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谋与爱情

郑帆和林氏企业董事长的千金林菲在网上认识一年后,便步入婚姻殿堂。婚后,两人进入林氏企业工作。林父对郑帆不放心,要求两人婚前立下约定书,如果谁出轨,将得不到林氏企业的财产。林父相信女儿绝不会出轨。不幸的是,一年后,林菲的父母在一次车祸中丧生。之后两人接管了林氏企业。在企业管理方面,两人有时意见不一致,经常吵架。

郑帆对林菲说:“你还是把公司交给我管理吧,你在家没事上网聊天,或开农场,也可到别人的农场里偷菜,可好玩了。”林菲不高兴地说:“公司是我父母留下的,我怎么能不管?”郑帆说:“你还是对我不放心。我向你保证,公司经营状况我天天向你汇报。你也不用担心我出轨,有婚前约定,我敢吗?”林菲想想也是,何苦整天为公司的事与郑帆大争小吵的,何不在网上逍遥自在?

此后,林菲便在网上开起了自己的农场,也种菜,也卖菜,且收入颇丰,她感到很惬意。再后来,她就试着到他人经营的农场里去偷菜,她感到偷菜更刺激。不料想,有一天,她在偷菜时被农场主抓个正着。农场主要处罚她,她恳求农场主看在她初犯的份上宽恕她,并说她是阔太太,家有企业,可以补偿他的损失。农场主听罢,顿时变得大度起来,并报出自己的姓名说:“我叫李胜,和你开个玩笑,何必当真呢。实话告诉你,我还有一个农场,不光种菜,还种鲜花和果树,只要你愿意,随时到我这个综合农场去偷东西,只要你开心就行。”

林菲听了迫不及待地进入李胜的网上综合农场。霎时,她不禁惊呆了。她从没见过这样美丽多彩的农场。农场规模很大,分成三个板块,一块是郁郁葱葱的蔬菜,一块是鲜花怒放的花卉基地,一块是果实累累挂满枝头的果树林。农场地头有一座欧美风格的三层小洋楼,洋楼墙壁画着各种卡通肖像,让人一见倾心。

她刚走进花圃,李胜便信手摘下一朵玫瑰花,两手毕恭毕敬地献给她。林菲将鲜花举到嘴边,一边闻一边说:“你的农场如此漂亮,就像置身花的海洋,让人十分陶醉。”

李胜将她迎进别墅。李胜说:“你上二楼书房看书,我在一楼厨房做菜。”林菲来到二楼书房,只见书架上摆满了各种书籍,她随手拿起一本网络经营的书浏览。不知过了多久,李胜便招呼她下楼吃饭。她一踏进餐厅,就见一桌丰盛的美酒佳肴呈现在她的面前。席间,两人频频举杯,大有相见恨晚之感。

酒足饭饱,两人便来到三楼卧室,一边聊天,一边看A片。林菲被屏幕上赤裸裸交欢的场面刺激得欲火焚身,便情不自禁地倒在李胜的怀里。

这时,李胜也失去了绅士风度,将林菲抱到床上,迫不及待地将她的衣服扒个精光,然后像欣赏一件奇珍异宝似的将她从头看到脚。林菲一把扯过他,两人极尽云雨之欢……

此后,林菲几乎天天都要和李胜在网上过夫妻生活。时间久了,她有些厌烦了。李胜在网上以参观他的现实农场为借口,约她明天在现实中见面。林菲犹豫了一会儿,但最终还是答应了。她想,现实当中,李胜会长啥模样呢?会赶上郑帆吗?他的农场会像网上那样吗?

翌日一大早,林菲吃罢早饭,拎上坤包,来到长途汽车站与李胜见面,两人手拿红雨伞为暗号。这是两人在网上认识近一年来,第一次在现实中见面。李胜1米78的个头,白白胖胖,留着小平头,一身蓝西服,洁白的衬衣打着鲜红的领带,张嘴三分笑,笑中透着憨厚,让林菲一见就有一种亲近感,甚至有相见恨晚之感。

经过两个小时的长途跋涉,汽车在一个僻静的小山村停下,李胜牵着林菲的手来到他的农场。让林菲惊叹的是,现实中的农场跟网上一模一样,有花圃,有菜地,还有果林,地头有一幢三层小洋楼,墙面画有各种卡通人物画。走进别墅,室内布局与网上一模一样。

李胜领着林菲参观完别墅,来到二楼寝室口就像水到渠成,又像久别的夫妻,两人双双相拥着倒在席梦思床上,脱衣解带,只玩得昏天黑地,浪声震天……

此后,只要郑帆出差,林菲就和李胜在别墅里偷欢。林菲觉得偷情很刺激,很过瘾,而自己和丈夫郑帆做爱却非常乏味。但她也担心,万一有一天让郑帆察觉,将无法收场,尤其那个婚前约定规定,如果她出轨,将得不到林氏企业。她曾多次暗自发誓,往后只在网上偷情。然而,网上偷情实在是隔靴搔痒,尤其自从她喝了丈夫郑帆给她带回来的红葡萄酒后,感到时时欲火攻心,于是她只好铤而走险,抱着侥幸的心理,与李胜在现实中的别墅里寻欢作乐。

李胜说:“这个别墅和农场是我一个最要好的同学的。由于他工作繁忙,无暇管理,于是就委托给我管理。”林菲一听,有点冷淡地说:“原来这农场不是你的呀?我还以为是你的呢。”李胜激动地说:“不久就会成为我的。”林菲纳闷地问:“为什么?”李胜自豪地说:“我正在为同学做一件大事,事成之后,同学答应将这农场和别墅给我,而且还要再给我100万元的酬金。”林菲好奇地说:“你为你这位同学办什么大事,他会出手如此大方?”李胜说:“他给我的酬金确实挺高的,但与他的受益相比,那只不过是九牛一毛。”林菲问:“你这个同学是做什么大生意的?你究竟帮他什么大忙,他会给你这么大的好处?”李胜诡秘地一笑说:“到时候你就知道了。”林菲疑惑地说:“我为什么会知道?”李胜只狡黠地一笑,并不回答。

