烧毁一切,小若的尸骨都没能留下,也不能断定小若就一定在大火中丧生了,只要有一点机会,我们当然都不能放弃。”欧阳致远皱眉说。

凤天阳见养父露出不快,赶紧陪笑:“爸爸说得极是,我这就亲自走一趟,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

第4章 真假难分(2)

“你去了以后,不管那个女孩是不是小若,都不能吓着她。”欧阳致远说。

“爸爸放心,我知道该怎么做。”凤天阳说。

“我要陪凤副总一起去吗?”陈南问欧阳致远。

“也好,你毕竟是女孩子,做事会更细心一些,一定不要吓着那女孩儿。”欧阳致远再次叮嘱。

“陈助理这年龄,恐怕早就不在‘女孩子’的范畴了。”凤天阳笑着调侃。

陈南没有吭声,转身走出董事长办公室。

她不是不知道凤天阳这话是在讽她是大龄剩女,她只是懒得和他计较。

于公来说,凤天阳是常务副总,是天宇的高管之一,于私而言,他是董事长的养子,虽然不姓欧阳,但也算是欧阳家的一份子,在法律上对欧阳家的产业是有继承权的,所以集团的高管和董事们都对凤天阳有些忌惮,凡事总要卖他三分薄面。

但陈南这个董事长助理却从不会对凤天阳阿谀奉承,她是有实力的人,不需要靠裙带关系上位,她一向自己做好自己的事,从不参与办公室政治,在集团各种势力中从不选边站,加上欧阳致远对她非常器重,她倒也确实做到了独善其身,一直只听董事长一人的话,只做董事长交给她的事。

天宇集团的高管专用停车区,司机已经备好车,打开车门弯身请凤天阳和陈南上车。

“我自己开车就行了,你先回去吧。”凤天阳对司机说。

凤天阳的司机叫曾立,是凤天阳的专用司机兼保镖,是个退伍军人,长得五大三粗,一脸横肉。

“是,凤副总。”曾立应道。

陈南微微皱眉,没有上凤天阳的高配奥迪,而是向停在附近的一辆白色宝马走去,那是她的私人座驾。

董事长助理,也是集团的高管,也有自己的专车。

“陈助理,既然是办同一件事,我们开一辆车去即可,也算是减少排放为保护环境作一些贡献。”凤天阳叫住陈南。

“你把司机叫走,车上就只有我和你,我不想单独与男同事相处。”陈南冷冷道。

凤天阳大笑,“陈助理,我看你是想多了,我对你这样的资深美女没什么兴趣,我只喜欢小鲜肉,不喜欢老蜡肉。”

“凤副总,请自重,我不喜欢开玩笑,更不喜欢和无聊的人开无耻的玩笑!”

说罢打开车门,发动车,驶向停车场出口。

凤天阳表情有些难看,低声骂了一句:“老剩女,装什么装,我x!”

陈南和凤天阳一前一后赶到农贸市场门口时,流浪女正在大口大口地吃旁边人递给她的面包。

肮脏的头发结成一卷一卷的,盛夏时分,她却穿着一件长袖的红色保暖内衣,看起来都替她热得慌。脚上是一对球鞋,牛仔裤倒很合身,还是国际一线的牛仔名牌,只是已经脏得面目全非。

这副邋遢的样子很想让人把她和欧阳家的二小姐这样高大上的头衔联系起来,但那一米六四的身高,那笔直而修长的腿,还有那对漂亮的丹凤眼,标准的五官,都和已经死去的欧阳若完全一样,就连凤天阳也不禁心里嘀咕:“欧阳若真的没死?”

