低头族的噩梦

“小姑娘,我来找你了,来咱们一起玩手机呀。”一个阴森恐怖的老太太在静静梦中出现,还拿着她那款牌子不错的水果手机。

“啊……”一声尖叫,静静从梦中惊醒。

“哦,原来是场梦,吓死我了。”静静拿起她那水果手机按了一下,上面显示了大大的四个零。

哎十二点了,反正也睡不着。静静拿手随手点开了个搞笑视频,她希望用有意思的事冲淡刚才梦中的恐惧。

视频开始的那一刻,她看见一个面目扭曲的老太太在手机里朝她笑。

“嘿嘿嘿嘿……”那老太太长的,满脸皱纹。一个大大的血包正长在天灵盖上,口鼻中还不断渗着鲜红的血液。

一些食物的残渣混合着血液流淌在老太太的下颚出,老太太在冲她笑,可那笑容……显得诡异和恐怖。

静静疯狂的想关闭手机,可是无济于事。她越是按关闭键,屏幕就越亮。直到屏幕的光亮能把静静的整个房间照亮。

“救命呀……”静静知道自己今天是撞到鬼了。

“你是谁,我没害过你,你别来找我。”静静依偎在床上,她的睡衣在不停颤抖。

“我不害你,就是想和你一起玩手机呀。”老太太依旧不依不饶:“好孩子,你教教我。”

老太太说着竟然从手机里爬了出来。

食物残渣混合这血液流淌在静静的床上,那老太太的动作似乎并不顺畅。整个身体僵僵的,其中的一条腿根本没有半点力气。

“你走开,手机不好玩的。你走开,我没害过你,你走开啦。”静静的恐惧几乎到了极致,她拿脚拼命蹬着老太太的脸。

她想把老太太踹下床去,可老太太的力气好像非常大。任凭静静怎么蹬踹都无济于事,老太太依旧非常缓慢的往静静床上爬。

而且老太太手里还拿着静静的手机,手机屏幕的光照在老太太脸上,更显老太太脸色苍白。

“啊……你别上来,别上来。”静静依旧踢踹着老太太的脸。

“哎呦,疼死我了。”老太太突然惨叫,静静竟然一脚踹在了老太太的血包上。滋出大量的鲜血和黄脓,老太太竟然被静静踹下了床。

房间瞬间漆黑一片,静静缓缓睁开双眼。却看见一只大大的吊瓶,四处看看发现自己却在医院。

旁边歪歪扭扭的躺着两个人,正是自己的老爸老妈。静静扭动下身体,发现脚的位置下面出现一个人头。

吓得静静伸脚猛踹:“啊……你走开,我没有害你,你走开。”

听得一声惊叫,静静的父母重睡梦中醒来。被她蹬踹的那颗人头竟然扑通一声倒在地上,等那人在站起来

静静发现正是自己热恋的男友程峰,静静慌乱的爬起床一头扎进程峰的怀里开始大哭。

静静爸妈看见静静醒了,也出言安慰道:“怎么了这孩子,你都昏迷三天了。一直喊着我没害你,你走开。”

“嗨,管他呢,反正孩子醒了就行。我去弄点吃的,你可别再刺激孩子了。”这话是静静老妈说的,还掐了老爸一下,示意他别乱说话。

“唉唉,知道了你去吧。”老爸也觉得自己刚才说话唐突,怎么孩子刚醒就提她梦见的那些东西呢。

“阿姨,别忙了。我和静静出去走走吧,也许这样的话对她还能好点。”说话的正是程峰,静静昏迷了三天。

他就在床边守了三天,这三天里静静时常大喊大叫,还踢腿乱蹬。现在醒了自然要出去走走,放松下心情。

而静静也想出去,毕竟呆在医院里,又有个不知道什么时候会出现的鬼老太太,她想想都害怕。

“没事的妈,我和程峰出去走走。随便吃点什么。”静静此时只想赶快离开病房,找个没人的地方和程峰说下自己做的噩梦。

相继程峰搀扶着静静走出病房,来到医院的走廊。可就在他们刚进走廊还没来得及进电梯门口时,几个穿着白大褂的医生护士推着病床朝电梯门跑来。

程峰赶快护住了静静,以免病床转到她。

可就在这时有个小护士突然说道:“哎呀,可恶心死我了。你说着老太太头上的血包都缝了好几天了,刚才还能滋出血和黄脓来。”

“哎,可不是么,这连续七天了,食物混合着血一个劲的往外吐。这给我膈应的,简直了都。”另一个小护士说道。

“快别说了,你们看见的那算啥。你们知道么,就在刚才我和何大夫全吓傻了。这老太太都昏迷七天了,刚才竟然笑了,还说什么,小姑娘,和我一起玩手机。也不知道她都这么大岁数了。满脸褶子,玩手机还能玩明白啥。”护士长说道,仿佛想到老太太的笑还毛骨悚然。

“好了好了,听说这死者是在418路公交车上出现的意外。也不知道公交车上啥东西能把她砸的颅骨骨折,导致脑部严重出血。可怜呢,连个发现的人都没有,语言功能严重受损又联系不上家属,无奈我们医院只能采取保守治疗。”何大夫出言数落到。

听着医生护士们的议论,静静如遭雷击呀。老太太、血包、和血混在一起的呕吐物、手机、418路公交车等等等等,仿佛一个个线索如同断了线的珠子在静静脑海里串联起来。

静静此时很想揭开老太太的蒙尸布,她想看看现在眼前的尸体是不是梦里的那个老太太。可她又不敢,她害怕极了。

一旁的程峰见心爱的静静神情紧张,手轻轻的佛模静静的后背。给她以男人特有的安全感,还顺势将静静的身体扭了过去,让静静看不见尸体。

可静静依旧压制不住内心的恐惧,还是回头看了一眼。好巧不巧的这时候电梯门突然打开,一阵风瞬间吹起了老太太脸上的蒙尸布。

静静刚好看见那老太太的头上一个大大的血包,面部极度扭曲,嘴边还有食物和鲜血的残渣,更加可怕的是那布满褶皱的脸上竟然在笑。

这张脸静静太熟悉了,正是梦中纠缠自己的老太太。

收藏
完本小说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 只是为了宣传让更多读者欣赏 © 2015 storys.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