虫子列车

白茫茫的荒芜深邃的地下通道里,随着陌生诡谲的轰轰声一列形怪异车由远及近……

刘明久提着公文包从略显压抑闷沉的办公大楼走出来,伸伸懒腰,贪婪的深吸了一口气,没有雾霾的冬天空气凛冽而清爽,就是还缺点什么。刘明久嘴角勾起笑,直接朝着附近的蛋糕店走去。

“刘先生,又来买蛋糕了呀。”店里的营业员堆着笑容,热情道,他们都已经认识他并把他列为vip会员了,几乎很准时的,每过三天刘明久就会来买蛋糕,记得上上次是说给邻居小孩子买的巧克力蛋糕,上一次是给他侄女买的草莓冰淇淋款蛋糕,他们有时候甚至会开玩笑调侃一句这位三十多岁却已然秃顶,大腹便便宛如一位中年商业老板的刘明久。

“老板您也该结婚了,准备多大的钻戒给嫂子?”“我还没有呢。”刘明久就回答。“等有嫂子你带着一起来吃我们家蛋糕。”“好嘞好嘞。”“这一次hollowkitty款的是送给谁呀?”对方揶揄的笑着。

刘明久不好意思的挠挠光滑亮洁的脑袋:“啊,这个是上次我侄女说你家蛋糕好吃,我又给她定了一个。”“你这个侄女真幸福,有您这样的叔叔。”在营业员们一片赞叹的口吻和愉快的说笑中,刘明久拎着蛋糕迈出蛋糕店。

刘明久的邻居是个二十几岁的小伙子,而且刘明久的父母离异,他举目无亲。哪里来的邻居小孩,哪里来的侄女,只不过都是他编的,一个幌子而已。

刘明久不喜欢住高楼大厦,认为是一个晚上会发光张大嘴巴的怪兽一样,人们不过是分布在他一格子一格子器官里面睡个觉而已的渺小生物,由于界限太清晰,生物之间的联系就少了,冷漠和疏远就多了。你在你的楼上蹦迪,我在我的地盘放古典乐。刘明久怀念童年的四合院、过廊还有平房上夏天夜晚可乘凉赏月的平台。

童年他妈妈还在的时候会给他做甜品——甜玉米饼子,端到平台上一家子一块吃,想起来刘明久的眼眶就微微湿润。

为什么撒谎?你可能会想问他。在他的意识里,一个三十多岁的大男人在小房间里一手一叉子贪婪的大口吞咽着hellokitty的蛋糕并不是什么值得说的事情,甚至想象那场景,会觉得丢人。哦!你为什么不是喝着啤酒吃着炸鸡呢!?别人也许会露出惊异的表情,所以他绝对不会告诉别人蛋糕是他自己吃的。

不知不觉已经走到地铁站里,恍惚间好像来到另一个地方,白茫茫的地铁仙境?!几乎要伸手不见人影,靠着记忆他走到安检的地方,发现人们并没有什么异常,一如既往完全不受影响的在给进行自己的工作。

刘明久心想也许不是什么大事,不然早就遣散人群了。他放下紧张的心,雾气似乎在慢慢消散。

走到站口等待着,现在能看清附近的人了,他们都和平常一样,结伴下班的人说说笑笑,谈论着今天怎样怎样。好像这么浓重的雾霾在地铁里面是件很常见的事情一样,又好像他们……根本没看见这雾气!

刘明久拍拍旁边站着的一个戴着耳机的小伙子,“不好意思打扰你,想问你一件事情。”

男生摘下耳机,点头。“今天地铁这么重的雾霾是怎么回事你清楚吗?”刚说完这句话,列车来的方向突然传出不同以往的声音。

“哥,你开什么玩笑呢?哪里有雾霾呀?”男生一副你神经病吧的模样瞧着刘明久,然后退了一步往别的方向走去站着。

刘明久愣在原地,白茫茫的深邃通道里,列车发出轰轰的声音由远及近,那声音沉重像是蠕动,越来越近越来越近了……人们期待的眼神慢慢变得惊恐,母亲抱着孩子,男生拉着女生,想要逃跑。刘明久就愣愣地立在原地,扭着头看着,那不是列车,是一条巨大的灰绿色的虫子!

虫子的两个黄色发亮的大眼睛直直盯着他,左右蠕动着快速朝这边冲过来,肥硕的身子压在铁轨上有摩擦的声响,灰绿色的皮肤看着像是食物发霉上面的一层毛,大口张开着,放佛一眼看过去能看见它的肠胃,但是只有黑暗。

收藏
完本小说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 只是为了宣传让更多读者欣赏 © 2015 storys.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