第5章 吾欲变身

当然,欧阳若早在两月前就死了,农贸市场门口的流浪女,是身负血海深仇的于菲菲。

为这一天,她足足准备了两月。

首先第一步,她要搜集有关欧阳家族的所有亲戚和朋友名单,以及那些人之间构成的关系网,把欧阳家的所有成员能在网上查到的资料都查出来,然后像背课文一样背熟,他把那些主要人物的照片放在一个盒子里,随便伸手进去抽出一张,在两妙内就要叫出那个人的名字,以及她作为欧阳若身份应该给出的称呼。

第二步就是天宇集团的所有高管,她也要全部熟悉,因为欧阳若是天宇的二小姐,虽然在集团里只是任部门经理的职务,但和大多数的高管都熟悉,尤其是那些想上位的高管,更是鞍前马后服侍于左右,所以她该认识的,就必须得认识,这样她才能变成真正的欧阳若。

第三步,熟悉欧阳家的生意。于菲菲之前只是一个大四学生,虽然假期间也到过一些公司实习,但毕竟做的大多是些端水送茶影印资料之类的杂活,经验太少,为了这个,她花了一个月的时间研究天宇集团的所有业务,尽量做到烂熟于心。

当然还有第四步,但第四步,她至今也没有完成。

天宇集团是三年前从沪城整体搬移到江宁的公司,短短三年时间,就发展成为江宁最大的综合性财团,集酒店,金融,地产,物流,娱乐等行业为一体,成为多个行业发展,几乎每个行业都出彩的集团,一年前在沪成功上市,一年后股价比发行价已经涨了近三倍,如此的骄人成绩,坊间有传言说,天宇集团背后有大家族作为支撑,遗憾的是,到底天宇背后是什么样的大家族作为支撑,网上却是一点消息也查不到。

这就是于菲菲需要完成,但却至今没有完成的第四步。

天宇集团从沪城整体搬迁过来,所以那个大家族很有可能在沪城,她也亲自坐火车到沪城调查了一周,但却一无所获。

她只能暂时放弃调查,因为时间已经过去两个月,如果欧阳若过世的时间太长,那么她再‘活过来’就会太过惊世赅俗,所以她不能再拖下去了,她要尽快以欧阳若的身份‘活’过来。

但是她如果主动找到欧阳家,那反而会让人怀疑,既然能找到家,为什么两个月以后才回去?思虑再三,她决定守株待兔,装作部份失忆的流浪女出现,欧阳家族在江宁显赫无比,二小姐一但公然出现,自然会有人报告给欧阳家,等欧阳家的人主动找来,那这事就会显得更加合理。

当于菲菲看到凤天阳的时候,她脑子里马上显示出的信息是:凤天阳,28岁,欧阳家的养子,天宇集团常务副总,喜欢收藏古瓷器,以欧阳若的身份,应该叫他大哥。

当然,陈南的身份信息于菲菲也一清二楚,这些关键人物的信息,早就刻在了她的脑海里。

从今天起,于菲菲将变身欧阳若。

第6章 法语测试

陈南从包里拿出湿巾,轻轻地帮欧阳若擦去脸上污垢,清丽的瓜子脸顿时让所有围观的人眼前一亮,这个叫花女,原来是个标致的美人儿!

“你叫什么名字?”陈南柔声问。

“若若。”欧阳若说。

“你从哪里来?”陈南问。

“我不记得了。”欧阳若可怜巴巴地说。

“陈助理,就不要再问‘你从哪里来和你到哪里去’这样哲学性的大问题了,你直接问她认不认识你,这样会更好一些。”凤天阳在旁边有些不耐烦地说。

“我是谁?”陈南说。

“你是陈助理。”欧阳若说。

“你认识我?”陈南说。

“他刚才说的。”欧阳若指着凤天阳说。

“那你好好想想,以前见过我吗?”陈南说。

“好像见过,看起来很熟悉。”欧阳若说。

陈南扭头对凤天阳说:“她好像真是二小姐,只是失忆了,或者说是部份失忆,我估计是爆炸当天惊吓过度的缘故。”

“长得倒真是像,可是这世上长得像的人太多了,小若不是在法国念过书么,你用法语问她两句试试。”凤天阳说。

陈南看着欧阳若,随口说了一句法语。

欧阳若惊出一身冷汗,在准备的时候,她有想到过这个问题,所以她这两个月天天都在背法语单词,但要对一门语言熟悉,可不是一朝一夕就能办到的事,她现在虽然会一些简单的法语,但却不能很标准地发音。

