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看见的不是人

那年,我因为打架致人重伤,被判了5年,发配到煤矿干活。

那煤矿坐落在一个无比荒凉的地方,四周只有看不完的山。下了车,办理完简单的交接手续,管事的带我下了井,把我带到一台机器旁。他告诉我这机器是通风用的,我的任务就是看管这台机器,一有问题立刻用井下电话向他汇报。然后又告诉我一些机器的注意事项,又交代了我一些规定。比如不能在上班时间睡觉,更不得擅自离开岗位等等,交代玩这些后,呆了半个小时他就走了。

我小心翼翼的看管机器,一天下来也就熟了。说真的,我虽然以前从未下过煤矿,但我知道在井下这绝对属于轻松的工作。这让我不禁很纳闷,我是新来的,又没有什么后台。他们为什么会给我分配这么轻松的活?

带着这样的疑问干了两天之后,管事的告诉我,从今天开始我上夜班。晚上八点,我到了井下,百无聊赖的坐在机器旁。到半夜估计有两三点的时候,一阵睡意袭来。在昏暗的光线中,我睡着了。不知过了多久,我一下子醒了。依旧是昏暗的光线,只是机器的另一边多了一个人,一个蹲着的人。我心里觉得奇怪,就问了一句,你也是上夜班的?那人没有回答我,还是蹲在那里一动不动。我以为他没听见,又用大一点的声音问了一遍,那人仍旧一言不发,一动不动。

这一下我更奇怪了,走上前去,那人仍旧没有抬头。我不禁愕然。看了看他穿的是矿工的棉袄工服,脸上虽然有煤,但仍然很白,一看就是下井好几年的。我又问了他一遍。那个人似乎被问的有些不耐烦了,一下站了起来,一声不吭的转身走了。

我心想这人也真有意思,一声不吭的来,一声不吭的走。经这么一出也不觉得困了,一直坐到了换班的人来。

不料第二天晚上,半夜两三点的时候我又犯困了,一不小心又睡着了。一觉醒来,又看见昨天晚上那个人了,还是蹲在哪里一声不吭。这次我没有问他,只是眯着眼看他。过了好半天,他站起来走了,自始至终都没有看过我一眼。

这下我实在有些不解了。这人到底是干嘛的,这也太他妈蹊跷了吧。

早上换班的老李来了,我忍不住问他:咱们这活一共几个人啊?他说就咱们两个。我说那为啥我这几天每天半夜都看见一个人,问他话,他什么也不说。老李说道:怎么可能,估计是其他班的人出来瞎逛吧。说完往那一坐不理我了。

其他班的人?我边往井上走,边琢磨。其他班的人跑我这干嘛来了?他不用干活吗?我想来想去,决定今天晚上绝对不睡了,一定弄清楚他是什么时候来的。

收藏
完本小说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 只是为了宣传让更多读者欣赏 © 2015 storys.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