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女

他第一眼看到她——御姐!

他第一次和她聊天——怨妇!

她陪他完成一场“形婚”,

他带她走上她要的上层社会。

他们之间只是应观众需要,

上演一场恩怨情仇的八点档大戏而已,

他们说好的,“我可能不会爱你!”~

没错!!!此文系“剩”女系列之二,关晓右御姐的故事,看过《“剩”女》的亲应该对此女和她男人并不陌生,当时就有人喊着想看此二人的JQ,

内容标签:

搜索关键字:主角:关晓右、陈天竭 ┃ 配角:配角神马的都是浮云啊浮云 ┃ 其它:富家小少、拜金女、嫁个有钱人

、“昏”事

“阴天,在不开灯的房间,当所有思绪,都一点一点沉淀……回想那一天,喧闹的喜宴,耳边响起的究竟是序曲还是完结篇……总之那几年,你们俩个,没有缘!”

爱疯4手机在房间内单曲循环着这首《阴天》,屋内身穿白纱的女人仰着脸接受化妆师精心的雕琢。高跟鞋挂在她的脚尖,合着音乐的节拍一晃一晃,女人趁化妆师转身去拿发饰时,突然扯了嗓子跟着音乐唱了起来,“回想那一天,喧闹的喜宴宴宴宴~”,化妆师的手一抖,发饰掉在地上。

房间的门被急速推开,高挑俊秀的男子风一样的刮了进来。他冲到梳妆台前直接将手机按了关机,然后怒目瞪向斜眼看他的白纱女人,吼道:“关晓右你给我适可而止点!别忘了今天我们结婚!”

关晓右的眉梢微动,掩着唇娇媚地笑了一下,她示意化妆师和助理先出去一下,清场后她才踩着高跟鞋站了起来。双手搭在男子肩上,她娇滴滴地说道:“daring,侬吾好搁样子哦。”

男子伸手挥开她的手,咬着牙低声警告,“你别让人家看了笑话!”

“放心吧!”关晓右安耽地坐回椅内,悠闲地晃着长腿,魅眼如丝地看向男子,“我说那个陈、陈什么蝎的,你……”

“我跟你说一百次了,我叫陈天竭,不叫陈天蝎!”陈天竭忍无可忍,暴发地叫了起来。

“嘘——”关晓右食指抵住丰润的唇瓣,起身靠在陈天竭的耳边轻呵着气说道:“我的小蝎子,这场戏,可不是全由我一个人演哦。”刚刚还让她小声点,结果他的声音比她大不知道多少分贝!

陈天竭挫败地插了腰垂了肩。要不是母命难违,他死也不可能娶这么个怨妇兼神经质的女人,这女人还活得自鸣得意自我陶醉,真对得起她那张娇媚到风情万种的脸。

见他老实了,关晓右才悠哉地问道:“人都来了吗?”

陈天竭瞥了她一眼,“嗯!”桃花眼一转,他的表情变得很十三,没有了刚刚的暴躁,也没有了人前的逍遥,此刻的他像极了求知的小朋友,弯□手肘撑在梳妆台上,他问道:“你是怎么办到的?竟然真的全来了!”

关晓右恨不能插腰仰天长笑,因为她是淑女,所以她只能继续掩着唇咯咯地媚笑,“陈天竭你信不信,给我一个剧本,我就可以成为金马影后!”笃定地言辞间,御姐霸气侧露~

陈天竭直起身,一脸敬畏地看着她,“信,太信了!”能在婚礼当天特意留个视野最佳的位置邀请所有前男友及暧昧过的对象到场并且没有缺席,这种事真不是普通女人做得到的。这女人霸气起来,简直让他这个准伪新郎,颜面无存啊有木有!

……………………………………………………

婚礼如时举行。

当陈天竭挽着关晓右出现在众人面前时,之前所有的流言揣测全部不攻自破,所谓男才女貌天作之合,说的也无非就是眼前这一对儿。

陈家的这场婚礼来得很突然,在此之前,众人只知道陈家小少喜欢流连花丛,不时有花边绯闻娱乐下大众,但对于谁能成为陈家小少奶奶,人们只能捕风捉影。可就是这样一个百花丛中过,片叶未留身的陈家小少,竟然结婚了!这不仅跌破了围观者们的眼镜,连陈家的亲戚长辈,都仍无法坦然面对这个现实。尤数陈天竭的舅舅陈熙,一脸不屑地看着从面前走过的新人,撇唇、撇唇、再撇唇。又多了一个分财产的外姓人,他靠!

西式婚礼的步骤相对简单,仪式流程经过沟通顺畅许多,没用一个小时,婚礼基本接近尾声。新娘的娘家没有来人,这是现在路人们唯一可以议论的话题了。

而今日轰动办酒的身为S市三大家族之一的陈家,用百年老号来形容也不为过。陈家以典当业起家,算地主阶层,后经历战乱及文化大革命什么的,仍然未能冲垮,后开始改做国内货物流通,在对外开放经济搞活时又做起了海运生意,门第日渐光耀。

对于陈家来说,唯一不光彩的事,可能就是陈家的小女儿在某年某月某一天留洋归来,挺着五个月身孕大小的肚子出现在众人视线里。陈家老爷子用尽方法也没能逼出肚子里的种是谁播的,而疼爱唯一爱女的陈老爷子最后只能忍下憋屈,容女儿终身未嫁,产下一子,随“陈”姓,陈家这一代唯一的男孩,陈天竭。

陈天竭在众人眼里那就是未来的陈家掌门,当然,在他小的时候,并没有人完全如此承认,直到后来……也就是这个后来,从小就长得俊俏的陈家小少变得更加放肆挥霍自己的资本,花天酒地,风流成性。而陈天竭,或是也确信了陈家即将入手,所以他对陈家的事业根本谈不上用心,完全是一副顺理成章地等待而已。