幸运的是,陈南说的这句法语,她听得懂,陈南是在问她叫什么名字。

“我叫若若。”欧阳若用国语回答。

她担心自己如果用法语回答,不标准的发音会引起怀疑,只好用国语回答。

“她答的对吗?”凤天阳也不懂法语,只好问陈南。

“对的,董事长也吩咐了,不要吓着她,先把她接回去再说,在这里让一群人围观耍猴也不好,要她真是二小姐那怎么办。”陈南说。

凤天阳转身就走,“让她坐你的车吧,你不是喜欢重口味么,她的味道正适合你。”

虽然欧阳若身上的味道也让一向讲究的陈南很想呕吐,但她还是强忍恶心,伸手去扶欧阳若,“我们回家吧。”

上了车,陈南将所有的车窗都全部打开,让风吹进来,这样味道才淡了一些。

“若若,你是怎么到这里来的,你之前一直都在哪?”陈南一边开车,一边和欧阳若聊天。

“我不记得了,有坏人要抓我,结果我跑了,我就到处跑啊跑啊,就跑到这里来了,然后我就只记得我叫若若了。”欧阳若说。

陈南又用法语问了一句:“那你记不记得你几岁了?”

“我不记得了,我真的不记得自己几岁了,对不起。”欧阳若说。

“没关系,你可能是失忆了,其实,你是欧阳家的二小姐,刚才那个男的,是你哥哥。”陈南说。

“他是我哥?那他对我怎么那么不友好?”欧阳若说。

“你没失忆以前,他对你挺友好的,不仅是友好,直接就像狗一样在你身边摇尾巴,这没关系,等你恢复了记忆,又重新变成二小姐的时候,她就又会在你面前变成一条狗了。”陈南说。

欧阳若心想,陈南对凤天阳的评价可真够低的,欧阳家族内部的事,外人当然无法知晓,就算媒体上有一些猜测,那也不过是捕风捉影之说,不过按陈南的评价来看,这个凤天阳人品可不怎么样。

第7章 超级豪宅

二小姐‘死而复生’,在欧阳家自然是大事。

欧阳家六名佣人站在欧阳府门口,迎接她们的二小姐归来。

当欧阳若一身怪味出现在欧阳家的豪华别墅时,佣人们面面相觑,乖乖,这哪是二小姐,这简直就是丐帮帮主!

虽然在网上无数次搜看过欧阳家的大豪宅,但真正进来,眼前占地近二十亩的大豪宅,还是给了欧阳若极大的震撼。她从没见过这么大的房子,这么大的花园,这么宽的墙内草坪。

欧阳家在江宁是后起新贵,所以别墅也是全新的,主体建筑有民国时上海滩的洋房风格,但又加入一些近代时尚的元素,外墙呈乳白色,几根圆形大柱呈淡黄色,上面雕有很多图案,欧阳若仔细一看,那些图案却全都是一种动物:鹰。

欧阳家的大豪宅其实不是一栋别墅,而是三处相互有一定距离的别墅,分别取名叫‘福苑’,‘禄苑’,‘寿苑’,这名儿倒也取得吉祥,幸福、吉利、长寿本就是华夏人普遍的追求。

别墅标配当然要有花园,花园里有个温泉游泳池,当初选择在这里建这个豪宅,恐怕也是因为这里有温泉的缘故。

“二小姐,到家了。”陈南轻声说。

欧阳若不知道自己这个时候该如何表现才更合理,还好她装着失忆,不然她根本不知道自己的房间在哪里。

“这是我家吗?感觉很熟悉,但想不起来。”欧阳若说。

“暂时想不起来没事,会好起来的。”陈南说。

“如果你真是欧阳若,那你肯定会好起来的,如果你不是,那就一辈子也想不起来。”凤天阳说。

欧阳若并没有反击,她现在是失忆的欧阳若,她的表现应该是自己也不知道自己是谁,她的身份,需要别人来认可,这样才能让人信服,如果她肯定地说自己就是欧阳若,那反而会引起别人的怀疑。

