静止的休息

窗外还在下雨,女孩一个人缩在床上,双眼无神的看着面前药盒里面各种颜色的药片,拿起药片呆呆傻傻的盯着。女孩突然想起什么,紧张的拿着手机拨打那个女人的号码,一遍遍的通话中的回复,女孩想要放弃打的时候,那个号码接通了。

她紧张的咽了一口口水,“妈,我想和你说一件事情,我可不可以这个星期回家啊?”她已经留在学校很多天了,因为妈妈说在学校学习比较好,于是让她留宿了很久,可是她想回家了,不想再待在这里了。

“什么!我花这么多钱让你学习不是为了给你在学校玩的,更何况你回家就知道整天拿着手机在玩回家干什么!”电话那边传来尖锐的声音,女孩眼泪落了下来,压抑着哭腔。“妈……”话还没有说完,女人就开始骂她了,“你看看你什么都不会还在玩,你看看学习不好,人还又胖又蠢,都怀疑你是不是我亲生的了!”讽刺的语气不断在她耳边越变越多。

女孩的手指紧紧抠着电话,“妈,我就有没有值得你骄傲的地方吗?”电话那边的人马上回答,“你不看看你什么成绩!再看看别人,每次说起你我都不好意思说下去了。”不堪入耳的话。

“嘟嘟”的声音出来时她才回过神来,凄惨的露出了一个微笑,她想下床,在床上的时候手里拿着药盒却突然没有了力气跌了下去。

“咚!”脑袋碰到了地步的声音,她双眼空洞,想呼叫却发不出声音,浓重的血腥味早空气中弥漫开,眼泪顺着眼角落下,好想活着,可是活着好累啊……“谁来……帮帮我……”她虚弱的说,她不想死了,一个人死去好恐怖……

女孩还是躺在血泊里面慢慢闭上了眼睛,药片四处散落在血泊里面。门突然被一阵大风大开,一个穿着黑色裙子打伞的女生出现在门口,“你想重来吗?那我就让你重来好了,但是要和我打赌,如果你输了就要跟我回去我的玩具店里面。”女生对着空气说,诡异一笑。

晚上大家回来才发现女孩摔到在地上,连忙叫了救护车,手术结束后女孩的父母才匆匆忙忙的赶来,抱着女孩大哭,“你怎么这么傻啊!不就是考不好吗,干什么想不开,妈妈又不会说你……”

一边的亲戚来劝女人,“就是就是,不就是考不好吗,这个孩子真想不开,一点用也没有!”大家劝着女人,七嘴八舌说了起来。

一个小孩拉着家长的手路过,停了下来,扯扯母亲的衣袖,“妈妈那里站在一个浮在空中的小姐姐啊,她哭的好伤心啊!”

小孩的妈妈看了一眼,那里只有在哭的女人和一些亲戚,哪里有什么小姐姐,“嗯嗯呢,可能是你看错了。”随便敷衍了一下孩子,小孩被妈妈拉着离开的时候,又回头看了一眼。一个抱着娃娃的女孩披着头发看着在那里讨论的家人们,眼里缓缓流下血泪。

叶珍拉着小梅走了进来,因为吴嘉思的事情她们不得不搬宿舍还有被警官拉过去审问,而且还要留校查看,整栋宿舍的人都差不多回家了。叶珍烦燥的关上门,“什么鬼地方热死了,也不知道什么破天气!一点风也没有。”叶珍想开空调却发现空调不知道为什么坏了,“搬的又间什么破宿舍!”叶珍用力往地上摔控制器。

小梅手里拿着父母给的护身符,瑟瑟发抖拉着叶珍的衣服,“叶姐,你说吴嘉思她会不会回来找我们报仇啊!平时我们没有少欺负她啊……”

叶珍瞪了小梅一眼,“没有出息的东西,怎么会有鬼这种东西!再说了,我听别人说吴嘉思在死的时候身边有很多的药,说不定她是磕药磕多了才会发生这种事的。”

李子柒敷着面膜从浴室出来,听到会皱了一下眉头,“叶珍!嘉思她只是暂时醒不来而已,又不是死了,你不要说的这么难听好吗?”

“现在你就嫌我说她坏话难听了,之前是谁建议把她的牙刷用来刷马桶,还往她洗面奶里面放胶水的?”

叶珍看着自己刚刚做的美甲,唉,吴嘉思晕了她拿谁的钱去做美甲买衣服啊。

“你……你不要胡说八道!”李子柒指着叶珍说。

叶珍笑了一下,“我胡说八道,那吴嘉思还不知道你抢了她男朋友的事情吧?”李子柒想冲上去打叶珍,却被小梅拦住,“子染消消气,叶姐她平时不是这个样子的,她只是气到了,子染不要怪她。”

收藏