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水信笺

换了一个单位,想告诉旧老新朋自己的新地址。打电话?发短信?——我都不想。也许是到秋天了,人便有些怀旧。我怀念老歌、老朋友,怀念那个手机还叫做大哥大、常人还无法拥有的时光。那时侯——我们总是把信件写成长篇小说,还信手画上几笔漫画、夹上一枚落花。可是在今天这个信息触觉倍加灵敏的时代,写信——是否太奢侈、太矫情?

我犹疑着走向小店,老板娘捧出了一大堆信纸热情的让我选。馥郁的香味扑鼻而来,满纸花花绿绿,我不知道是什么时候我们那些素面朝天的信纸已经出落的这般绚丽多姿?卡通熊、温馨的祝福它都为你准备好了。我艰难的问:有最简单的吗?就是那种什么都没有的?老板娘歉然的说:现在写信的都是十几岁的男孩女孩,谁还要那样的信纸?我为我的不合时宜感到不好意思了,为自己挑了一本最素淡的,就匆匆的走了。在水波纹的信笺上,有一只乖乖兔冲我裂嘴,一串小花上写着:嗨,你好吗?

中午一个人坐在办公室里,面对着一本美丽的香水信笺,钢笔在我手中转来转去,始终没有落下一个字。我不知道该写给谁?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我觉得用这一本信笺面对那些和我一样朴素的朋友和我们同样朴素的友情,太豪华了。

于是,每天上班,打开抽屉,我都会闻到熟悉的香味,而乖乖兔总是例行公事的向我微笑:嗨,你好吗?我的朋友们,你们好吗?可会有一封写在秋日里的信在我想念你们的时候翩然而至?

收藏
完本小说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 只是为了宣传让更多读者欣赏 © 2015 storys.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