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说相亲不是爱情

30岁的年纪,我还矜持着,母亲却着急地要把我往外推销,看着同伴们成双成对,我也有了危机感。这时,赵姨给我介绍了李魏,相亲的感觉尴尬得很,我感觉自己像待销的大白菜,李魏是经济适用男那类,长得还算白净,但个子矮。

赵姨是典型的八婆,她鼓动唇舌,心里稳操胜券,当着第一次见面的我们的面,居然聊起了婚后谁带孩子的话题。我讨厌这种生拉硬扯的关系,何况李魏也不出众,我们干巴巴地聊了几句就散了。临走前我礼貌性地给了他电话号码。

我没把李魏放在心上,不久,我有了一段浪漫的邂逅,那天,我和几个女性朋友登山游玩,半山腰扭伤了腿,几个女孩束手无策。这时一个青年做了活雷锋,他帮我捏了几下,陌生男人的手贴在我赤裸的脚上,我的心直跳。青年很英俊,短短的寸头,干净的衣领。看我依然走不了路,青年就背我下山。贴在他背上,感触到他结实的肌肉,听到他鼓励安慰的话,我胡思乱想,这似乎是哪个电影男女主人公相遇的桥段。

本来想留下青年电话的,可惜他的腿太快,把我放到车上就跑了。我茫然若失,我只知道他姓彭,在本地做生意,再无其他。后来,小彭的身影时时浮现我眼前,如果我们还有下文就好了,连同行的女友们都取笑我对小彭一见钟情。

正思念小彭时,消失数天的李魏给我发了个邀请短信,我没回,我不想为了结婚而结婚,我需要的是爱情。李魏没再骚扰我,我们就这样无疾而终。

母亲和赵姨追问我们的进展,我说:“没感觉。”赵姨感叹:“怎么才叫感觉?这么好的男人错过了,真可惜。”

老人家不明白感觉就是爱情,爱情得是那种欲语还羞、朝思暮想,和李魏算什么呢?父母包办的时代早过去了。没有爱情的婚姻,我宁愿单身一辈子。之后,我多次有冲动在我和小彭相逢的山上去等他,不过那只是一个梦,我要工作,我很忙。

没有轰轰烈烈的爱情,但婚还是要结的,情感比常人更丰富的我,需要异性的爱,也需要一个家。我又相了两回亲,均没有下文,母亲的唠叨更多了,我越来越疲惫,要想摆脱这种生活,必须找个伴。

这时,我遇到了符合我爱情幻想的男人。我在朋友的结婚宴上,结识了原上飞,他是男方的宾客,他动人的歌喉吸引了我,按说他不算英俊,但他有那种迷人的范,就像他的名字一样飘逸。

原上飞的歌声引来下面一片尖叫,主持人介绍他是单身,让他把花团送给下面心仪的女孩。这本来只是个烘托气氛的小游戏,原上飞将花一扔,不知他是有意无意,花团就落到了我怀里。在人们的起哄下,我们做了“情侣”。我和原上飞上台对唱情歌,情歌情意绵绵的,我那根多情的神经又被翻起了。

宾客中,我再次看到了李魏,他专注地看台上的我,但我没有心思与他叙旧。婚礼结束后,我又收到了李魏的邀请短信。我婉言回绝了,他知趣地没有再找我。

我和原上飞互留了联系方式,据说他在一家公司工作。我浮想联翩:原上飞会不会是我的真命天子?会唱会跳,拿得出放得下,我要的男人就是这样的。

原上飞很忙,我不好意思打电话,只好在QQ上见缝插针与他联系,还厚着脸皮请他一起去看画展。原上飞说:“你喜欢我吗?不如我们交往一下。但我穷,你别嫌弃。”这脾气真直率,是我喜欢的。我和原上飞很快开始了恋爱,原上飞直来直去,他提出我做他老婆的条件:第一,不要逼他买房,他没那个条件,他只能租房住;第二,我要学会做饭做家务,因为他不会做;第三,他是单亲家庭,婚后要和他母亲同住,不能嫌弃他母亲的农村气质。原上飞那带着二杆子式的强势,是有些“男人味”。但是,一个一辈子买不起房子、也不打算买房的男人,真的可爱吗?我向往罗曼蒂克,但这种罗曼蒂克也不是不需要金钱做基础。白马王子白马王子,人家好歹是个王子。

我和原上飞的恋情遭到所有人反对,尤其是母亲。她调查了他的背景,说他只是个农村进城打工的,连大专文凭都没有。母亲一个劲拿他和前面几个相亲对象比:“他哪比得上李魏了?人家有房有工作,人也稳重,家庭条件也好,你真是鬼迷了心窍。”

深陷爱情中的我,眼中只有原上飞没有别人,是他给了我怦然心动的感觉。就在他将花团扔进我怀里的那一刻,我就爱上了他无法自拔,我们的缘分是上天安排的。至于李魏,他是好是坏,与我何干呢?他只是为了结婚,让别人送过来的道具。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