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将馆内的呼噜声

唐阿虎最近迷上了玩麻将,一吃过晚饭就出门,去到离家最近的麻将馆。坐在麻将桌边,与一群人聚众赌博。参加赌博的钱不多,十元一局,一天输赢最多也就两百元。他有拆迁款,分每月打款到银行卡上,足够支持他参加麻将赌博。

玩麻将耗费了他大量的时间,他整夜的不睡觉,天亮了后才回家,倒上床就睡觉。不与他住在一起的儿女们,来探望他,发现他的生活作息已经黑白颠倒了,就劝说他:“别沉迷麻将,会拖垮了身体,你已经是七十多岁的人了。”

唐阿虎听了儿女们的话心里感觉不快,拉长了一张脸。儿女们看他生气了,也就不劝说他了。来探望的他的次数频繁了,就是怕他病倒在家,身边没个人,不能及时的送他去医院救治。

一个月过去了,唐阿虎一直是黑白颠倒的过日子,倒也没出事情。人还是健朗的很,每天都很有精力的样子,有着旺盛的斗志。他坐在麻将桌边战斗一个通宵,同桌和他一起经常玩麻将赌博的年纪相仿的人,就好言劝说他:“麻将玩玩而已,两三个小时也就算了。你黑白颠倒,还一坐就是八个小时以上,比上班的还要勤奋。长此下去,终究是要熬不住的。你毕竟年纪大了,不比年轻人。”

唐阿虎听到这话不高兴了,拉长了一张脸:“我的身体如何,我自己承受,真的是生病了,我会休息一阵子不碰麻将的。”

见他如此固执不听劝说,也就没有人再劝说他了。又过去了一个月,他的状态表现出了疲惫,坐在麻将桌边哈气连天。大口大口的喝着茶水提神,仍止不住哈气。他要通宵玩麻将赌博,却天未见亮,他已经坐着睡着了。

同桌一起参赌的麻将友出声叫他,叫醒了他,继续打着哈气玩麻将。但不到一分钟,他又坐着睡着了。同桌的武先生想劝说他回家去睡觉,被同桌的另外三个麻将友制止了:“别劝说他了,劝说是无用的。”

唐阿虎一边玩麻将一边犯困坐着睡觉,影响到了赌局的进行速度。还是麻将馆的老板,出面解决了该问题。

老板建议唐阿虎,让他暂时躺在麻将馆的长沙发上睡觉片刻,养足了精神继续玩麻将。他想想自己也确实困的很,小睡片刻,是为了醒来后更好的奋战麻将赌局。于是,他接受了麻将馆老板的建议,脱了鞋,侧卧在长沙发上。

老板从椅背上拿过唐阿虎的外套,当毯子盖在他的身上。他向上拽了一下外套的边缘,蒙住了头,秒睡了。麻将馆内响着他的呼噜声,混合着麻将的洗牌声,交织着。没有人在意,他的呼噜声响了几声后就停止了。

天色灰蒙蒙的泛亮了,麻将馆内最后一桌麻将赌局也散场了。围坐桌边的四个人起身离开,其中一个是麻将馆的老板。他送三个顾客出了麻将馆的店门,回头看睡在沙发上的唐阿虎,叫他:“起床了,回家里去睡。”

唐阿虎没反应,睡的太沉了。老板也就作罢了,毕竟唐阿虎这两个月里也是天天来麻将馆消费的熟客了。这会儿麻将馆内也没人要用到长沙发,就由着他继续躺着睡觉。

老板关了店门,穿过店堂,到后屋睡觉。他躺上床,打开了小型收音机,放在枕头边。合上眼睛,听着广播很快就睡着了。迷糊间,他听见了呼噜声。就在耳朵边响着,吵醒了他。

他睁开眼睛,看见窗户外面天色还是灰蒙蒙的。他刚刚只是睡着了一会儿,感觉已经睡上了好几个小时一般。枕头边的收音机播放着广播,吵醒他的呼噜声听不到了。一定是做梦。老板没在意,继续睡觉了。一直睡到了闹铃响起来,时间是下午两点,正是他开店营业的时间。

老板看见唐阿虎仍睡在店内的长沙发上,外套蒙着头,安静没有呼噜声。"起床了,唐阿虎,回家睡觉去。"老板站在长沙发边叫唐阿虎起来,但他睡的太沉了,还是没有被老板叫醒。

收藏
完本小说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 只是为了宣传让更多读者欣赏 © 2015 storys.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