偏如此不算上进的小少爷,众人仍然认为,今天的新娘,到底是高攀了陈家的门楣,一个外地来的打工妹,虽说职业听起来光鲜亮丽——医生,也颇有几分姿色和交际手腕,但到底没办法让土着们心服口服。算起来,这也是陈家继小女儿未婚生育后的另一件败事。

婚礼的最后一个流程,身为今天司仪的S市电视台着名主持人挂着欢乐的笑容宣布,“接下来,我们今天的新郎将宣读他对新娘的心里话,我们欢迎!”雷鸣般的掌声,全是给陈家面子。

陈天竭接过话筒,闪光灯便“咔咔咔”闪得他眼泪直流,他挥手示意停止拍照,揉着眼角的水气,他很想说这婚他结得真特么不甘愿,而接下来要读的这篇文字,特么的根本不是他写的,他是被逼的被逼的好吗?就是被此刻站在他身边,笑得一脸甜蜜的精神病女人逼的,而为了让她配合自己把戏演好,他就必须先牺牲,天理何存啊!

陈天竭清了下喉咙,眨了眨桃花眼,环视在场观礼的宾客,最后把脸朝向了关晓右特定的那一桌,他打了个响指,关晓右乖巧地挽住了他的手臂,偎在他的身边,看着他,满眼崇拜。陈家小少佯装得意地拿起麦克,挑了下唇角,狭长微挑的眼里满是轻佻,对着身边“爱妻”先是一个颊吻,然后,纵情地宣读起他的“誓言”。

“亲爱的晓右,我最美的新娘,遇到你,就如这四月的和风,灯火阑珊处,自有人间四月天。亲爱的晓右,我最美的新娘,我常感叹命运为何对我如此厚待,让我在有生之年遇到你这样的女子,你的美,你的娇,你的好,正是我一直所追寻的那份真。亲爱的晓右,我最美的新娘……”陈天竭忍着胃酸把这封长达千字的信读完,字里行间大赞关晓右的优雅、贤淑、温厚、可人,陈天竭读到最后,音调都变了,别人当他是激动了,其实他是真的恶心。偷偷横了身边继续演着幸福小新娘戏码的女人,他真想把手里的纸甩在她的脸上,“有你这么不要脸的女人吗?!”,可是,当他转了视线看到台下坐着的某几个男人一脸青灰的表情,他又心情好转起来,男人都有当英雄的梦,虽然对身边这个女人的过往他不清楚状况,但能在婚礼当天呼动所有前男友到场的女人,想来也是有故事的人,而他,恰巧成了终结故事的英雄。

……………………………………………………

说到这桩“昏”事,对,就是昏了头才会干的事,陈天竭到现在都万般委屈。要不是他一直尽心孝顺的老妈在那个年际相交的深冬清晨亲眼目睹了他的一夜风流后留在家里的女人,他怎会跳进这个火坑。而那一夜的风流,完全是他酒后的混乱,不是他不愿承担责任,想他陈天竭活了二十八年,真正上过他的床的女人,屈指可数……他从未对任何人提过此事,因为没人会信。

而偏就是这个女人,在他的枕边醒来后一脸的慵懒和淡然,穿着他的拖鞋和他的衬衫很自然地走到厨房打开冰箱倒果汁,他的老妈就是在这个时候推开他的住处的大门,与一脸女主人姿态的关晓右四目相交。陈天竭有时候甚至会想自己是不是被算计了,很少来他住处的妈妈偏选在这一天的一大早而来,到底是谁和他开了天大的玩笑。

陈妈妈一见到关晓右,乐得奔过去拉她的手问长问短,从做什么工作问到家里还有几口人、都是做什么的,再问到这女人的学历和工作单位,从卧室奔出来的陈天竭已有不好的预感,果然,母亲一问完,就转头对他说:“小竭啊,谈女朋友了怎么也不和妈妈说一声,妈妈可以和外公舅舅什么的有个交待,我儿子可不是浪荡的人。”

陈天竭犹豫了一下,憋着声说道:“妈,她不是……”

“哟,怎么,和妈妈还掖着藏着的啊?妈妈是个开明的人,这姑娘我觉得不错,配得了咱陈家的门楣,我这就回去和你外公还有舅舅们说一声,你们俩光明正大点,准备婚礼吧。”陈妈妈看起来是真的开心。

在所有人眼里都是爱时多情不爱时绝情的陈天竭此刻木讷得呆滞,他愣愣地看着母亲的满足的笑脸,拒绝的话怎么也说不出口。

而一直被妈妈拉着手坐在沙发上的关晓右挑了眉看他一眼,他投给她一个求救的眼神,果然,关晓右开口,“阿姨,您误会了,我还没想好嫁给他呢~”

陈天竭晕倒,这个女人……简直是衰神。

作者有话要说:啦啦啦,结城开新文啦!!!磨了这么久,其实灵感有些欠缺,现在开出来,压力挺大的,所以结城需要大家的支持。亲们,露个脸吧,告诉结城,你们在这里好不好?新文火速求收藏求包养啊~作个写手不容易啊有木有!!!

另,大家在看文时有什么想法仍然希望你们留言与结城互动,结城需要大家的意见及时调整思路。还要说什么呢,现在有点混乱,刚才上传文章时遇到了不少问题,结城好郁闷。这几天结城家的太后在,所以写文也会比较累,因为她总是没完没了地自言自语……结城尽力存稿,咱们明天见!

收藏
完本小说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 只是为了宣传让更多读者欣赏 © 2015 storys.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