卧底无泪

他是黑道上鼎鼎大名的饶三爷,却连连栽在警察手里。第一次,他喜欢上的女子是卧底,第二次,救了他一命的十七岁少女陶水淘依然是卧底。他怀疑过她,每一次,都被她的天真可爱和坦率打消疑惑……

陶慕慕做卧底的时候,名字也是假的,陶水淘,顶像红灯区小姐的名字。假的身份证,年岁比实际年龄小了十岁。她是娃娃脸,说是十七岁的逃学生没有人不相信,那帮人也没有起疑。但他们对新加入的成员极其谨慎,她混了半年才见到饶祭夜。

其实应该更久,但她运气特别好,那段时间风声紧,到处都是想要饶祭夜性命的人。他中了一枪浑身是血,扶着巷子的石板砖歪歪斜斜走过来。后面有三四个人追过来,饶是她的身手好,打发这几个人也花了一点时间。

她把饶祭夜背回屋里,一大帮子人正等着她喝酒,其中一个见了他的脸连忙起立恭恭敬敬喊,“三爷。”手忙脚乱找人来救治。

这才知道他是道上鼎鼎大名的饶祭夜。

也许是拍摄的角度问题,局里的档案上饶祭夜一脸狰狞,一张脸十足土匪头子。实际上却是个儒雅的男子,若配一把折扇抵得上三国演义里的美男子周瑜。

后来饶祭夜问她,“那几个人身手都不弱,你是怎么打发的?”

十七岁的陶水淘应该是个只会泼妇骂街染着鲜红头发满脑子想着挣大钱出人头地的不良少女。

她把脖子里的哨子给他看,“我吹哨子,他们做贼心虚,以为警察来了。”

饶祭夜是很精明的男人,稍有不慎便万劫不复。不仅和他说话的时候不能露出蛛丝马迹,只要是在他视野内,便要打起十二分的精神。

《步步惊心》热播的时候,她租了碟子看得天昏地暗。他经过她的屋子,听到主题曲忽然就把头伸进来说,“这里面是不是有个叫玉檀的?”

她对答如流,其实心中在打鼓,“玉檀是九爷安插的奸细,后来被四爷丢蒸笼里给蒸死了。”

他“哦”了一声,便没了声响。总觉得饶祭夜看穿了什么,那黑沉沉的眼神仿佛如来的洞彻明镜,谁都翻不出他的手掌心。一开始她是不愿意来做卧底的,但重案组里就属她年轻,生脸孔,用李sir的话说是“有一股子不良少女的味道”。

她染红头发,在耳朵上打了数不清的耳洞,涂红得俗艳的口红,穿很短的裙子,十足一个小太妹。班里没有一个学生愿意搭理她,她也懒得和这些十几岁的小屁孩们打交道。她一个月才到学校报到一次,期末考试物理只有三十分。这倒不是故意为之,实在是年代久远统统不记得了。

她把考卷拿去给饶祭夜签名,捂着分数,范璐天和龅牙在门口探头探脑看她考了几分。另一大帮子人在楼下嚷嚷,“是不是零蛋?请客请客。”

她一下子就露了馅,龇牙咧嘴冲他们喊,“你们输了,我有三十分。”

底下的人笑声更大。饶祭夜也笑,拿了她的考卷装模作样看。其实他的文化水平也不高,才念到初二,有一回他念到“羸弱”不认得,还专门来请教她。

他们都知道她的父母长年在外打工,家里只有一个不识字的外婆,基本没人管她,所以她的试卷大部分都拿来给饶祭夜签名。谁叫她总是不及格呢?

饶祭夜给她签字,写上家长意见,她磨磨蹭蹭到晚上不肯走。她也不是一次两次不回家睡了,饶祭夜就在宅子里给她收拾了一间房出来。见她这副光景便问,“怎么,今天又不回家了?”

她支支吾吾说,“三爷,求您件事。”她还真怕他不同意,上个月她过生日,他许她一个愿望。她琢磨着小太妹的心思,说想让他在舞厅给她安排个工作,结果吃了他一记毛栗子,到现在还隐隐痛。

饶祭夜一向自诩清楚她那点花花肠子,当下眉毛一挑,不冷不热地说,“前儿你是不是跟着虎头走场子去了?”

她要求的事还没说出口,他就把她几天前的错事挑出来,堵得她哑口无言。

论待遇她和别人是有一点不同的,他仿佛暗中卯足了劲要将她赶回正途。但表现得不太明显,淡淡吩咐下面的人不许带她做不三不四的工作。不过抽烟喝酒方面看得又不算严实,偶尔还买女士烟赠她。

不像年云帆法医,遇上她一回便摆出挽救失足少女的决心,喋喋不休要她不抽烟不喝酒不逃课按时回家。这家伙一下班就四处游荡,到处寻找需要温暖的失足青年,怪不得那些人说他多管闲事。对她而言,他是真的多管闲事了。

她讨好得去拉饶祭夜的衣角,“虎头哥说带我去见识见识,我就只是见识见识而已,什么都没干。”因她总是鬼话连篇,他大约是不信的,斜着眼睛喝咖啡。

她狗腿得往里头加糖,然后搓着手说,“三爷,学校要见我的家长,你知道的那啥那啥……”

收藏
完本小说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 只是为了宣传让更多读者欣赏 © 2015 storys.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