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失的友人

天蒙上一层刺也刺不破的纱。小雨像丝线缝入大地,激起世界无声的悲鸣。

这么差的天气,不会有什么客人了吧。小伊钉在面馆的门口,散漫的目光漂游在这朦胧的世界。不过,还是有人来了。

“吃点什么?”对面这个带着暗红遮阳帽,穿着木色外套的客人低沉的回答道:“一碗红烧饵丝,谢谢。”

小伊开始准备,不时偷偷观察客人。在无数的摧残与折磨后,她开起了面馆。常常是她独自一人经营,只有在忙不过来的时候雇两个临时工,她不喜欢其他人,宁愿吃苦也只想独自工作。但她的生活却越来越暗淡,越来越枯燥,今天来的这个奇怪的客人,让她涌起了兴趣。

她把饵丝轻轻端到客人桌前,在他仰头的时候趁机打量他的面容,竟是个看上去和她差不多大的青年。他有一张武夫般刚俊的面孔,戴着一副眼镜,眉间无皱,眼带笑意。但是,她感到了危险,感到一丝恐惧。好像,该来的人来了。

客人已经开吃了,她顿时手无足措,要走回柜台,又停下脚步,坐在了客人身后的凳子上。他似乎吃的很香,或许是他喜欢,也或许是他好久没吃饭了。

细雨没有停的意思,但是模糊的天明朗了一点。把饵丝吃得连汤都不剩后,他定定地凝视着天空,目光越来越远。

“你是别处来的吧?”他点点头。“你来这里干什么呢?”“找人。”顿了一下后,他说:“我的好兄弟无缘无故的失踪了。”她的心猛地蹦了一下,神情差点大变,果然。

“他经过了这里,是吧?”

他转过头来,仍然温和的笑着,“是的,所以我来了。”

沉默。沉默得细雨声都能清晰可听。

他的话没了下文,站起身来就要往外走。“现在你出去,就再也回不来了。”他又转过身来,“我兄弟也是这样回不来的吗?”她垂下了头。

“小伊,你既从细雨中来,那就回到细雨中去吧。那里才是你的归宿。”小伊哽咽了起来,甚至哭出声来,平复了情绪后,她问:“你是怎么知道的?”“他在雨中写下一本笔记,而我在雨中捡到一本笔记。”

小伊说不出话来。

“嫂嫂,你本就是这风雨,多么无忧无虑,自由自在,为何要来人世间受苦呢?他这么爱你,你又怎么忍心让他化为风雨?”小伊的眼里又闪出了泪花,那泪花,如雨水般澄净无暇。

“把他还回来吧。”他抓住了她的手腕,向细雨中走去。她没有反抗,或许是她知道,她打不过他,也或许是,不想反抗。

出了店门,她眼中的世界越来越模糊,最后只剩下了雨丝。哦,不,还有一个渐行渐远的背影。

在客车等候亭的亭子里,有两个年轻人的身影。天空不再是披上一层纱,而是胡乱穿着黑白不均的外套,看上去令人十分生厌。

“老张,回来了。”李萧有气无力地说。“你不该让我回来的。”张鸿面无表情地回答。“既是不想回来,那又为什么要写那本笔记给我?”沉默了许久,他才说:“孤寂吧。”

“你为什么要代替她做风雨?”

“在那时苦闷至极,就像到远处去走走。不过那天下了雨,是小雨,打在身上很舒服。淋着这雨,我忽然想到了苏轼的一蓑烟雨任平生,正心情好转的时候,我到了那家面馆,那是只有在细雨中才开张的面馆。”

“我在她的店里吃了一碗面,才知道,什么才叫纯净。那感觉,真好,可是,当雨停时,我独自坐在路边,刚刚身边的一切不复存在。”

“李萧,你体会不到那种感受。当时的我,手无足措地站在路边,惊诧无比,迷茫的不知往何处去。”

“嗯是的吧,这可不像是你的性格啊!”李萧接话道。

“后来我才知道,为什么我会如此在意,因为我爱上了这个地方,爱上了她。”

“可是当时的我不知道要怎样才能回到那个地方,与她相见。从那以后,我就茶饭不思,心里装的都是她。然后就是你看到的死样子了。”

“哦。”

“直到我扶着河边的栏杆发呆时,又见到了她,她也伏在河边的栏杆上,她灿烂的对我笑着。你不知道,那一扭头的喜悦足以驱散所有的苦难!但是,雨停了,她俯下的身子消失在河中,空气中好像还有她的笑容。那个时候,我发狂了,我还没再多看她一眼,我还没对她笑。于是,我就跳进河中想去找她。”

“诶诶,那回你原来是因为这样才跳河的,没死真是你的大幸。你在笔记里可没跟我说那么多。”李萧埋怨道。

张鸿没有接话头,继续说:“不过自从那次之后,我就明白了她只有在小雨的天气下才会出现。于是我紧盯着天气预报,不断地东奔西跑,只为能遇到她。在无数次奔到当初的那个地方后,我终于又见到了那个面馆,还有她。”他顿了顿,“然后我就……我就……表……向她表达了我的爱慕之情。”张鸿羞红着脸艰难地说完。

“哦,然后呢?”“她同意了,还很高兴,那一刻,我感觉我的心都解脱了。后来我常常去找她,她也常常来找我,虽然能遇见的次数很少,但那真的很开心。”

“李萧,你当初不是说我们运气太背,出门老是下雨吗?其实那是她在和我们一起走哪。”李萧愣住了,“你怎么不早告诉我呢?还把我当兄弟吗?你一下子出了这么多事情,然后就无声无息的不见了,你知道我心里有多担忧吗?”

“所以我才说你不用把我带回来的。”张鸿仍是面无表情地说。

“你!行,不和你扯!然后呢?”

“后来我又在她的面馆吃面,她说她想我带着她出去走走。我牵着她的手,走出店门不久我就察觉到眼前的视角不对,我已化成了雨,而她已化成了人。”

“故意的吧?”“不知。”“我觉得肯定是故意的,有多少巧合你会遇到她,又为什么只有你能看到她,感觉到她的存在,或许她根本就是缠在你身边……”

“别说了!”张鸿粗鲁地打断李萧的话。“我听见你说,做雨无忧无虑,自由自在?”“嗯。”“我做过雨,那种被天地规律操控,听天由命,任凭宰割的生活根本不是无忧无虑,自由自在。小伊她随风飘散,对前途一片迷惘,她没有同伴,没有方向,没有归宿。她落到了沙漠里,她曾被污染过,也曾被冻结过,但她活下来了,以一种灿烂的笑容活下来了!”

“所以,化为雨的我就算被天地克死,也要守在她身边,守着她的面馆,她的归宿,尽管两不相见……”张鸿说不下去了。

李萧呆住了。

天上泼下了暴雨,包裹住两人所在的亭子,不知天是在哭,还是笑。

收藏
完本小说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 只是为了宣传让更多读者欣赏 © 2015 storys.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