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予他的星光

江慕寒回来的时候已经是深夜了。

偌大的客厅里只点了沙发旁的一盏落地灯,昏黄的光线在夜里看起来出奇的温暖。简春夏窝在沙发里看杂志,花花绿绿的页面上两个人牵手的剧照被放得很大,旁边是夺人眼球的标题——新晋影帝假戏真做恋上合作女星。

这一页还没翻过去,就听见玄关传来开门的声响。

“怎么这么早就回来了?玩得开心吗?”简春夏盯着书本,头也不抬地问。半晌没听见回答,只有一片阴影,忽然罩住了她。

简春夏抬起头,两人视线相撞,还是很没出息的呼吸一顿。

他生了张好相貌,挺鼻薄唇,眼眸尤其好看,瞳仁漆黑,眼底有沉静的光,掩在纤长浓密的睫毛下,看人时仿佛不带情绪,却又格外专注认真。

“你……”距离太近,她可以闻到他身上淡淡的酒气,“你喝酒了?”

他向来自律,不沾烟酒,哪怕是参加圈中的聚会,也会拿果汁顶替。可今晚情况特殊,是他的生日聚会。经纪人早先问过她的意思,她拒绝了,想让他和几个朋友好好庆祝,但现在看起来,他却好像一点也不开心?

“难受吗?”她放下书,支起身,“我去给你找……”解酒药。

没说完的话湮没在一个吻里。

他俯身亲吻她,炙热的身躯轻而易举地将她困在怀中,身下柔软的沙发根本没地方借力,她微微侧头,湿热的唇顿了顿,蔓延到颈脖,他含住她冰凉柔软的耳垂,滚烫的唇舌让她忍不住一颤。

“你很过分。”低沉的声音在耳边响起,他抬起头,目光淡淡的掠过她手中的杂志,正好还停留在刚刚在看那一页。

简春夏竟然觉得有点心虚,道:“只是炒作、炒作。”

“那今天晚上是怎么回事?”温热的大掌沿着家居服探进去,摩挲着敏感的腰侧,“她又是怎么打听出我在哪儿的?”

那个“绯闻对象”踏进包厢的时候他就知道是谁搞的鬼了,简春夏的动作太明显,不光自己借口有事不来,甚至连经纪人都一起支开,是为了成全他和另一个女人。

想到这里,他眼眸一黯。

她怕痒,在他手下躲闪,还不忘竭力说服他:“她有什么不好,年轻漂亮,人也聪明,和你也有话题……”

“她好不好,都跟我没什么关系,”他抱起她,朝着卧室走去,语气平平,“你还是先担心自己吧。”

到了床上简春夏才知他是真的生气了,不管她如何讨饶,他都没有放过她的意思,执拗得可怕,到了最后,他终于停下时,她大汗淋漓地瘫在他怀里,已经连手指头都不想动了。

他还在吻她,轻轻浅浅的吻温情得不行,可她累得上下眼皮直打架,伸手推他示意差不多得了。他一顿,低声在她耳边道:“……我今天生日。”

“我知道。”她把头埋进他的胸膛,低声道,“生日快乐,小鬼。”

这是江慕寒二十一岁的生日,距离他们相遇,已经过了四年了。

那年简春夏二十七岁,第一次在盛天娱乐的电梯里见到江慕寒便惊为天人。

青年身量高挑挺拔,踩着高跟鞋的简春夏也只到他下巴。他穿着一件洗到陈旧柔软的白T恤,那样朴素的一身装扮,让她一踏进电梯便是一愣,不自觉地抬头望去。青年有双格外沉静的眼,掩在长长的睫下,透出一种洁净沉稳的气质,电光火石间,简春夏就沦陷了。

“几楼?”他问,半晌她才反应过来,抬眼望去,他按的正是她要去的楼层。她苦苦思索这是自己公司里的哪号人物,半天无果。

色令智昏,出电梯的时候简春夏一个没注意,高跟鞋便卡在了电梯夹缝里。她扯了扯,没扯出来。刚刚树立的优雅形象毁于一旦,她站在原地,只觉得尴尬。这时,青年却望了她一眼,半蹲下来。

收藏
完本小说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 只是为了宣传让更多读者欣赏 © 2015 storys.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