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裁变成宠物狗

师小酒有个梦想。

她希望雍烈早点对她失去兴趣,不要再追求她了。

其实,被有权有势,又年轻英俊的金主勾搭,有什么不好的?

师小酒算是雍烈一手捧出来的演员。

当年她去试镜,本来想演的是女主身边的丫鬟,结果撞大运一头栽进了雍烈怀里。当时,周围的人都被吓得大气也不敢出,雍烈慢慢低下头,紧紧盯着师小酒。

他的眼神太有压迫力,浓烈到师小酒有些恐惧的地步。在所有人都以为师小酒要倒霉时,却听到他淡淡地道:“把女主的合同拿来。”

他的秘书小跑着拿来合同,他接过来塞给师小酒,声音低沉地说:“签了它。”

师小酒也是第一次遇到有人能把签合同说得像是逼良为娼,她便下意识地后退一步。雍烈却拽住她,把她拉了回来:“你要掉下去了。”

他们站在楼梯边,师小酒这才发现自己差一步就要踩空了。她惊魂未定地看了一眼雍烈,不知道他会错了什么意,竟然直接把合同塞进了她的怀里。

那天,师小酒为了漂亮,穿了八厘米的高跟鞋,又等了六七个小时,疲惫得站都站不稳。雍烈塞合同的力气不算多大,可已经足够她腿一软,就从楼梯上滚了下去。

那一下让师小酒扭伤了脚,电影竟为了她一个人,延迟开机了两个多月。圈子里就有了不好的传言,说是她仗着雍烈的宠爱恃宠而骄。

只是,谁又知道,雍烈大概天生克她,邀请她去吃饭,她食物中毒;带她去看星星,又把她冻得高烧转肺炎。师小酒在医院奄奄一息,趁他不在,苦苦哀求他的秘书:“求你把他带走吧……我还年轻,不想英年早逝!”

秘书表示同情,也觉得自家总裁再追下去,确实会出人命。后来,雍烈真的消失了几个月,师小酒总算安安稳稳地把电影拍完了。

杀青时开庆功宴,师小酒被导演带着敬酒,就看到雍烈身边簇拥着一群人走了进来。

那一瞬间,师小酒真的感觉到两眼一黑。

她跟别人说过,自己最喜欢看《死神来了》。可她没说,她觉得雍烈就挺像死神的。

死神不可怕,有钱有势的金主大人才最难缠。

雍烈来的时候,身后的随从都推着酒柜,里面放满了世界名酒,一瓶瓶号称液体黄金的酒放开了任他们喝,大家都连忙拍雍烈的马屁。他难得微微一笑,向着师小酒点点头说:“就算是谢谢你们替我照顾小酒了。”

大家闻言,都了然地看向师小酒,还很有眼力见儿地把她给推到了雍烈身边。师小酒汗毛直竖,小心翼翼地站在雍烈身边。经纪人向她使眼色,她不情不愿地又靠近一点,便看到了雍烈唇角轻轻扬起的弧度。

说起来雍烈也真的很好满足,只要师小酒肯离他近一点就好。师小酒莫名地产生了自己欺负他的幻觉,刚回过神,就被一群敬酒的人淹没了。

庆功宴大家都很放纵,难得不分尊卑,连雍烈都被灌了很多酒。师小酒名字里带酒,酒量却没多好,喝得迷迷糊糊,就被人塞上了车。车子开得很稳,可她仍觉难受,闷哼一声。紧接着,有人轻轻抱住她,将她揽入怀中,她找了个舒服的姿势,总算沉沉地睡去。

等她猛地清醒,就看到自己正倚在雍烈的肩头。月光在他的侧脸上扫上一层象牙白的光影,他五官轮廓比之一般人要深邃得多,眉骨投下阴影,一双眸子显得越发锋利明亮。

师小酒有些恍惚,望着他说不出话来。他察觉到之后,转过头来,冲着她柔声说:“感觉怎么样?”

“还好……”

两人四目相对,忽然安静下来。气氛太好了,有些微妙,有些暧昧。师小酒也是个普通人,幻想过王子与公主,谁能抗拒这样的一刻?

因此,当雍烈垂下头想要吻师小酒时,她没有拒绝,反而有些羞涩地合上了眼。这一个吻像是蜻蜓点水,又如同微风拂过湖面。

收藏
完本小说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 只是为了宣传让更多读者欣赏 © 2015 storys.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