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婴灵的仇恨

传宇是端铁饭碗的人,吃的是官家饭,这让他尾巴都快要跷到天上去了。

一天,半夜下班在回家的路上,他突然被啤酒瓶子狠砸在脑门上。

“啪···”的一声啤酒瓶碎裂鲜血四溅。

“哎呀,疼死我了。”传宇惨叫一声捂着脑门便朝瓶子飞来的方向追去,可他追了半除了发现一个很小的身影以外一无所获。

那身影不过和家养的宠物狗那般大小,在传宇眼前一闪而过。

这要是隔三差五的给自己来一下,自己肯定要被气死。

“妈的,下夜班被打已经是第三次了。一次让砖头拍在了脑袋上、一次是让石头打青了眼眶,还有这次让啤酒瓶子开了脑门,下次还会是什么。”

第二天传宇想明白了,自己一而再再而三的被袭击每次都找不到袭击者。而且无论他从哪条路回家结果都是一样的,都会被莫名其妙的砸伤。

三次被袭都有一个小小的黑影闪过,那个黑影会是什么呢。它和袭击自己的人又有什么关系呢,于是传宇决定打电话给副所长文奇说明情况。

文奇把手狠狠的拍在办公桌上:“还有没有王法了,这嫌疑人要是不抓住,那以后我们还怎么执法。”

正所长成一道:“付传宇又被人打了。”

“是呀所长,你说这传宇已经是三次被袭击了。这要不严惩袭击者,我们的工作以后可怎么作呀。”

“你先别急,这是报复殴差案件。我们尽快捉拿凶手,你现在去查一下传宇所经手的案子的嫌疑人,我怀疑是他们对传宇进行恶意报复。”

时间回到一年前。

小王一个老实巴交的残疾人,又是低收入家庭,现在还和老爸住着四十平方的廉租房。他最近有一件大喜事,交往一年的女朋友小翠竟然怀孕了。

要当爸爸的小王为此更加努力,每天背着家人打三份工。赚到的钱自己可舍不得花,都给了小翠让她多买点好吃的。

而一个难题摆在小王面前,既然有了孩子那么就要结婚。结婚的话就要有房子,可他没房子。

虽然小翠总是说:“没事,结了婚我先住我妈家,等孩子生下来我们一起买个房子不就行了。”

小王觉得不是个事,如果请政府帮忙解决一套住房那就好了。于是他来到当地市政府想打听像他这种情况政府能不能给解决住房。

当天政府大院里来了好多上访群众,他们举着一块钱高喊道:“壹元出行,壹元出行。”

原因是当地的公交车费涨价了,由一元涨到两元。

不过这跟小王一毛钱关系也没有,他有自己的电瓶摩托车。坐公交现在对于他来说是奢侈,小王紧了紧头上的安全帽。示意他和公交车没关系,和那些访民更没关系。

“你来要做什么?”接待小王的正是传宇。

“我来市政府问点事。”小王直接回答,撇开了他和那些示威性质上访的群众。

传宇不是二傻子,可他是个龟孙子,而且还是纯龟孙子,他正被这些上访群众弄的烦心的很,小王恰好撞了上来。

“现在有个案子想请你协助调查,能跟我去趟所里么?”

“我不是来上访的,我是来办事的。”小王赶忙解释道,现在这节骨眼可不能出叉子,再说自己的正事还没打听呢。

“我知道,你跟我去趟所里吧。”传宇还客气的做了个请的手势示意小王上公车。

期间传宇还问小王要了手机,说要查看是否有参与上访的组织者的联系方式。谁能想到传宇竟然暗中复制了小王的通讯录,这后来给小王带来了灭顶之灾。

小王骑车回到家的时候小王的老爸老王问道:“刚才社区杨书记给我来电话说,你还去市政府上访了。社区都要收咱家房子了,你说说你这事办的。”

小王一听觉得事情不妙,立刻骑车回到所里在公示栏上找的了付传宇的电话。

“喂传宇,刚才社区给我家打电话了,给我造成很大影响。”小王焦急说道。

“滚,别他么烦我,谁给你打电话你找谁去。”传宇开始翻脸不认人,小王这时候才意识到他让传宇给耍了。

小王和传宇便在电话两头对骂了起来,俗话说的好。打人没好手,是骂人没好口。他俩骂的是一句比一句难听,气的小王火冒三丈。

收藏
完本小说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 只是为了宣传让更多读者欣赏 © 2015 storys.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