这时一个年纪约五十岁的男人走了过来,这男的穿着一身对襟装,头发一丝不苟地往后梳,欧阳若脑海里马上反射出此人的信息:寇彪,欧阳家的大管家,跟随欧阳致远多年,虽不是欧阳家的内亲,但在欧阳家的地位很高,是欧阳家族的实权人物之一。以欧阳若的身份,应该叫他彪叔。

“彪……叔?”欧阳若装着很不确定地说。

所有人眼睛一亮,她竟然认识寇彪?这个谁也不认识的二小姐,竟然把寇彪给认出来了?

寇彪自然也有几分欣喜,以前的二小姐眼比天高,并不把他这个家臣放在眼里,现在她谁也不记得,竟然认识自己,这让他很是自豪。

“二小姐,你记得我啊?我可怜的二小姐,怎么就变成这样了?是谁把你弄成这样了?”寇彪说。

“彪叔,她是不是欧阳若还不一定呢,你不用这么激动,长得像不一定就是,这事还不确定呢,你不要一口一声二小姐叫得这么亲热。”凤天阳冷冷地说。

欧阳若心想,这个凤天阳一直都不太情愿承认自己是欧阳若,恐怕他会给自己找麻烦,目前来看,要想在欧阳家站稳脚跟,摆平这个凤天阳恐怕是第一要务。

第8章 华丽变身

在佣人梅姐的带领下,欧阳若进入宽大的浴室。

浴室是白色的防滑大理石地板,淋浴装置旁边是一个水晶浴缸,欧阳若知道,这个浴缸就是以前欧阳若败家的有力证据,这是她特地从英国定制的大水晶浴缸,当时的售价是十六万英镑,买了这个浴缸后,欧阳若还曾经拍照晒在网上,说和她的浴缸相比,杨贵妃洗澡的华清池那简直是弱爆了,为此还遭到一群网友围攻。

但围攻归围攻,吐槽归吐槽,有钱的二小姐依然我行我素,有钱就是任性,没办法。

看着梅姐站在旁边不走,欧阳若忍不住问:“还有事吗?”

“二小姐,你以前洗澡的时候都要我伺候的。”梅姐陪笑说。

“哦,不用了,我自己洗好了,你看我这都脏成这样了,也不好意思让你帮忙,你先去吧,有事我再叫你。”欧阳若说。

梅姐是个三十来岁的丰腴女子,走路时很有趣,像模特一样走的直线,因为身材好,那背影竟还有几分性感。

欧阳若关上门,打开沐浴喷头,让热水滑向她肌肤紧致、曲线玲珑的身子,对面镜中的身体腰细臀圆,腿长而直,是标准的美体,以前那个欧阳若周旋于各种男人之间,放浪形骸,而现在的这个欧阳若,却还是冰清玉洁的处子之身。

当然,这是一个秘密,只有欧阳若自己知道。

面对那个盛着花瓣浴汤,价值十几万英镑的水晶浴缸,欧阳若犹豫了一下,还是迈了进去。

浴汤是梅姐按照二小姐常用的美体配方兑成,欧阳若并不知道那水里到底有些什么,只是觉得清香扑鼻,泡一会,感觉全身舒坦,让人恹恹欲睡。

但现在不能睡,不出意外的情况下,今天晚饭时间,欧阳若就要面对欧阳家的所有家人,其中包括欧阳家的当家家长欧阳致远,欧阳家的正牌大小姐欧阳星,还有欧阳致远的现任妻子,欧阳家的正牌女主人甘苇,另外就是欧阳致远的两个弟弟,天宇集团执行董事欧阳久远和欧阳长远。

