爬墙的老婆婆

冬天还未至,我住的小区不知从何处来了一个乞讨的老太婆,这个老太婆看模样足有七十多,浑身脏不拉几的,脖子手臂枯瘦如柴,衣服都是磨得破破碎碎,看了真是让人作呕。

本来我那小区就破破烂烂,经久未修,这个老太婆的到来,更增添了小区的破败感,也更增添了我内心的失落与愤恨——凭什么我要住在这样一个连乞讨者都没人管的小区呢?她的出现仿佛在提醒我自己是有多么失败。

渐渐地天气变得寒冷,那老太婆不知从哪里捡了一件女人穿的橘黄色羽绒大衣套在身上,那大衣时尚靓丽,穿在她身上倒是显得格外滑稽。

我自然是一次施舍都没有过,老子自己都没啥钱,还会管她?不过天天上下班都看得到那老太婆在楼下要饭,我内心就莫名发怒,她仿佛是一个刺,扎在眼里让我浑身难受。

冬天的第一场雪很快来临了。

和同事们吃完火锅,我坐车回到小区,因为喝了酒的缘故,我浑身轻飘飘的,莫名的兴奋,不过等我下了车,却看到那老太婆竟然冒着风雪,坐在公交站台附近河边的桥上伸着破碗眼巴巴地望着我。

“他奶奶的,真是晦气!”本来还乐呵呵的我看到她之后心情立马降到冰点,仿佛喝汤的时候看到了一只苍蝇。

我本来打算快步穿过桥离开,但一个邪恶的想法让我停住了脚步。

我走了过去,带着笑意拿出了十块钱。

“想不想要?”看着老太婆发亮的眼睛,我挥了挥手中的钞票,故作和善的弯腰问道。

“要……”老太婆艰难的回道,身体也僵硬地缓缓站起。

看着老太婆充满渴望的眼神,我冷笑一声,手一松,那十块钱随着寒风卷入了冰冷的河水中。

“要就去捡啊。”我咧嘴大笑一声,背着手就站在那里挑着眉看着老太婆,我倒要看她怎么拿得到那十块钱,此刻天上下着大雪,她又没个长棍去捞,但也万不可能下水,除非她想冻死。

老太婆焦急的走到河边来回踱步,无可奈何地看着那张随着河水越飘越远的十块钱。

我看了一会老太婆那可怜兮兮的身影,内心竟然得到了变态的满足,哼着小曲就回家了。

第二天一早,小区就炸开了锅,听人说那乞讨的老太婆淹死在了河里,尸体都冻得像一块硬邦邦的冰。

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我心里有些害怕了,那些警察会不会查到我身上?毕竟她有可能是为了捡那十块钱才下的河,难道我还要去坐牢不成?怀着忐忑的心,我心神不宁的上了一天的班,每当公司有人敲门的时候,我的心脏就砰砰直跳,吓得腿都发软了。

但直到下班也没警察找上门,望着窗外厚厚的积雪,我突然间就放松了,想到今后再也见不到那惹人嫌的老太婆了,心情竟然分外愉悦。

回家后,我早早地洗漱完毕,躺在床上玩了会手机就睡觉了。

半夜的时候,我被一阵轻微的刷刷声给吵醒,那声音从外面传来,像是清洁工在用竹扫把一下一下扫着街道上的雪。我打开手机看了一下时间,是半夜两点。

“这么晚了还要扫大街,现在下着雪,那些清洁工可比我惨多了。”我本想继续睡,但那刷刷的声响一直困扰着我,辗转难眠之下,我索性裹了件大衣,走到窗前,拉开窗帘想看看清洁工是如何扫积雪的。

我的房间临近街道,一拉开旧窗帘,街道上昏黄的路灯便让我眼前一阵恍惚,过了几秒适应后,我赫然发现,空荡荡的街道上竟有一个人正来回游荡,刷刷的声响就是从那人脚下传来的,附近根本没有什么清洁工。

而那个人始终低着头,身躯僵硬的来回挪动,活像一只僵尸。

“那是什么人?半夜三经搞什么名堂?”我盯着街道上的身影愣神看着,忽然发现那人身上穿了一件和之前乞讨的老太婆一模一样的橘黄色羽绒服,细看之下,就连身影也十分相似。

“真晦气,不会是又从哪里过来要饭的吧,真是个破小区。”我暗暗骂了句,放下窗帘,裹了裹身上的大衣准备回被窝,但那恼人的刷刷声却在此时忽然没了。

我停住了脚步,又拉开窗帘往外瞧去,只见外面那人已经不再走动,反而是面向我低垂着头站着,花白的头发遮住了他的脸,模样依旧是让人看不清楚。

收藏
完本小说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 只是为了宣传让更多读者欣赏 © 2015 storys.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