不久后的一天中午,林菲从麻将馆回到家,见丈夫郑帆已回到家中。林菲感到有些惊讶,因为郑帆早晨才出差走的,怎么突然就回来了呢?她预感不祥,但仍装出很痴情的样子,上前紧紧地搂抱着郑帆说:“亲爱的,想死我了。”没想到郑帆一把推开她,从保险柜中取出婚前约定书递给她,面无表情地说:“看看这份约定书吧。”

林菲预感大事不妙,但表面上仍装出理直气壮的样子说:“你这是啥意思?”郑帆冷冷地说:“看来你真是玩昏头了。既然你不懂,那么我给你放一段录像,看完录像你就会清醒的。”说罢,从公文包里取出一盘录像带放进机器,一按键,一会儿电视屏幕上便呈现出她和李胜在别墅里偷欢的情景。

林菲一看不禁大惊失色,同时感到疑窦丛生,李胜的农场那么偏僻,谁会偷录她和他的偷欢呢?突然间她想起李胜的话,同时她也醒悟到李胜所说的那个同学就是郑帆。她的猜测没有错。郑帆与她结婚是要夺取林家财产,于是他便花50万元从别人手里买到这个农场,让他高中时的同学李胜来经营,同时让李胜在网上一步步引诱林菲,直到把她吸引到现实中的别墅。林菲不知是计,果然上勾,钻入郑帆蓄谋已久的圈套。

霎时,林菲顿觉如雷轰顶,追悔莫及。然而,后悔药历来是不好吃的。眼下,她只有冷静地面对这残酷无情的现实,想用感情来打动郑帆,希望他能念及夫妻之情分给她一部分财产,哪怕是一小部分也好。想到这里,林菲一下子跪倒在郑帆的脚下,鼻涕一把泪一把,忏悔不已。她的眼泪还真打动了郑帆。

郑帆看着她楚楚可怜的样子说:“只要你老老实实地在离婚协议书上签字,我可以给你100万。这些虽然不多,但也够你以后的生活所用了。”林菲还想多要100万,郑帆不但不答应,而且还冷嘲热讽地说:“我担心你被人卖了还会把钱搭上。”

林菲见再求也无望,只好悻悻地在离婚协议书上签字,然后拿起郑帆给她预备好的百万存折,踉踉跄跄地走出曾经是她的家的家门。

林菲失魂落魄地来到父母的坟前,跪倒在地,呼天喊地般地号啕大哭:“爸爸、妈妈,我对不起你们呀!你们留给我的林氏企业,让姓郑的给算计了,我真该死呀!”

这时,天上乌云翻滚,电闪雷鸣,眨眼间便下起了滂沱大雨,泪水和着雨水顺着林菲的脸颊哗哗地往下流。她越想越悲愤,越想越感到对不起已故双亲。她感到绝望了,一头朝墓碑上撞去……

当林菲从冥冥之中醒来时,竟发现躺在农场的别墅里。李胜正关切地伫立在床前,见她醒来,表情复杂地说:“我知道我对不起你,是我的助纣为虐帮着郑帆把你害惨了,可无论如何你也不该寻短见呀?”

此刻,林菲做梦也没想到会是仇人李胜救了她。李胜为什么既当郑帆的帮凶陷害她,眼下又救她呢?原来,郑帆当初答应李胜,只要林菲在离婚协议书上签字,他不但将农场送给李胜,而且再给他100万元。那天中午李胜就躲在他家的套间里,等着郑帆兑现那100万。林菲一离家,他就从套间里出来。没想到郑帆借口企业负债累累没更多钱给他,只拿了5万块钱打发他。李胜气急败坏地把钱摔在地上,甩门而去。他快步如飞地撵上林菲,远远地跟在后边。他要观察林菲有啥举动,然后再作出相应的对策。令他没有想到的是,林菲会寻短见,幸亏发现及时,不然林菲死了,他一个人还真不好对付郑帆。所幸的是,林菲已化险为夷,这样他就可以和林菲联手共同对付郑帆了。当然,这只是他的想法,至于林菲会不会答应和他联手,他心中有九成把握。他深信,林菲决不会甘心将上亿家业让郑帆这样轻而易举地夺去。

此刻,林菲双目紧盯着李胜,百感交集地说:“你害得我如此下场,如今为什么又要救我?”

李胜愤懑地说:“没想到郑帆这小子心太黑了,你的家产是你父母留下的,他凭什么一人独霸?给你100万,他这是在打发要饭的吗?我为你鸣不平!”

林菲气咻咻地说:“你也不是好东西,没有你当帮凶,他的阴谋怎么会得逞?”

李胜点头哈腰地说:“我承认我有罪,不过我可以将功补过,我一定要想办法帮你把林氏企业夺回来。”

林菲仍然怒气不休地说:“像你这种唯利是图的小人,为什么会帮我?我可没有农场来答谢你。”

李胜假惺惺地说:“我之所以倒戈帮助你,完全是因为我良心发现,还有就是一年多来我们通过网上交友和现实交往,我已对你产生了深深的感情。不瞒你说,我现在一天见不着你,就想你想得发疯,我感到我已经离不开你了,我被你的美貌给征服了。只要你答应与我成婚,我一定兑现诺言,帮你夺回林氏企业。”

林菲沉思片刻,一咬牙说:“我答应你!”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