残疾美人心

六岁时的一场意外,毁了她原本漂亮的右脸,从此她成为名副其实的残疾美人。

担心她嫁不出去的爹爹,隐瞒她毁容的事实,迫不及待地将她许配给他。

当喜帕被揭开的刹那,半毁的容貌果不其然地遭受了众人的唾弃。

誓言不再见到她丑陋面貌的夫婿,绝然地拂袖而去,并报复地迎娶了新妇进门。

他从未踏进新房却夜夜偎香依玉,她不曾抱怨,他三番两次的恶意中伤,她也只能忍受,因为她只想回到她自己平静的生活……

残疾美人

星葶端坐在喜床上,头盖喜帕的凌家大小姐凌溪一脸的无奈。“唉——”不知不觉中,凌溪轻轻地叹了一口气。

“小姐,你怎么叹气了?这样会不吉利的!”当新娘子是该欢天喜地的,可是,蓝儿却发现她的主子离成亲日越近,脸上的愁容却不减反增。

倏地,新房的门被推了开来。“姑爷!”蓝儿看见门口立了十几位男子,她不解为何会有这么多人出现在新房。

“少言,快点儿掀开喜帕,让我们看看新娘子是否真如你所说的美若天仙。”

“对啊!我们对于能让你点头允婚的嫂子可好奇极了!”

“今日我们没见到嫂子的脸绝对不离开,你也别想好好地过你的洞房花烛夜。”

众人七嘴八舌地吵着,最终目的还是见凌溪一面。

“好!你们别再吵了。我这就掀开喜帕,让你们见见她。”对石少言来说,将他的女人介绍给朋友是件不伤大雅的事,尤其是一个美人妻子可让他有足了面子及里子。

可是当喜帕落下,新娘子怯怯地抬起头来那一刻,众人都不禁微微一愣。

不一会儿,终于有人大喊道:“鬼啊!”

面对眼前因她而起的骚动,凌溪丝毫不为所动,注意到石少言看自己的眼神一瞬变得冰冷,凌溪不禁神色黯然,她一直不同意这门婚事,可是爹爹却执意隐瞒她六岁就已毁容的事实,将她嫁了过来,可能是怕她错过了这个机会,以后都嫁不出去吧……

自从见了凌溪的容貌,石少言再也没有踏入自己的房门一步,平静的日子一晃就三个月,这日正在房内午寐的凌溪听见外头的嘈杂声,感到相当奇怪,立即起身穿上外衣到窗边窥探。

“二夫人,你何必来见大夫人呢?”

“我进府快三个月了,理当来拜见大姐。”

听到她们的对话,凌溪知道来者是石少言新纳的妾。她与石少言成亲的第二天,石家就大张旗鼓地迎娶了新妇,多少有点让凌家难堪的意思。

“二夫人,我听说大夫人的面容很恐怖,你现在有孕在身,要是被她吓到了该怎么办?”丫鬟不肯放弃地劝说。

“是啊!二夫人,你现在有了身孕,就该离大夫人远一点儿,我们怕她会对你不利。”

对于这群丫鬟的诋毁,凌溪感到相当可笑,实在听不下去了,索性拿了条紫色丝绢由眼睛以下围住自己的下半脸,开了门:“有什么事?”

见凌溪突然开了门,门外的人吓了一跳,王心菲略微施礼,上前道:“姐姐,我进门快三个月了,直到现在才有机会来拜见你,希望姐姐不要怪我。”事实上,不是她不知先来后到的礼数,而是石少言不允许她和她有所接触。

“我不会怪你。”她有什么资格怪她呢?她只是个不得宠、有名无实的妻子,比起地位,她比她更受人重视,要不是她硬是霸住大夫人的位置不放,自己早就被踢出门了。

收藏
完本小说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 只是为了宣传让更多读者欣赏 © 2015 storys.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