这两个人和欧阳致远是亲兄弟,他们这一辈是‘远’字辈,于是取名致远,久远,和长远。

这些人现在都是她的‘亲人’,但事实上,这些人都有可能是害死她父母的元凶,都是她广泛意义上的的仇人,她现在身处的地方,每一个人都是她潜在的对手,而且在明确她的身份之前,她在这里的地位并不稳固,她还得提高警惕。

如果一但被查实她是冒充欧阳若,那后果将会不堪设想。父母的大仇不能报不说,恐怕自己也会被欧阳家以诈骗份子的身份移送警方,以欧阳家的影响力,到时恐怕把牢底坐穿也出不来。

洗完澡,换上粉红的裙子,戴上项链、耳环等首饰,镜中的欧阳若一下子变得高贵艳丽起来。

王侯将相宁有种乎?高贵的二小姐也不过是靠衣装扮出来的而已,看着镜中高贵靓丽的自己,欧阳若在心里念道:“于菲菲早已死去,我就是欧阳若,我就是欧阳家的二小姐!”

第9章 豪门双娇

在外伺候着的梅姐见欧阳若从洗浴间走出来,弯身等欧阳若走在前面。

欧阳若弯下身整了整裙子的角边,示意梅姐往前面走。

欧阳若知道,现在她从洗浴间出来,按正常的情况下,那肯定应该是回到自己的闺房化妆,这其中就一个重要的问题,她并不知道自己的房间是哪间,虽然说她现在部份失忆,但是如果连自己的房间都记不起来,恐怕还是会引起更多的怀疑,就算是部份失忆的人,对自己的房间这样熟悉的地方还是应该有些印象才对。

梅姐向前走去,欧阳若跟在后面,进了房间,看到墙上挂着一大副欧阳若骑着摩托车的艺术照,她这才松了口气。

“小姐,需要我帮你化妆吗?”梅姐问。

“好,我今天累了,不想自己动了,反正只是在家里,随便一些就行了。”欧阳若说。

“小姐变了许多啊,以前小姐就算是在家里,都是要求妆容精致的,而且……”梅姐没有说下去。

欧阳若急需知道更多关于‘自己’的信息,于是追问:“而且什么?你有话直接说出来,不必这样吞吞吐吐,让人听了烦躁。”

梅姐一听欧阳若提高了声音,明显变得有些紧张起来,以前的欧阳若,肯定是比较跋扈的,下人应该都很怕她。

“我的意思是说,小姐也很少呆在家里,就算是吃过晚饭,大多数的时候也还是要出去的,小姐的夜生活一向很丰富……”梅姐轻声说。

欧阳若一想也是,欧阳若是有名的败家女,私生活也是出了名的放荡,这样的女子,又怎么可能会经常宅在家里?

“你是在教训我应该收敛一些吗?”欧阳若冷声说。

梅姐更加紧张了,“不敢,我只是实话实说而已。”

“人总是会变的,经历了这些事,让我觉得应该是要改变一下了,我以前是太任性,所以才遭此劫难。”欧阳若说。

梅姐脸上露出难于置信的表情,这样的话,恐怕她是第一次从欧阳若口中听到,自然有些惊异,当然,她要是知道眼前的这个人其实是另外一个人,那她就不会觉得怪了。

正说话时,有人在敲房间的门。

梅姐打开门,叫了一声:“大小姐。”

欧阳若转过身,看到一个穿着一身职业装的年轻女子,白色衬衫,灰色包臀裙,黑色高跟鞋,略施淡妆,素雅又大方。

这是欧阳星,欧阳致远的大女儿,欧阳若的姐姐,天宇集团的公关部经理兼新闻官,负责集团的公关和宣传公作,与媒体和政府打交道,掌握着大量的媒体和政府资源。

欧阳家的两个女儿都名声在外,但欧阳若是败家和放荡的坏名声,而欧阳星则是聪慧和能干的好名声。

“小若,真的是你吗?你真的没事?”欧阳星走过来,盯着欧阳若看。

“你是……姐姐?”欧阳若说。

“是啊,我是你姐姐欧阳星啊,你不记得我了?”欧阳星说。

“对不起,我很多事都不记得了。”欧阳若说。

“没事,你会慢慢记起来的。你能回来就好了。你竟然还活着,真是奇迹。”欧阳星说。

第10章 变脸继母

“奇什么迹啊,也不知道是真的,还是假冒的呢。”

这时又进来一个女人,年纪约四十岁的样子,浑身珠光宝气,妆容也很浓,鲜红的唇尤其显眼,一看就知道是个不服老的女人。

这是甘苇,欧阳致远的第二任妻子,欧阳若传说中的后妈。在欧阳若刚出事时,这人曾经在电视上表现得悲痛异常,当然,那都是秀。

“苇姨,你怎么这么说妹妹呢,她好不容易回来了,我们都应该为她高兴才是,干嘛要这么说。”欧阳星说。

“切,高兴什么呀,都死了两个月的人,忽然活过来了,反正我不信,就一张脸蛋长得像,这有什么了不起,指不定是有人图欧阳家的资产,故意整形成小若的样子来骗钱的呢。”甘苇说。

欧阳若心里恨得牙根痒痒,果然大多数的后妈都是对继女怀有恶意的,这和电视剧中演的倒也相像,欧阳若心想。

不过现在她不能发作,她得忍着。

“我不知道你们说的是什么意思,我也是一直在流浪,因为我不知道我是谁,陈助理她们非要把我领回来,说我是欧阳家的人,要不是她们不说,我也没要回来的心思。如果大家都不欢迎我,那我自己走就是了。”欧阳若站起来,真的就朝门外走去。

“哎哟,祖宗,你可别闹,不管你是真的还是假,我说了都不算,至少等致远回来你再走,你要是这样走了,我这罪过可就大了,我承担不起,知道的说我是为了欧阳家好,不知道的还以为我这恶毒后妈虐待自己的继女呢。”甘苇赶紧拦住欧阳若。

这也正是欧阳若想要的效果,这个后妈一看就知道不是善类,对这种人,可不能任她欺负,不然她会越来越上脸。

“小若你别生气,你现在身体还没有恢复,不要轻易动气,我们知道你是欧阳若就行,至于那些外人的闲话,你又何必去听,有些人就是喜欢嚼舌根,要是狗吠鸡鸣你都生气,那还不得把自己活活给气死。”欧阳星完全没把甘苇放在眼里,轻蔑地道。

“哎哟,我们的大小姐这是指桑骂槐啊?你倒说说,这欧阳家谁是狗谁是鸡了?虽然说你是欧阳家的大小姐,但我毕竟是你爸的妻子,你不叫妈也得叫声阿姨,欧阳大小姐在外可是名声好得很,怎么在家里就没大没小乱了套呢?”

这甘苇果然不是善茬,说话阴阳怪气的,嘴一张一合之间,一连串阴损的话就溜溜而出。

欧阳星正要还嘴,这时又有一个佣人上来,“夫人,大小姐,二小姐,先生回来了,请你们下去说话。”

“致远回来了?那快去见见吧,小若,我们下去吧。”甘苇态度忽然就变了,过来拉欧阳若的手。

欧阳若下意识地一缩,甘苇却并没有放手,又拉住她的胳膊,“阿姨刚才跟你开玩笑呢,你别介意啊。”

欧阳若心里明白,这死婆娘是担心自己在欧阳致远面前告她呢。

欧阳若的房间在‘福苑’,而欧阳致远住在‘寿苑’,虽然都是在同一围墙里的别墅,但其实中间还是隔了一定的距离,穿过草坪,步行需要约五分钟,这才能到达欧阳致远的寿苑。

欧阳致远爱女心切,欧阳若还没到,他就已经走出来了。

“小若。”欧阳致远的声音在颤抖。

收藏
完本小说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 只是为了宣传让更多读者欣赏 © 2015 storys.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